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pulchra: [推理] VELDT..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推理/靈異/超類別貼文區(版主─ 淺光、瑋怡、知雲、Vladimir)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瑋怡
村民


註冊時間: 2002-10-08
文章: 2296
來自: 懶人劍派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三月 10, 2003 9:18 pm    文章主題: pulchra: [推理] VELDT.. 引言回覆

pulchra: [推理] VELDT..

--------------------------------------------------------------------------------

VELDT ANTIBIOTICS NE PLUS ULTRA



§ 序章 她是個壞心眼的女人 She is a real cat



外面從約一分鐘以前開始下雪,她應該坐在正前往機場的計程車上,那抹狡詐的笑容還深深刻印在我的視網膜裡,每當闔眼時就會浮現。現在正是路面狀況最糟糕的時段;這念頭才剛鑽進我的腦袋瓜裡,收音機便開始報導一起車禍。

我最討厭不祥的預感成真的時候。

先來自我介紹吧,我的名字是約瑟夫.隆,熟識的朋友都叫我喬伊。

我看了一下手錶,還有三分鐘到五點。

我的顧客應該會在二十三分鐘以後出現在個人的辦公室下方,也就是這棟公寓的一樓門口。抬頭看看桌上堆得像一座小山似的私人文件和剪報,雖然我也曾經認真考慮過僱用秘書或是助理來整理這些永遠看不完的資料,連徵人廣告都打好了,不過最後還是因為懶得打一通電話到報社而放棄。

與其枯坐在這裡等一個素未謀面的顧客,倒不如先倒杯咖啡提提神。邊這麼說著,約瑟夫走向隔壁的小廚房,決定靠咖啡因來麻痺自己的腦神經,以免產生憂慮症的病狀。不經意下,他瞄到擺在廚房正中央的餐桌,上面有幾處燒焦的痕跡。這些痕跡讓他聯想起兩個禮拜前被家庭醫師警告過有關吸食 CD ROM 的事,所以現在桌上只好放著喝咖啡的大馬克杯,而不是煙灰缸和一些有的沒的器皿。

我從讀書時代開始就一直認為某國的數學家都是群窩在地下酒吧裡抽 CD ROM 的怪傢伙,才會發明那些莫名其妙的定理和公式。所以對這玩意特別有興趣。

五點二十分又過兩分鐘,一陣腳步聲在樓梯口響起。

高跟鞋,他心裡想道,隨即將手裡捻來的煙草沾著咖啡吃掉,一邊將煙斗擺回原來的位置。「小心,這裡的樓梯有點陡。」他邊這麼說著,然後將門上的鎖解開,遞出手去扶住這名穿著高跟鞋的女仕。

事先將收音機調到某古典音樂頻道的做法是正確的,這名女仕雖然穿著高跟鞋卻還能夠在狹窄的樓梯間走動,可見她出身在注重禮儀的家庭。她身上的香水味很重,可能是在不久前灑上去的。

套著黑絲襪的性感雙腿跨進他的辦公室,女仕的臀部在高跟鞋的作用下高高托起,沒有骨頭似的尾巴柔軟的擺弄著。隨著香水味的飄散,一個懶散而迷人的微笑浮現在她豐滿而蹙緊的嘴唇。華麗而精緻的黑色套裝,襯托著蒼白卻令人感到憐惜的膚色和白色的細膩毛髮,驕傲的渾圓乳房在禮服底下推擠成充滿美感的形狀。深藍的帽沿後盤著用髮髻纏起來的金色秀髮,粉紅色的貓耳朵從染成金色的鬢髮間突出。「抱歉,我來晚了。」她喃喃地說著,接著用更多低沉的音符來請求他的諒解。

就如我所預料的,這位名叫黛西.貝克的女仕是出身良好的貝克家族遺孀,擁有豐富的學識背景和複雜的家族糾葛。但不知為什麼渾身散發著那種妓女特有的味道,高級香水之下似乎也藏著濃重的煙味。

她舒懶地躺在沙發椅上,趁他走到隔壁的小廚房裡時,從皮包裡拿出一罐心型的玻璃瓶,將噴嘴對著自己灑上更多香水。他拿著兩杯冒著熱氣的咖啡從廚房走出來,並順手將廚房門反鎖。「隆先生,我真的很需要您的建議。」「請稱呼我為約瑟夫。這正是為什麼我會在這裡的原因,為了幫助像您這樣美麗的女仕。」

她終於將半瞇著的眼睛稍微撐開來看這名為約瑟夫.隆的偵探。他的舉止談吐看似低調,卻蘊含著一股驚人的洞悉力,像是隨時隨地都在密切觀察著四周似的。他的削瘦身軀因為藏在束裝底下,所以看不到任何肌肉,但動作中卻顯示出體育選手的輕盈。她很慶幸自己能夠找到如此有力和精明的幫手。

這名女仕顯然是在試探我的斤兩,我也樂得端詳她充滿誘惑的胴體。接下來,她慢條斯理地從皮包裡拿出一張米黃色的信封,並抽出裡面的信紙,將信紙完全展開後,她撫平了信紙的皺折處,開始閱讀這封信。從信紙的背面,我可以看到整齊的字跡和信末的簽署。

一個個模糊不清的音節從她醉人的提琴中演奏出,在樂聲後的輕嘆和抑揚頓挫都溶解成一塊甜膩的糖,曾經追求過她的公貓肯定是渴望著嚐這塊糖的滋味。他平靜地聆聽著她的委託內容,然後闔上雙眼沉思。

貝克女仕的委託信儼然是想要將瑪莉亞這個名字從父親的遺囑上除名。她告訴我瑪莉亞是已逝貝克先生的秘書兼情婦,並且在貝克先生逝世後繼續和其他同事相好,要我蒐集證據來揭發她的醜聞。

他看似憂鬱地舉起馬克杯來啜飲,還在考慮是否要接下這個委託。而對面的貓女郎也舔了一口杯裡的咖啡,但她很快地便蹙起眉頭,不再嚐試這種苦澀的飲料。「喬伊,我還有件事想請你幫忙。」她親暱地稱呼這位偵探,並伸出細緻的小手優雅的覆蓋在約瑟夫毛茸茸的手背上。「最近有位警官時常跟蹤我,我懷疑他是瑪莉亞收買來找我麻煩的,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對付他。」

我向來難以抗拒母貓擺低姿態的請託,聽說學術界曾經想要研究出她們發情期的確切時間和徵兆,不過後來卻鬧出許多教授的離婚醜聞而落幕,想來我們要想從居住在彼方的異性的股掌中逃脫不是朝夕就能夠達成的事。就像是某熱愛 CD ROM 而且到處行銷的日不落國一樣,永遠也無法擺脫那毫無規劃的市區街道。

「貝克女仕,我怎麼可能拒絕任何為您服務的機會。我一定會幫您解決煩惱的。」他有禮貌地回答,一部分也是心裡的實話。「關於那位警官的事是我私底下的請求,會有額外的獎賞喔。」她露出一抹煽情地微笑,放心地將信折起來裝進信封袋裡,然後詢問洗手間的方向,接著一扭一扭地提著皮包打開另一扇門到洗手間去,留下約瑟夫獨自在客廳裡。

離貝克女仕的到訪後約三十分鐘,約瑟夫發現自己在書房裡踱步,手裡拿著黛西貝克的名片。這張名片是他在浴室的大理石洗手檯面上發現的,潔白光滑的名片上留著艷紅的唇印,和她的住所及電話號碼。

貝克先生在我的印象和某國大頭照和數枚核彈一起刊上雜誌封面的烏鴉總統是連上等號的。貝克家族很少僱用私家偵探,因為他們可以輕而易舉的施展政經的手腕來控制各機關。不過貝克家族各成員在企業背後的面貌卻是個謎,之前貝克先生的噩耗被登上頭條時才讓社會記起他的存在。要在這個權力糾結的家族中探查某一成員並全身而退肯定不是輕而易舉的事,但我卻可以從這件看似緋聞的單純事件中嗅到不易察覺的味道,從這座名為貝克的高牆中某處裂縫滲出的胭脂味。

約瑟夫穿起黑色的大衣,並將名片收進外套內側的口袋裡。他先走回書房,從辦公桌的抽屜裡拿出一把鑰匙放到後面的暗櫃裡,然後從衣櫥裡取出手杖和一頂禦寒的皮帽,準備出門。

我的住處附近有一間地下酒吧,那裡窩著一群懶散到無藥可救的城市弱蟲。他們在各行業出沒,同時也是提供我辦案的主要情報來源。委託人需要的不是一群智囊團來幫忙解答各種疑問(去找其他顧問就好了),而是一位行蹤隱密,懂得見機行事的刺客;也因此我選擇這龍蛇混雜的酒吧作我的中央情報局。

簡單地和公寓管理員打過招呼以後,約瑟夫豎起衣領,快步穿越過人行道來到幾條街巷以外的幽暗角落,然後踏著謹慎地步伐走進通往地下世界的階梯。漆黑的下水道四周逐漸出現亮光,約瑟夫也慢慢地放緩腳步,在一扇掛著招牌「耶羽夥伴」的門前停下來。稍微使力地推開這扇佈滿鐵蛌漲悛龤A映入眼簾的不是修道院,也沒有大仲馬筆下的死忠保皇黨「耶羽夥伴」-拖著白色裹屍布若隱若現的魅影,而是群醉如爛泥的酒鬼。

這一趟果然沒有白來,沒想到這位秘書瑪莉亞竟是來自於某熱愛蕃茄醬、足球和酒精的國家。而且還因為某種不該讓未成年讀者知道的原因而在某種不該讓未成年讀者知道的領域大放異彩,幸好我這幾位在貝克企業辦公的朋友最後再三保證,這些不該讓未成年讀者知道的消息全部都只是「傳聞」而已。不過和貝克老闆之間的曖昧關係卻是有目共睹的。另外一個有趣的情報是我從酒保那裡得知的,聽說這位黛西貝克女仕最近已經造訪了許多家偵探,來為她賣命,委託內容也幾乎都是挖掘瑪莉亞的緋聞。不過倒是沒有聽過她提起「額外獎賞」的事情。

靜悄悄的夜,這位偵探先生推開醉醺醺的同伴,再次回到自己的辦公處兼住所。回到公寓後,他依照平常的習慣在深夜裡瀏覽訂購的報刊雜誌,並翻出報導貝克先生逝世時的幾份舊報紙。經過一番剪報和整理,他歸納出幾項重點。首先,貝克先生是死於癌症末期,並無可疑之處,只是出於貝克家族行事保守的風格所以才造成社會出乎意料的衝擊;再來,有關貝克先生和女秘書的緋聞則是在某數字周刊刊載,他剪下附有照片的雜誌內頁夾到文件夾裡;最後,他仔細地閱讀過介紹貝克家族歷史的文章。

這位貝克先生的外表怎麼有點像是某位最近謠傳性別錯亂,戴高帽蓄鬍子的解放黑奴總統。欸,這麼說並沒有任何貶低的意思。貝克先生是義大利裔移民,他的財富累積和名下的所有資產都是他在生前賺來的。貝克企業的擴張速度以他的年歲來算簡直是不可思議,他的兒子湯姆貝克是名警佐,而見過面的女兒黛西貝克則是未來的準總裁,難怪她會急著除去貝克先生的情婦瑪莉亞女仕。總之,明天就來研究怎麼一窺瑪莉亞女仕的真實面貌,不能用太光明正大的手法就是了。

有意嘲弄自己似的,約瑟夫從暗櫃裡拿出藏起來的鑰匙把玩著。然後用這把鑰匙開啟廚房的門。這副特殊的鎖就像是汽車的點火開關有四個位置,他必須事先轉動鎖頭,然後插入鑰匙才能正確地將門打開,不過運氣差的時候也很費時就是了。初次遇到這種問題的人一定會認為「鎖壞了」,而這正是他的目的。他再從那扇門走出來的時候,時間已經接近凌晨。他從辦公室的窗外往下望去。

凌晨的街道連隻像樣的狗警官也沒有(雖然我根本不認為哪裡會有這稀有物種)。既然拿到貝克家的鈔票就得辦事,雖然我很懶惰,但是飯碗還是要顧的。記得貝克先生的辦公室就在某王宮貴族區裡,看來今天得穿著正式點。

一位穿戴整齊的紳士在二十五分鐘以後出現在某座不是四方的公園裡。他愜意地在外側的步道散步,早起慢跑健身的犬科類動物向他打招呼,不過他仍是傲慢地前進,絲毫不理會他們。之後,他沿著某條著名的大道走下去。最後在街角幸運地再次與美麗的女委託人黛西邂逅。

這羅曼蒂克的大道讓我聯想起某座和莎翁所著「羅密歐與茱麗葉」裡含冤而死的可憐傢伙同名的城市。順帶一提,我也很推崇同部作品中的另一位享有貓王子美譽的角色,相反地,伊利莎白時代的女角比較沒什麼引人注目的特色。唔、現在最好還是專心地傾聽黛西的說話聲。

「過兩天以後到這裡來找我,瑪莉亞最近比較忙碌。」她用一慣慵懶地語氣說著,然後將黑色的蕾絲手套脫下來交給約瑟夫,邊慢慢地扭著臀部走進街旁的鐘錶店,尾巴優雅的隨著臀部起伏彎出誘人的弧線。她在完全消失在店門口前向後使了一個眼色,約瑟夫這時才注意到一名壯碩的警官正朝著他走近。「早安,警察先生。」他突然轉過身去對這位穿戴整齊的男仕行禮,但這名舉止怪異的警官顯然是沒想到約瑟夫會這麼快發現他,因此狼狽地點點頭,之後快步離去。

沒想到她遞過來的手套裡竟然夾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8:00 AM - 5:00 PM Madonna ,或許是指瑪莉亞的工作時間吧。說瑪莉亞比較忙碌的意思,應該是指就算現在去辦公室找她也不會有人出來見我,既然委託人有特別指示,我就不在這裡多磨蹭。難得來這裡,剛好去拜訪幾位老朋友,看他們有什麼建議。

這位紳士拿出錶來和店裡櫥窗的時鐘對時,然後站在街口招呼計程車,躲在街燈附近的警察則是走向附近的警政署。下午,約瑟夫為節省時間,特別挑五點整回去,雖然更正確的做法應該是選擇拖延到十一點再走,花一個小時到家,不過因為他想要趕上今天晚上酒吧的聚會,所以不想留太晚。就算陷入車陣當中,也只要花兩、三個鐘頭的時間就能回家。但很幸運的,這條路線似乎剛好和平常的車潮錯開方向,因此他只花了約二十分鐘就回到事務所。

「剩下的是小費。」約瑟夫大方地對計程車司機說,黃色的轎車揚長而去。他看時間還早,因此先到附近的劍擊俱樂部,一直到傍晚時分才道別指導西洋劍的老師兼對手,往「耶羽夥伴」走去。

正當他沿著平常的路線走向酒吧時,一道刺眼的白光迎面而來,逼得他不得不舉起左手遮住眼睛。砰、他的對面傳來帶上車門的聲音,一名右手握著警棍輕輕拍打著左手掌的警官走向前。「隆先生,請乖乖地和警方合作,老實招出來你們到底想對黛西怎樣。」「我想,可能有點誤會,警官先生。我不懂您的意思。」這名警官仍然沒有緩和下來的意思,約瑟夫又向他要搜查令,可是這名氣呼呼地警官根本不理會他的請求。

警棍狠狠地朝他的腹部重擊,迫使約瑟夫彎下腰來喘氣。這名警官簡直就像是喝醉酒似的對他吆喝,然後不斷地在他身上施以重刑。幸好平常有鍛鍊身體的習慣,他才能承受住這些痛楚,不至於暈倒。最後警官將自己的名片扔到地上,威脅約瑟夫一個禮拜以內沒有打電話給他招供的話,會再回來。

他一邊捂著傷口,撿起名片塞進口袋裡,然後步履蹣跚地走到酒吧裡。在那邊,一位經營私人診所的醫生朋友幫他做緊急的治療處理,還有幾位律師和司法界的朋友堅持要幫他打這場官司。面對這些熱情的援手,他不禁對以前利用這些夥伴的想法感到羞愧。

這些繃帶真的很麻煩,幸好瘀傷都可以藏在西裝裡,應該不會被看出來。這可是我第一次覺得還是讓狗來當警察比較好,至少他們的智商和個性不至於像這樣不明不白的毆打無辜的偵探。這湯姆貝克也真是條硬漢,那幾下可不是平常人能挨得下去的。

約瑟夫又拿出那名警官的名片,上面清清楚楚的印著警佐湯姆貝克的字樣。他現在的心裡可真期待兩天後的會面。

前天的毆打事件到現在還深深烙印在我身上,今天特別早起趕到和黛西約好的地點來等候她。沒想到她竟然比我還早到,在我和她打過暗號以後二話不說立刻領著我走向貝克家族的辦公大樓。沿途中,我試著向她提起那位警官的事,但她只是心不在焉的重複回答「抱歉,我真的很遺憾。」

他注意到貝克女仕這次戴著黑紗稍微掩住臉孔,但是她的美貌依舊,不過卻少了舉手頭足間的性感和魅力。他們匆忙地趕到辦公大樓對面的建築物,黛西對他解釋這裡就是瑪莉亞的居所。或許是因為緊張的緣故,他注意到黛西在搭乘電梯時非常緊張的左顧右盼,扭捏的模樣幾乎讓人以為她是第一次到這裡。他們走到瑪莉亞的房間門前,黛西從皮包裡取出事先準備好的鑰匙,這才讓約瑟夫放下心,雖然她今天的狀況比較差,但至少仍舊是有備而來的。

不愧是富豪貝克先生的秘書兼情婦,從打開門的瞬間就湧出濃郁的香味,昂貴的傢俱和列著高級名酒的玻璃櫥櫃(不像約瑟夫的只能塞垃圾進去充數);甚至還有專門炫耀珠寶和藝術品的展示檯佇立在房間各處,種種奢侈品在向偵探招手。不過約瑟夫最終還是將心平靜下來,慢慢檢視每個角落。

因為不能製造混亂的痕跡,所以我只能翻動零碎的物件。厚重的紅色垂簾後面可以直接看到對面辦公室大樓的頂層,那裡的確可以看到一位美麗的女仕在處理繁重的公務,應該就是瑪莉亞本人了。咦、檯燈的燈座下似乎墊著什麼。

一封夾在書桌燈座底下的紙片吸引了約瑟夫的注意力,他將信紙抽出來,娓娓道出信件的內容,一直唸到最後的署名 T.B. 。看來這位文采豐富的大情人就是瑪莉亞女仕的新男朋友,這麼一來我就可以交差了。

我將收好的信交給黛西,她蒼白著臉慢慢將信疊好收進皮包裡,然後按照約定的把現金交付給我。我們假裝不認識的在街頭分開,朝著截然不同的方向,邁著不同的步伐走向不同的世界。彼此不認識的行人擁擠著淹沒過街道,成千上百不同品牌的和形狀的鞋底踏過堅實的瀝青路,形形色色的事與物逐漸將我們拆散,像是兩粒小沙子,在沙灘上等待海浪的浸蝕,然後消失。委託人和偵探的關係就是該如此。






一個月後,我聽說貝克先生的遺囑終於在喪禮中公佈,由他生前所信任的律師親自宣佈所有財產由其女黛西貝克繼承。而且我還從酒吧朋友的口中得知湯姆貝克在幾天前失蹤,同一天貝克先生的前情婦瑪莉亞也移居他國。






在機場的某處,她正坐在貴賓室裡等待乘坐頭等艙的機位,我想也不想就鑽進套頭毛衫裡,披著大衣,招呼計程車往機場駛去。

「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大偵探先生。」她從眼鏡底下偷瞄我。「如果留下太多線索而沒人發現的話,我會很失望的。」

約瑟夫楞楞地看著她淘氣地吐舌頭的舉動,然後無奈地聳聳肩,讓自己的身體滑進舒適的躺椅,兩隻貓背靠著背閒聊。

「妳假扮成黛西貝克到處找偵探揭穿瑪莉亞的真實身份,同時讓黛西親愛的哥哥湯姆對妳奇怪的舉動產生敵意,最後在捏造一封湯姆寫給妳的情書,藉由我的手交到黛西手中,讓她瞭解自己在家中的地位已經被妳取代,最後在以某種手段逼得湯姆失蹤,真正的黛西移居國外。這就是妳的計劃吧,秘書瑪莉亞,或是該稱為貝克家族長女瑪莉亞.貝克小姐。」

「從妳的辦公大樓搭車回來的時候我就注意過時間,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妳可能就是在五點整離開辦公室乘坐計程車二十分鐘左右到我的事務所。離開前留下偽造的名片誤導我無法去找真正的黛西求證,不過光是這點仍然不能當作有力的證據,湯姆貝克在妳約我出去的那天傍晚襲擊我,還出言恐嚇我不要對黛西有非分之想,因此我才對妳的身份開始起疑。爾後,碰到真正的黛西時,我幾乎可以肯定你們除了外表以外,在個性上完全不同,連身上的味道都不一樣。但是基於個人原則,我沒有當場拆穿她。至於妳的動機,應該是獨吞整個家族的資產吧。」

他一口氣說完一長段話,一邊無所謂的瞇著眼抽煙。

「哼哈、算你厲害。不過你誤會了,湯姆並不是因為我假扮成黛西才跟蹤我的,黛西也不是因為在家族中失去地位才離家。他們兄妹並沒有血緣關係,湯姆其實是養子,只是名義上必須遵循倫理,不能顯露出感情而已。湯姆因為一心要保護妹妹的緣故,所以特別提防我,可是又不敢打草驚蛇;黛西在以為湯姆移情別戀之後,傷心地出走,那粗心地湯姆則是在我的提醒下追出去和她會合。」

「然後,貝克家族龐大的遺產,就變成妳一個人的大餅了。」

「不完全,那老頭蠻精明的。我只拿到一部分股權,不過也該滿足了。」

「如果一開始就不打算傷害任何人,下次就不要這樣大費周章的搶遺產。」

「搶別人家的遺產當然要大費周章。」

這句話像是湯姆的拳頭似的猛地擊中約瑟夫的胸腔,他悶哼一聲。露出惡作劇表情的母貓翻過身來輕咬他的耳朵,讓他的全身感到一陣蘇麻。他回頭用在看陌生人似的眼神望著這隻眨著眼睛挑釁他的母貓,趁著約瑟夫呆望著自己的時候,她出奇不意的用紅唇啄了偵探的眼皮一下。

我的名字是約瑟夫.隆。時常對偵探這個職業的定義感到困惑,僅僅靠著善變的「原則」在這個水泥叢林中尋求一把取暖的火炬。對象牙塔和鄉村路等名詞有著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就好像要走出一條通往內心的道路一般,我用一對善於觀察的眼睛,一副耐打的身體,一群在酒吧喝個爛醉的朋友,妄想靠著自己的力量在都市裡頹廢的不毛之地裡種植出媲美金閣寺的美麗幻影。






∼預告∼

第一話 雙螺旋的競賽 The Race for the Double Helix

第二話 來自非洲草原的外星人 Alien comes from the Veldt

第三話 蓋茲比先生的眼珠子 Mr. Gasby's Eyeballs

回頂端


pulchra



註冊時間: 2003-03-02
文章: 39

發表於: 星期六 三月 08, 2003 7:37 am 文章主題:

--------------------------------------------------------------------------------

和推理/靈異/超類別貼文版的各位打個招呼! 我是冷泉的新手 pulchra! 請多多指教. (:

這篇是上一個情人節的特別企劃, 也是我最近唯一的作品.
下次動筆可能是春假以後的事囉...... 持續墮落中. ~:

回頂端


瑋怡



註冊時間: 2002-10-08
文章: 1477
來自: 寂靜的深海
發表於: 星期六 三月 08, 2003 8:41 am 文章主題:

--------------------------------------------------------------------------------

一覺醒來,發現新友到訪,臉也未洗即來歡迎歡迎。
pulchra 這個小說已經完成了嗎?
謝謝貼文,先打個招呼。 .^.^
_________________
魚類沒有耳朵,只憑感官和眼睛看世界,鮪魚這名字蠻適合我,我是游在寂靜無聲深海裡的一條鮪魚。

回頂端


pulchra



註冊時間: 2003-03-02
文章: 39

發表於: 星期六 三月 08, 2003 7:49 pm 文章主題:

--------------------------------------------------------------------------------

目前就只有這一篇序章而已, 我也希望有空快點完稿. (:

回頂端


瑋怡



註冊時間: 2002-10-08
文章: 1477
來自: 寂靜的深海
發表於: 星期六 三月 08, 2003 11:57 pm 文章主題:

--------------------------------------------------------------------------------

只有一章嗎?
不過寫了預告,那大綱一定寫好了吧
這文體較特別,第一人稱和第三人稱交替進行
有別于一般觀點,效果現在難說,等下一章再說
_________________
魚類沒有耳朵,只憑感官和眼睛看世界,鮪魚這名字蠻適合我,我是游在寂靜無聲深海裡的一條鮪魚。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推理/靈異/超類別貼文區(版主─ 淺光、瑋怡、知雲、Vladimir)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無法 在這個版面附加檔案
可以 在這個版面下載檔案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