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那一日:10. 愚犬圓舞曲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推理/靈異/超類別貼文區(版主─ 淺光、瑋怡、知雲、Vladimir)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齊彌子



註冊時間: 2012-02-27
文章: 36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四月 04, 2014 8:31 pm    文章主題: 那一日:10. 愚犬圓舞曲 引言回覆

2003.01.16 THU

BBS站長權限事件之後,站方雖然在幾十分鐘後隨即強硬關閉主機做為結束混亂場面,並對外宣布此次事件乃因新系統上線時未關閉測試用的權限功能而造成使用者介面的錯誤,祈眾多使用者勿以此次系統問題所取得之各種資料進行不法等新聞稿內容,彌平後續爭議,但,檯面上平靜,不表示檯面下也是死水。

站務會議內,站長強硬表示要揪出進行惡劣設定的人,並透過系統組針對回溯前所備分的資料進行調查,務必查出究竟是誰惡意更動使用者權限,造成困擾。

「四月一日還沒到,這可不是愚人節玩笑。」站務會議的聊天室中,站長打出的這句話看起來有些狠。不過,要從那麼多筆資料中取得搞怪者的資料,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吧?



公寓一樓的信箱處,胡豊盯著手中的傳票,叼著菸桿的嘴巴上下努了努,用空著的手耙抓頭髮,隨之上樓按對門鄰居的電鈴。

他還沒開口,鄰居瞄了眼他手上的東西,就先說了:「你也收到啦?地檢署傳票?」

雖然傳票上不會詳細記載是被誰告、又或者被告的原因是什麼,但從兩個人都收到傳票的這點來說,能想到的只有一個可能,也就是上旬的BBS站長權限事件。那次的事情,氣過頭的道絡直接把整個BBS站鬧了個底朝天就只為了保全葉佐一人的名譽,引出後續諸多因個人資料外洩所引發的糾紛,真要追究起來,入監服刑都有可能。

只是,被告的案由實在奇妙,寫著「竊盜」與「侵占」,雖說事情是由他們造成的,但他還真不知道自己偷了什麼、又佔據了什麼。

「時到時擔當吧。」道絡聳肩,「到時開庭就知道了。」

「你要請律師嗎?」

「應該不會,因為我的確有做。做錯事就該承擔責任,這一點概念我還是有的。只是不好意思啦,沒想到借用你的電腦,讓你也跟著收到傳票,得多跑一趟。我想你只要跟檢察官說是我借用你家網路,應該就會收到不起訴通知了。不用擔心。」

「我不擔心那個,倒是……」

「倒是你要幫我保密。如果真的被關了,我會找個理由跟公司辭職,而且搬家。如果總編問你我去了哪裡,你絕對不能說出這次的事情。」道絡握住胡豊兩臂,「他知道一定會責怪自己的。拜託了,不要告訴他。」

道絡蹙著眉頭,一臉擔心的模樣,擔心的卻不是自己,這讓胡豊感到心疼。

「我就說你這個葉佐控有病。」

但他無法對道絡講出任何責怪。

「真是太好了,我有葉佐病。」道絡開心地轉圈圈裝可愛,「如果是為了總編,要我做什麼都可以。他是信仰,是象徵,是美好的核心,如果有人要傷害他,我會先想辦法傷害對方。」他抓起胡豊的手,「吶,你懂得吧?我說囉,『如果有人要傷害他,我會先想辦法傷害對方』,你不會聽不懂我的意思,對不對?」

──如果我被抓了,不管用什麼手段,都要替我遮蓋過去。

──記住了。

話說沒多久,道絡家裡的電話就先響了起來。他連忙揮別還想阻止他的胡豊,蹦蹦跳跳回到屋子,關上門前,還不忘放話,「臭狐狸,記得,要來探監時,要先確認沒被跟蹤才准來喔!」

因為總編是個很溫柔的人。

因為總編是個很纖細的人。

因為總編除了溫柔與纖細以外,也是個很堅強的人。

對於所在乎的一切,會不擇手段想要保護,雙手可及的範圍,即使玉石俱焚也要犧牲保護的堅定。

總編是個多好的人啊!同時也多麼恐怖──對於那純然的善意。

回到屋子,關上門,電話鈴聲歇停,道絡軟下膝蓋,靠著門板滑坐在地。

他咬著袖子,將顫抖透過牙齦磨緊的力道吞落。無法抑止的恐慌鋪天蓋地而來,即使他已經有所覺悟,但實際面對時,仍然感到恐怖。那是他選擇的路,義無反顧,但在得知未來的確如預料般地展開,就讓他害怕一會,只要一會、再一會,他會努力堅強。

電話再度響起。

疾疾的鈴聲恍若催命。

道絡根本站不起來。對他來說,恐懼的不是司法或憤怒的站方,而是能夠預料的,電話的彼端,與他最親也與他最為扞格的血緣之人。

努力抵達沙發邊的電話位置,他拿起電話,靠在耳邊,「……喂……」

「小福,定姨跟我說你收到傳票是怎麼回事?」

「……那個……媽……」



母親應該是大愛的象徵。

母親喜愛孩子是天經地義。

對徐佳華來說,更是如此。她出生於大戶人家,從小養尊處優,就連丈夫也得巴結她,才能在家族經營的企業中謀得一席之地,更在世代交替的時刻奪占先機。不過她才不理那些豪門事呢,因為丈夫有了錢後就在外面包二奶三奶,酒店小姐也沒少叫,她覺得那太髒了,不想跟丈夫繼續同床共枕。但丈夫現在是公司的主力,而他們企業以和諧當作賣點,如果家族內的人出了花邊,那是會落人話柄的事,因此,也不能上台面把丈夫掀了。

怎麼辦呢?

也沒怎麼辦。不就是夫妻分居,她回歸當大小姐的日子,到娘家過活而已。

但在這個時刻,她卻發現自己懷孕了。她本來就福態,因著肥胖的關係,月事不順也很正常,直到她不小心跌了一跤,出血,就診才發現自己肚子裡有寶寶。而這寶寶非常韌命,給她摔了一下還沒摔死,於是她就想啊,這孩子是上天還她的。她丟了一個丈夫,所以給她一個孩子,太公平了!

而且她也想到自己小時候最愛玩的娃娃。

美麗的芭比與帥氣的肯尼。

這兩者所擁有的,她都沒有。她缺乏芭比的身材,而丈夫也不像肯尼那般溫柔體貼又紳士。只是,芭比跟肯尼、自己與丈夫,都是已經定型的東西,但肚子裡的寶寶還沒有。這個寶寶還很天真、純潔,什麼都沒接觸過,只要她細心培養,這個寶寶可以變成芭比、肯尼,或者超越他們變成更加完整的東西。

她有一個大娃娃啊!

她好喜歡這個孩子。為了胎教,她每天聽著不喜歡的水晶音樂或古典樂曲,看著毫無興趣的深海影片或是溫馨電影,她的屋子漆成了能夠調節情緒的粉紅色,而伸手能摸到的東西全都包上一層軟綿綿的布料,桌角也用圓弧的套子特別包住。

懷孕過程中,隨著肚子越來越大,身體也越來越腰酸背痛,頻頻跑廁所卻很難脫褲子的麻煩,下肢水腫與便祕,以及從懷孕初期就沒停過的嘔吐,這些她全部都努力忍耐,從沒脫口說出一句「討厭」。

她的父母驚喜於女兒為人母的堅強,而在她生產過後主動出手幫忙,而她的丈夫也因此回心轉意想重修舊好,但這些都被她拒絕了。

「這是我的孩子。」她抱著襁褓中的嬰孩,彷彿要嵌入身體般地用力抱住。「誰都別想靠近他,他是我的孩子。」

懷中的嬰孩嚎啕大哭。不明所以。



於是徐子福從有記憶以來,一直過著衣食無缺的軍事化日子。

幾點起床、吃飯、出門、上課、回家、家教、才藝、休息、洗澡、閱讀、運動、廁所、睡覺等,一個又一個生活中的細節被表格化、列入一張跟成人同高的單子內。他沒有自己的時間,因為一天只有二十四個小時,每一分、每一秒該做些什麼,都被規定完全。他記得有一次,他吃飯超過了五分鐘,因此午後的電影時間變成跪在飯桌前的反省;又有一次,該上廁所的時間他沒上廁所,等到閱讀時間到了,他想上廁所卻不被允許,因此尿了一褲子。

雖然這些時間隨著他逐漸成長,進入義務教育,學校老師與徐佳華開始對壘,兩方對於孩子教養的方式與權力爭論不休。徐子福一度被送入寄養家庭。他覺得那樣很好,因為寄養家庭的人不會限制他非得在幾點幾分做什麼事情;但他也覺得迷惘,因為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事情而呆坐在沙發上度過一個下午。

寄養家庭第一天的晚上,徐佳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來找他,嚷著要帶他回家。寄養家庭聯絡社工與老師,又叫了警察過來,卻全被母親手裡的鹽酸逼退。

在那個時代,浴廁清潔用品很重效用、不重安全。徐佳華哭嚷著要大家把小孩還她,她會把小孩教養得很好,小孩會擁有充足的睡眠、學問、體格,而且吃好穿好用好,比其他小孩更上一層樓,她會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小孩身上,而且絕對不會放棄孩子,不會離開孩子,在她有生之年,她的眼睛都會盯著孩子。

而那孩子是他,徐子福。

她看著母親歇斯底里的身影,被寄養家庭的媽媽摟著。

寄養家庭的媽媽在發抖,可能是沒看過這樣的場景吧?實際上他也沒看過。記憶裡的媽媽雖然在他沒按表操課時會拉下臉來,變得很兇,但從來沒這樣聲淚俱下地衝撞過。他盯著母親與往日截然不同的形象,垂下的手掌被寄養家庭中養的博美犬小嘟舔了舔,「嗚嗚」的蹭著撒嬌。

咆嘯、勸告、待命救護車的警鈴聲,聲音與人影交雜,突然間,被尖叫停格。

鮮紅色滴滴答答地淌了下來。

將徐子福帶到寄養家庭的社工護著手往後退,幾個警察撲上前想抓住徐佳華,卻被徐佳華擠壓噴出的鹽酸嚇得躲到兩側。鹽酸落在地上發出滋滋的聲響,大家心驚膽跳的,想靠近又不能,想離開也不能,進退維谷的僵在原地。

警笛由遠至近傳來,徐佳華已經瞪大的眼睛更是瞠開,晃動的龐大的身軀原地跳著、跺著,她吼著絕對不會離開自己的孩子一步,如果孩子不能跟她回家,她就死在這裡陪著孩子!

在眾人來不及反應的瞬間,徐佳華手中的鹽酸往嘴裡灌,腐蝕的氣味、疼痛的慘叫,員警無線電的回報以及消防救護人員衝上來架住母親卻抬不動,周邊一干人等全部七手八腳地跑去幫忙抬人,一卻因著緊張而一下子摔下腿、一下子摔腦袋地磕磕碰碰,才將人從公寓樓梯間抬出,送上警車的慌亂。

幾分鐘的事,在記憶中,如同幾個小時般地慢格播放。

徐子福不記得自己當晚是怎麼度過的,也不記得後來他怎麼轉學、又怎麼回到了徐家。只是在他穿著一般地攤買來的混合棉的卡通上衣與短褲、站在寄養家庭門口與淚漣漣的寄養媽媽揮手說再見的情景,卻怎麼也忘不掉。

而那隻博美犬,小嘟,在他走時,緊張地在屋子裡追著尾巴繞圈圈的畫面,也從未抹滅。

只是都被壓著,被母親粗啞嘈雜,宛如破損的收音機的嗓音壓著。

「我是為了你好,你要聽我的話。」

「你看媽媽多愛你啊,就連命都不要了。」



「怎麼會收到傳票呢?怎麼了?小福、怎麼了?你告訴媽媽是什麼情況?媽媽來處理。你怎麼可以有案底呢,你可是媽媽最寶貝的小福啊,媽媽最愛你了、媽媽不會讓你受委屈的。」

電話那端傳來母親粗啞嘈雜,宛如破髓的收音機的嗓音。



他一直想當個獨立的孩子。

能夠讓媽媽不擔心,可以讓媽媽願意放手,可以讓媽媽的眼睛脫離他。

可是他越活、越發現,很多東西不是想要就能拿到的,也很多東西不是拿到就是幸福的。

他好挫折。

活了這些年歲,到頭來,他依舊是媽媽的「小福」,而不是能走出自己的路的「道絡」。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MSN Messenger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推理/靈異/超類別貼文區(版主─ 淺光、瑋怡、知雲、Vladimir)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無法 在這個版面附加檔案
可以 在這個版面下載檔案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