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S日記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老爺私房菜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七月 08, 2005 2:25 pm    文章主題: S日記 引言回覆

  5/5

  夏季午後,空氣悶熱的緊,剛從電影院走出來時,還一度以為有人在戲院外放了個大暖爐,這情況亂恐怖的其實。

  聽說冷氣機會將室內的熱分子抓到室外去,或許這就是原因了,室內越冷,室外越熱,室內放冷氣等同室外放暖氣,只是……仍搞不懂為何有人時興在夏季放暖氣?

  騎摩托車回家的路上,遇到一起交通事故,一台摩托車橫臥路中央,警方正在處理,現場沒有血跡,沒有圍觀人潮,感覺有點冷清,不大像是車禍現場。我覺得那摩托車看起來並無大礙,只是不明白為什麼車主還是讓它持續躺在那發燙的柏油路上,而警方也縱容那車的任性,然後,一列堵塞的車已開始叭叭鼓譟……。

  傍晚時候,S來找,我與他分別坐在兩張沙發椅上看著對方,他手倚椅臂拄著腮,翹著二郎腿,一動也不動地凝視我的眼。

  「幹嘛這樣看人?」他說。

  「這句話該是我問你才對吧!」我說。

  聞言他微揚著嘴角淺笑,然後吊著眼珠子轉,最終將目光落在地板上,百無寥賴說道:「你這裡沒有鋼琴。」

  「我很窮,買不起鋼琴。」

  「最近有什麼電影好看?」

  「你怎了,講話後言不搭前言的?」我說。

  「那如果我就坐在這兒都不說話,你能接受嗎?」

  「當然。」

  於是我倆靜靜坐在沙發椅上不說話,任時間流逝。S曾對我說過:「時間是無意義的,它的存在來自於一顆無知的頭腦。」

  對於這樣的人,你不能跟他辯駁太多關於時間的事,因為那也只能顯示你有顆無知的頭腦罷了!

  「我該去上課了。」我看著壁鐘打破沉默。

  「嗯,我也差不多得去上課了。」他起身。

  「晚上幾堂課?」

  「三堂。」

  「你到那兒就可以彈鋼琴了。」我說。

  「上課我幾乎不彈琴的,只聽。」

  「真輕鬆啊。」

  「學生也這樣說。」

  我送他到門口,他坐在摩托車上戴安全帽。

  「去買台鋼琴吧!」他說。

  「不行,太花時間了,買了,怕會一頭栽入,我還得留著時間做其它事哩!」

  「你有一顆時間的頭腦。」

  「是頭腦都有時間意識吧!你幾點的課?」

  「六點。」

  「那是時間吧!」我說。

  「那只是個數字。」

  「你可以滾了嗎?」我翻著白眼。

  我目送他離去的背影,耳際還響著他的笑聲,他哥哥大概又吸毒了,我想。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七月 09, 2005 2:00 pm    文章主題: 5/6 引言回覆

  5/6


  早上六點半就起床了。起床後我先撒了一泡尿,然後刷牙、洗臉,然後去吃早餐,然後去整理書包,然後去上學,然後早自習,然後……

  我試著努力回憶,小時候是否曾經類似這樣地寫過日記?記錄式的日記,如實地記載一天中的每件事,並用一堆“然後”連接。

  我想起有個朋友說,你可以寫作,那我應該也可以吧!我答說,當然。然後隔天,他真的拿了一篇他熬夜寫的文章來給我看……

  小時候,我養了一隻小狗,叫來福。它很乘,我很愛它,每天都跟它一起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我就是要去跟來福問早安,然後我餵牠吃一份早餐,然後我再帶牠去散步,然後……

  看完後,我想問他這文章是小時候的作品嗎?於是問道:「這什麼時候寫的?」

  「昨天晚上。」他愉快回道,「寫的怎麼樣?」

  「還不錯!」我說。

  那年他大概三十二歲吧!

  我能說什麼?那是一部“然後”文章,很真誠,若撇去那不算高明的文字與贅字、錯別字不言,我仍能允許自己耐著性子看完它,並評語:不錯!

  當然,我的評語也是很真誠的,我知道人們喜歡聽什麼,說人們喜歡聽的語言,可以省去很多麻煩,並讓對方感覺愉快!

  「有寫的比你好嗎?」他繼續問道。

  你太過份了,我在心裡頭這樣想著,並聽到自己的聲音,「應該有吧!我不太會寫類似你寫的這種文章。」

  S問過我:「帶著面具過活不覺得累嗎?」

  「不會呀!我已不記得臉上戴著一具面具。」我說,「那你呢?你不累嗎?」

  「不會,我只當那是場遊戲!」

  「那就是了。」我說。

  其實我也會寫然後日記,基本上它應該不算太困難,而它的優點之一就是──簡單明暸,無關美感。

  今天我起床後,去工作,然後回家,然後洗澡,然後再出門上課,然後再回家,然後看了些書,然後寫了點日記,然後上床睡覺……。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七月 11, 2005 3:05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5/8


  一大清早就跑回了老家,本以為早點出發便可躲過那炙熱的太陽,可沒想到才六點多陽光就已灑在街道上。我這皮膚一曬太陽便黑,一黑便不易白回來,像我這種人,學人躲著太陽出門實在有點可笑。

  回老家幾乎是每週必做的事,要說回家看雙親,不如說是讓雙親看兒子來得恰當。

  其實我不太記得每次回老家,母親都跟我說了那些話,反正談論的總不外乎是某某人家的事,誰家小孩結婚,誰家生了小孩,誰家跟誰家吵了架,誰家死了人……

  母親說話時,我總是靜靜聽著,有時我閉眼睡著了,耳邊仍能隱約聽到她的聲音。母親說話雖不算快,但卻是連環泡,一講就止不住了,最糟糕的是她講話的方式,句與句之間幾乎沒間隔,聽久了會讓人有點精神疲勞。

  下午回家路上,等紅綠燈時,看到一對兄妹與其母過馬路,那小男孩不知為了啥事興高采烈,手舞足蹈的,跑著穿過了馬路,一不小心卻擦撞到走在前頭的小妹,於是那小女孩整個人往前栽倒,隨即哭了起來。然後,我將目光集中在那先前高興的不得了的小男孩臉上,那臉已完全變了樣,之前的歡愉剎那間跑得不見蹤影,這會兒他一整張臉像是被刷了一道白漆,白的嚇人!

  綠燈了,我得走了,我騎著摩托車離開現場,耳後響著那母親的咆哮聲,接著是那小男孩如雷般的哭聲。

  我聽說,古老的印度老人,會在小孩笑得太過開心時,制止小孩:「好了,你必須停止你的笑,不然接下來你將會哭泣。」

  我覺得那是一種人生智慧,他們深黯兩極道理,笑的極致過後,便是哭;相反的,在你哭過後,笑亦不遠已!

  晚上到達餐廳時,S已先在演奏台上演奏,我揹著笛袋晃到演奏台時,他張開眼望了我一眼,隨即又闔上,然後整個頭與肩便中風似地抖動起來,見狀,我毫不留情,賞了他後腦勺一把掌,不想他卻全然沒知覺似地繼續他那誇張的肢體動作,臉上更是擺著一副陶醉到忘我的模樣。

  「難得見到會彈琴的猴子。」我低頭在他身邊咬耳朵。

  「是中風的猴子。」他說,手仍繼續彈著跳躍的音符。

  「老闆往這兒看了。」

  「沒想到他也對猴子有興趣。」

  「好像不是這樣的,」我望向櫃台,老闆正用手勢示意我,「他好像不太喜歡中風的猴子。」我說。

  「你接吧!我要去上個廁所。」

  我輕應一聲,取出笛子,跟著琴聲跑了幾節旋律,然後現場琴聲就這樣轉入笛聲。

  而後我們一如以往,又合奏了個把鐘頭,結束今晚的演奏工作。

  「這兩天都沒你的消息。」演奏完後,我與他在店裡小坐一會兒。

  「沒什麼特別的事。」

  「又忙家裡事?」

  「嗯。」他輕應一聲,「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你哥呢?還好吧!」

  「還不是老樣子?」

  「又碰毒品?」

  「一但碰過了,很難不碰吧!」他說。

  「其實在台灣,有很多人吸毒。」我說著點了根菸,並遞一根給他。

  他靜靜地抽著菸不說話。

  「會覺得很困擾嗎?」我說。

  「還好,反正不就那麼一回事嘛!」他沈思片刻,突然問道:「其實在台灣,有很多人吸毒。這不算是句安慰的話吧?」

  「我本來就沒打算安慰你,我不過是在陳述事實!」

  「那我應該因此而覺得欣慰嗎?」

  「如果你因此而覺得欣慰的話。」我說。

  他遞了兩張面紙給我。

  「幹嘛?」

  「你要去大便了嗎?」

  「什麼?」

  「你老是一直放屁。」

  聞言,我搶過面紙一把摔在他臉上。

  「我要回去了。」我說。

  「慢走。」他呵呵笑著,「明早沒事的話,我去你那兒。」

  「嗯,拜了。」

  我與他揮手告別。

  S的琴彈得極棒,但不知怎地,我總覺得,美好的藝術呈現背後,總有一道孤寂的靈魂……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七月 15, 2005 11:14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5/9

  「他說他以後打死也不吸毒了。」S坐在沙發椅上隨口說著。

  「那很好啊!」我說。

  「是很好。」S點了根菸,輕哼一聲,「只是這話他不知已說了幾次了。」

  「問題很棘手。」

  「也只能這樣了,很多事我們並沒有能力改變什麼。」

  「難道這真是個無解的問題?」

  「我不知道。」S低垂著頭,眼神迷濛地凝視地面,「我只知道不要懷抱希望是比較明智的選擇。」

  「是這樣嗎?」

  「沒有希望,也就不會有失望了。」

  「這似乎是種消極而悲觀的想法。」我說。

  「不。」S搖著頭,「這只是一種接受現況,並活在當下的做法。你知道希望是未來式,一但你活在未來,那麼就錯失當下了。」

  「活在當下?」我苦笑一聲,「你知道你這話跟人說,可能會被當成瘋子。」

  「反正瘋子對瘋子,沒什麼話不能說的。」

  「那麼,你能活在當下嗎?」

  「不能,我還在學習。」他說著仰頭吐了口煙。

  「你外表總是表現得很灑脫,但內心實則背負著很大的包袱。」

  「是人都有包袱,你別光說我。」

  「很想幫你分擔什麼,但卻無能為力。」我說。

  「誰要你來分擔了?」他噘著嘴,「我只要你吹笛子給我聽,我喜歡聽你的笛聲。」

  「也許我真該考慮買台鋼琴,這樣你來這兒時就有琴可彈了。」

  「饒了我吧!琴你留著自己彈行了。」

  「沒辨法,誰叫我也愛聽你的琴聲。」我說。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七月 19, 2005 8:18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5/12


  好一陣子沒寫作了,寫作也需要一股慾望才能成行,這倒是這些日子才體驗出的事。

  當寫作的基本慾望消失時,我不知道寫作於我還有什麼接續的意義。

  R日前來信回覆了關於創作慾望不見一事:

  你講的創作的基本慾望不見了。我深有同感~~~~~~~~~~~~

  最早,我有時會覺得,寫一些連自己都不喜歡的文字去將就別人,根本非自己所願。

  後來漸漸地,我調整自己的文字去適應讀者的閱讀性。

  但是隔了一段時間,又覺得所寫的東西很浮濫,一點也勾不起自己的興趣。

  但是隨著深入研究和看了一些自己感興趣的書和東西之後,又燃起想結合這些東西來寫一本小說的慾望。

  但是又再過了不久,我突然覺得一切不過是唯識意海之中的潮起潮落,一切都存在,歷歷目目,一切都安然的存在著,運轉著,不是很好嗎?為什麼要學別人一樣,把這些東西重新剪接、把畫面、聲音和故事組接呢?無論我怎麼說,也無法把我真正想表達的東西告訴別人呀?那麼創作有啥必要呢?

  後來我突然想到,把格局放大:

  早在佛陀的時代,佛教也就存在「空」、「有」二宗的爭論了。空指的就是般若系的教義,而有則指唯識一派的教義。或許空與有都是一個過程與表徵,無法被傳遞的是空,而能夠被指陳出來的是有。包含一切萬象。

  他們說「空與有」本是不二。陷在兩者之中就是最大的迷思。

  所以我才開始接觸和研究動畫、密宗佛教唐卡、色彩這些內容。

  最近讀大日經,裡面有句話說:『以菩提心為種子,大悲為根,方便為究竟!』

  然後金剛手菩薩問大日如來說:「既然真理是不可言說的,那麼為什麼佛還要教授我們這麼多的手法、規距和儀式呢?

  大日如來告訴金剛手說:「真理就是『如實知自心』」。因為心能為種子,能夠孕含,能夠生長一切,而且它必需以『方便』為究竟。也就是說它要以萬事萬物和各種技法的深入探究和體驗極至才是究竟。所以不用陷在那些儀式和過程裡面。

  一切都是心的轉變過程,是如實知自心的過程中,一一顯現和浮出來的東西吧。研究動畫、繪畫都是一種享受的過程,或許我沒有那個能力化它們為作品,但是研究過程也算是一種創作,而我只能避實擊虛,用文字來轉化創作的媒介囉!

  說了太多,怕傷到你的眼睛。把字放大再慢慢看吧!!!

  也是瘋子一個,我想。類似的言論只存在於我倆的信件往返與偶有的聚會對話中。S真該與R相識……

  一個音樂知己……

  一個文字知己……

  人生有友如斯,夫復何求!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八月 03, 2005 1:14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5/16


  事情越來越麻煩,S的老哥似乎吸毒吸到精神異常了!

  今天跟S在電話中聊了許久,他說他哥這幾日都待在他的住處,為的是想戒毒。他老是養好了精神後,又回去自己的住處吸毒,吸完毒毒效過後,身子難受得緊時,便又想要戒毒,如此反覆已不計其數,惹得家人不堪其苦。

  「他整晚都睡不著覺,一個人逕自在客廳裡自言自語地走動,要不就來到我床邊俯身盯著我看並喊著我名字。」S說。

  這情況顯然很恐怖,說得難聽一點,那可是跟一個瘋子住在一塊兒了,這樣的生活,叫人如何睡得安穩!誰曉得他會不會在你睡覺時,突然拿個東西砸在你腦袋瓜上?

  「他這人根本就不適合吸毒,他的身體其實無法承受毒害,他每次病發住院前都有吸毒!而且你知道嗎?我哥是那種從小起就不能喝酒的人,他每沾到幾滴酒,整個人就痛苦到好像要死了似的。你說他這種人,竟也學著人家吸毒,這不是不要命了是什麼?」

  每次病發……天啊!原來這情況已不是第一回?

  「十幾年來,連同這一次,應該是第六次了吧!平均兩年多病發一次,通常是碰毒品五六個月,然後病發住院兩三個月,回家靜養半年多,然後再工作大約一年,然後便又會遇到吸毒的人,然後……再輪迴一次……」

  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你知道嗎?大多數人都以為輪迴是死後的事,但事實上,人活著就在輪迴了……」S最終這樣對我說道。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六 八月 20, 2005 11:57 pm    文章主題: 5/22 引言回覆

  5/22


  事實上,人們很難每天都寫日記,多數時候在外在形式上很多日子幾乎是一層不變的,因此在這一層不變的生活裡,每天記錄便成了非必要的行為。

  從來我就不覺得寫日記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對我來講,我不過是想寫時,就寫,如此而已!

  已有一個禮拜沒見到S,連週末的餐廳演出他都請假,看來,他老哥的事已讓他忙得焦頭爛額。

  今大收到一封S寄來的E-mail,面對像他家這樣的際遇,我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

  H:

  來信問到近來可好?我突然意識這句話是我常問週遭朋友的關心話語。似乎很少有人這麼問我,因為我獨居慣了,除了工作都窩在家裡,從表面看來,似乎也很難瞧出我心情的好壞。

  我生活地其實挺好,因為能夠對我造成困擾的人事物好像很少了,一但接受一切的人生際遇時,很多事情也都變得可以承受。

  最近雜事較多,工作量也較大,能無事安閒靜坐獨處的機會較少。我哥日前躁鬱症又病發了,歸結其因,除了毒品對身體造成的影響外,再者就是負債的壓力讓他承受不住吧!他這半年來刷信用卡的消費與用現金卡預借現金所累積的負債已很可觀。有時候我們很難去推斷何者為因何者為果,我們無從得知他是因為早已病發而花錢無度,還是因為負債才病垮。在這因果相循的世界裡,或許我們只能說,因就是果,果就是因,分辨與劃分其實不具任何意義了。

  躁症患者比憂鬱症患者麻煩些,因為他們有嚴重的暴力傾向,會自傷也會傷人。上星期我的額頭掛彩縫了幾針,也是我哥在失控下的傑作。我姐夫這一陣子似乎受了驚嚇,因為我哥這段期間都與他們同住,以往我哥病發嚴重時,都是我看護居多,所以我較不畏懼,但憑心而論,像這種暴力隨形的壓力與恐懼,還真不是一般人所能忍受的。其實,我不太擔心我哥的情況,我比較不忍心的是讓我姐的家人生活在恐懼中。因此我哥病發後的這段期間我常往我姐家跑,一來多了一個人可安定心緒,再者可讓他們外出喘息暫別面對我哥的壓力。

  事情發展到最後,我們還是勸動他住院治療了。不過一如以往,我們承諾他的條件不變,我們會每天去醫院探病。另外為了安定他的情緒,就是我得背負他那一身的債務。很難去想像一個神志已不清的人還對於自己的銀行信用耿耿於懷,而他維持銀行信用的根本原因,說穿了不過是,他嚐到了可以借錢的方便而不想失去罷了。你能想像一個人有二三十張信用卡,然後便自認為自己擁有二三百萬元嗎?因為一張信用卡可以支出十萬塊……面對這種事,我都已經不知該說什麼了。

  我姐的家人很勇敢也很有愛心(包括他們那個小女兒),僅管我哥的情況對他們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影響,但他們還是很有耐心的陪伴他安撫他,甚而強顏歡笑,讓那緊繃的生活緩和些。同時他們也在照顧這樣的病人中,檢視自己,而有了一些新的領悟。

  基於一顆接受的心,所以我哥這次的住院,目前並沒有對我們造成太大的身心負擔,甚而我們能在這悲慘的生活中開玩笑。那日,我哥要進住醫院時,他看著門說:這裡來住過兩次,現在又要進去了。我伸出手與他交握愉快地說:那恭喜你,再度光臨。一語畢,我與我哥和我大姐家人同時爆出一陣笑聲,而現場其他人卻鴉雀無聲地望著我們。

  後來發現,我們其實可以自己決定以何種心情來面對遭遇。

  我的近況,大致就是如此!(說的好像是我哥的近況,呵呵∼)

  眼睛有點不舒服,這信就先寫到這兒,雖然本意上還有些事情想跟你分享,但再盯著螢幕看似乎就要成為對眼睛的折磨了。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十月 27, 2008 2:00 pm    文章主題: 5/29 引言回覆

  5/29


  今晚S回到餐廳演奏,他的現身著實讓我高興了好一會兒。一如以往他還是掛著他那副迷死人不償命的招牌笑容,雲淡風輕地跟我打詼說笑,但不知是否心理作祟,我總感覺他那微笑的背後隱藏著一股沈重的壓力,彷彿一顆巨大的石頭正壓在他那單薄的背彎上,那巨石都快壓垮他了,他還像個固執的傻子咧嘴笑著強說,不重,一點都不重。有些時候,我真不喜愛這樣的他……

  S的古典鋼琴彈得很棒,今晚的開場在一首古典樂曲的氛圍中展開;而後S便像發瘋似地揮灑他另一項強項即興爵士演奏,他猛敲著琴鍵越奏越是激昂,音符跳躍地速度飛快,快到全場人員都呆苦木雞地望著他,而我在旁手拿著笛子,卻發現沒有一點可加入的餘地,於是在眾目睽睽下我索性放下笛子下台擇了張椅子變身聽眾。

  這是一首很長的即興演奏,全場毫無冷場,你可以說它是一場炫技的演出,偶爾為之,可以震攝人的心神,略奪人們的目光,為之瘋狂而不覺得吵。

  我發現面對這樣精彩的演出我竟一點也快活不起來,我在S身上看到了自己的身影,那個只要心情不好就猛練笛的身影。快是一種很好的選擇,它能達到一種直接而極度宣洩的效果,而這種紓發情緒的管道,我想大概是非音樂人所能體會的吧!

  就在S敲完最後一個音符後,全場鴉雀無聲持續了好一會兒,等聽眾意識並確定曲子結束,突然間場內爆出了如雷的掌聲。

  S無動於衷地望著琴鍵,不理會還在持續的掌聲,一揚手一道爬音爬過後,緊接著一首抒情而優美的施律便流洩出來。他轉首望了台下的我一眼然後便又閉目沈靜地投入在自己的演出中。我不著聲地上台取了笛,跟著他的施律,用笛音鳴和他的美麗與哀愁。

  結束演奏後我倆擇了張兩人座位的餐桌坐下,「最近好嗎?」我說。

  「你今天心情不好?」他答非所問回道。

  「是你不好吧!」

  「你今晚的音樂好悲傷。」

  「是你吧!」

  「你的笛音像在哭泣,害我越彈心越沈。」

  「你這根本就是惡人先告狀。」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哪有,我的琴音才不會出現那種類似哽咽的聲音。」

  「吹笛就跟唱歌一樣,唱到悲處哽咽是正常的好不好。」

  「悲處?所以我就說你今天心情不好嘛。」他說著啜飲一口慣喝的綠茶。

  「我沒有不好,是你不好。」我開始點菸,很想結束這場無謂的辯駁。

  「我哪有不好,一開始我就彈得很快活好嗎?」

  「快活?快要活不下去是嗎?」我白了他一眼。

  聞言,他突然變得安靜,兩眼直靈靈地望著我好一段時間,然後開口說道:「這世上沒什麼大不了的,幹嘛活不下去!」

  我意識到自己的失言,慌忙補上一句:「開玩笑的。」

  「你知道嗎?其實我很高興。」他把玩著手中的香菸,然後為自己點上。「很高興有人感受得到我的音樂情緒,很高興有你這樣的知音。」他將頭別了過去。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十月 28, 2008 8:56 pm    文章主題: 6/01 引言回覆

  6/01


  住處山下的那條街道近幾個月來有了些許的變化,原本只有兩家流動早餐車販賣早點,不想這一陣子竟陸續又開了三家早餐店,而且一間比一間大,裝璜設施一間比一間好。至於這街道當然是有商機的,沿著這路過去有間小學,清晨總有一堆小孩打這兒經過去上學;再者,這路旁一列早餐店的對面正是個兵營。

  在我的觀念裡,有三種人的錢最好賺,一是女人,二是學生,三是阿兵哥。這之中又以不會賺錢卻很會花錢的成份者居多。

  我不知是不是自己的悲憫心作祟,亦或自己太多愁善感,總之,我覺得自己正莫名地感受著這些早餐店家的悲涼。常言道:一個和尚打水喝,兩個和尚搶水喝,三個和尚沒水喝。在固定的消費量裡,一會兒增加了三家分水喝的店家,這活還過的下去嗎?

  我得承認我喜歡那家新開的A─BAO店,因為他們的店面最為乾淨清爽,早餐樣式也最為多樣化,最重要的是他們的餐點也好吃。僅管如此,我還是會去光顧早先成立的那兩家早餐車,我不知道他們的顧客群是否有流失(一定有!),我只知道我每次看到那老闆,腦海就浮著一幅他身陷流沙而拼命掙扎的畫面,這讓我感覺難過。我當然想丟條繩子幫助他,所以今早我又去跟他買早點了,雖然心裡頭還想著阿爸(寶)的食物。

  經濟不景氣,生活變得更為艱難了。今天跟S通了電話,接到他的電話我有點訝異,因為沒記錯的話這時間該是他正在某餐廳演奏的時段,於是好奇追問,他才答說那CASE結束了,原因是餐廳生意不好,再請不起現場音樂演出。

  電話中他輕描淡寫地帶過這話題,不過我卻對此事感到十分噓唏,一個那麼優秀的演奏家如S,竟會因這種鳥事而失去演奏舞台,我突然覺得好像整個世界都存心貶壓他的才華,視藝術如敝屣,意欲召示現實生活遠比藝術來得重要許多。難道藝術是生活的奢侈品嗎?真是這樣嗎?

  你曾在失意時,因聽了某首樂曲或見了某幅畫而心生這世界其實還是有美好一面的念頭嗎?

  「多教些學生吧!」我說。

  「你知道我不喜歡教學的。」他說。

  「就當是傳承吧!」

  「我是個平凡人沒啥可傳的。」

  「你琴彈得可棒了。」我說。

  「大有人在,好嗎。」

  「你高興就好。只是……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可以……」

  「我過的很好,你不用擔心我。」他打斷了我的話。

  「答應我要過地快樂。」

  「如果可以選擇,我會選擇快樂的,相信我。」他說。

  「對了,你哥好嗎?」

  「還在醫院。」

  「有好些嗎?」

  「他現在連簡單的算術都不會。」

  「這麼嚴重?」他的話著實讓我吃了一驚。

  「也不知是不是嚴重,只是注意力無法持續集中。」

  「以前也曾這樣過嗎?」

  「我不知道,醫生今天跟我說,我哥這次的病發可能很難復原了。」

  「你要過來我這兒坐坐嗎?」

  「不了,今晚想早點休息。」

  「你都打電話來了,難道不想要有個人陪陪你。」

  「不,我只是突然想要聽聽好友的聲音,好告訴自己,你並不孤單。」他說。

  S的聲音消失在電話彼端,我持著話筒發愣……

  你當然不孤單,雖然我們是一道道孤獨的靈魂,但在遠近處,相信我,總會有一道靈魂……惦記著你。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老爺私房菜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無法 在這個版面附加檔案
無法 在這個版面下載檔案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