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皇朝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老爺私房菜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八月 15, 2007 10:50 pm    文章主題: 皇朝 引言回覆

  皇朝


  引子


  奇巖峰頂上一座殘破涼亭裡,坐著一大一小兩人,目光一致望著遠方,太陽正西落,遠處連峰透著一片絢爛霞光,眼看著夕陽不久後將隱沒山頭。

  「我想他們不會來了。」小男孩突然打破沉默開口說道。

  男人轉過頭看了男孩一眼,輕笑一聲,又將視線移回彼處。

  「我們都等了大半天了。」男孩繼續說話。

  「要有耐心,爹這朋友是誠信之士,不可能食言。」

  「那他們為什麼還不到?」

  「我們相約今日,卻沒約定時辰,怎麼能怪人家晚到呢!」

  「那我們為什麼要一大清早就到?」

  「因為他們也有可能一早就到,不是嗎?」

  「問題是他們並沒有。」小男孩嘟著嘴。

  「等人總比讓人等來得好。」男人語重心長說道。

  小男孩低頭嘀咕了一會兒,然後繼續問道:「爹,為什麼說以後我得為那個男孩揹劍?」

  「那是你的宿命!」

  「什麼叫宿命?」

  「宿命就是命中注定的命運;那是你的命,你命中就注定得當劍僮。」男人說完呵呵大笑。

  「我才不要當劍僮。」男孩脹紅臉,氣惱地吼著。

  「這可由不得你。」男人正色言道。

  男孩聞言雖噤聲不語,但神態猶顯不悅。男人見狀,於是補充說道:「爹以前也是幫人揹劍的。」

  「你騙人。」男孩兀自生著悶氣,「你武功那麼高強,怎麼有可能幫人揹劍?」

  「是真的。」男人面容轉慈,手撫男孩的頭,「爹以前幫這男孩的父親揹劍,現在輪你幫那男人的兒子揹劍,這不是挺好?」

  「這有什麼好?真那麼好,那你後來為什麼不幫人揹劍了?」

  「因為那男孩的父親……」男人話說到一半,突然轉身望向身後,若有所思說道:「有人來了。」

  「是嗎?」男孩好奇地站起身,四處張望。

  「待會兒就到這頂上了,而且是兩個人。」男人說。

  山風徐徐吹著,少了對話聲,峰頂上復歸寧靜。男孩挺直身凝神靜聽並等待著,果不其然,不久後便隱約聞到一陣輕緩的腳步聲逐漸接近。

  又待片刻,兩條一大一小人影出現峰頂。走在前頭的男人穿著華麗,身材修長、長髮飄逸且長相俊美異常,全身上下充滿著一股男人中罕見的妖豔氣質。後頭跟一個小男孩,五官輪廓清新俊秀,樣貌廝文,然雙眼玲瓏有神,充滿靈氣,文弱的外表下卻又蘊含剛毅氣息。

  男孩張嘴望著現於前的美男子與斯文男孩,一副不可置信模樣。然後男孩的父親走向前去迎上美男子,兩人雙手交握顫抖,凝視彼此,久久不能言語。

  「十年……整整十年了。」男人說。

  「是啊!」美男子哽咽答道。

  「這是……」男人轉而走向斯文男孩,然後回望美男子。

  「沒錯!」美男子含淚點頭。

  「這幾年辛苦你了,將這孩子教養得如此好。」男人眼光讚賞般地凝視小孩。

  「快叫洪叔。」美男子催促斯文男孩。

  「洪叔。」那男孩望著眼前的陌生人,滿臉笑容,模樣端是討喜可愛。

  「嗯,真乖;這是犬兒,年紀跟你一樣大。」男人指向自己的兒子,「等他刀法有成後,便會追隨你,保護你,成為你最佳的劍僮、隨從,聽候你差遣。」

  「我不需要什麼劍僮、隨從。」斯文男孩天真說道。

  「那最好。」男孩馬上接口,「我才不要當你的劍僮哩!」

  「胡來!不許無禮!」男人厲聲遣責。

  「嘖嘖,果真是虎父無犬子,」美男子望著男孩嘖嘖稱奇,「真有骨氣,叔叔看著你就喜愛。」話才說著便趨步向前想抱這男孩。

  男孩被這突來的舉動嚇了一跳,雙手一揚欲架開美男子,不想那美男子不知使得什麼手法,只見他雙掌一捲一翻便夾住男孩雙臂,硬是將小男孩連臂懷抱胸前,並在其臉頰上狠狠親吻一下。

  「放開我。」男孩驚慌大叫,整個臉頰剎時紅了起來。

  「放開你可以,」美男子燦爛地笑著,「不過你倒是說說,怎麼樣你才肯心甘情願當個劍僮?」

  「除非他能打贏我。」男孩怒目瞪著斯文男孩。

  「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唷!」美男子說。

  「決不反悔!」男孩斬釘截鐵答道。

  「那好,這事就這樣辦了。」美男子笑顏逐開地放下男孩,「你們倆打一場。」

  「可我不想打。」斯文男孩說。

  「你怕了。」男孩馬上接口,「你沒資格要我幫你揹劍。」

  「我本來就沒要你幫我揹劍,但你說我怕了,我可不接受。」

  「那就跟我比試一場,如果你能勝我,往後我就當你忠心不二的劍僮。」

  「我不反對跟你比試,但我不需要什麼劍僮。」

  「那你要什麼?」

  「如讓我勝了你,我只要你當我忠心不二的兄弟。」

  「好,果真讓你勝了我,今後你為兄我為弟,我願忠心幫你揹劍,追隨你一輩子,絕不食言!」

  「洪大哥,你這孩子講的話像十歲小孩嗎?」美男子在一旁對男人說道。

  「是不像。兩個都不像。」男人說完呵呵大笑。

  一場比試即將展開,美男子折來兩段樹枝給倆人充當武器。然後便與男人坐在一旁等著看好戲上演。

  男孩弓步架起刀式與斯文男孩劍式對立。山風鼓譟,吹動著兩人衣襟,兩人在風動中立身不動,一股肅殺之氣慢慢暈開,如弦上滿弓一觸即發。

  不久,男孩一個箭步率先發難,刀風颯颯,一刀橫劈直掃對方腰際,只見斯文男孩不慌不忙一個轉身順勢擋開刀襲,手腕一轉長劍直奪男孩面門,男孩神不改色,用勁反刀擋駕,勁道之強震得斯文男孩大吃一驚!

  男孩得勢不饒人,趁勝連落數刀,刀刀勁道十足,蠻橫至極,逼地斯文男孩手腕發麻招架乏力節節敗退。

  「好。」美男子在一旁觀戰禁不住喝采一聲,「你這兒子真是了得,看他刀使得多好,舞的是虎虎生風,霸氣十足,真嚇死人!」

  「你還有心說笑,真讓我兒子贏了那可不是好事。」男人說,「都怪你出得什麼怪主意!」

  「你兒子要能贏,那也是他的本事。」

  「他能有什麼本事,不過就力氣大了點。」

  「十歲娃兒就會運氣使力,這可不是普通能耐。」

  「一般小孩接他一刀恐怕就要刀劍脫手,但你看這倆小孩過幾招了。」

  美男子聞言直是一個勁地傻笑。

  「你這老狐狸,從不打沒有把握的戰。」男人也跟著笑了起來。

  戰火仍在延續,男孩刀起刀落,招招扎實渾厚,一刀勁過一刀,一刀快過一刀,一片樹枝幻成的刀影密不透風的圍繞斯文男孩。

  斯文男孩身陷無數刀鋒中,神色卻異常冷靜,他避重就輕撥轉來勢,不與其刀踫硬,劍影在刀光中遊走,一時之間卻也守得井然有序,讓對手無法欺身半步。

  男孩久戰不下,越是心急,陡然變招,左右橫劈一刀,轉身踢腳,斯文男孩舉臂護胸,被震退數步,身子猶未定,不想,男孩已迅速跟進迫在眼前,緊接著一道刀光從天而降,斯文男孩不及細想,電光火石中使盡全力舉劍硬擋來勢。

  啪的一聲,手中長劍應聲斷裂。

  男孩見狀一陣大喜,欲揮刀再上時,卻見斯文男孩在長劍斷裂的同時,順勢轉身手肘隨出撞在自己持刀的手肘關節處,頓時間,右手一陣酥麻,手一鬆,刀也隨之脫手。再起左腳,卻被對方左拳中指關節擊中,又是一陣麻痺,情急中,再出左拳,隱約中見到斯文男孩右手三指齊出點在自己左手小臂處,左手剎時無力,緊接著,男孩看到一指姆指……太陽穴處陡然一陣劇痛……。

  男孩眼前一黑,還未來得及反應到底發生何事,便倒地昏迷了過去。


              ∼ 未完待續 ∼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九月 11, 2007 8:24 pm    文章主題: 烈日初昇 引言回覆

  皇朝

  第一部之1

  烈日初昇



  


  明月高懸之夜,赤軍府內戒備森嚴,赤府禁衛兵群身著墨色挂甲分別於東西南北四門站哨巡邏。午夜過後,府內廂房燈火俱熄,唯迴廊幾盞夜燈與明月相暉。東南牆圍上隱約出現三道黑影翻牆而上,一轉眼便沒入南庭人造山景中。與此同時,西南牆圍上出現另一黑色勁裝覆面者,以極快地身形不著聲地沿牆躍上屋瓦靜伏。

  一列巡邏衛兵打西門處沿穿徑走來,巡過迴廊後折往東門。待衛兵走後,南庭人造山景中隨即竄出三個夜行衣者以俐落的身手分走各房查探。

  瓦上另一神秘客見南庭已有闖入者,於是踅足欲意奔往中庭,不想才一回頭卻驚見屋脊上不知何時竟已坐著另一負刀於背的夜行衣者。

  神秘客見狀輕哼一聲,也不見慌亂,壓著聲音笑口言道:「怎麼,老兄也是來赤將軍府偷寶的?」

  見對方雙眼直盯著他卻不答聲,於是繼續說道:「既是同道中人,那我們誰也別礙著誰,各偷各的。」說著便躡足從對方身旁走過,輕拍了一下對方肩膀示好,並於近屋簷處時,一個翻身隱沒了身影。

  不一會兒時間,又見他以利箭般的速度筆直穿越中庭,身形未定,便飛身踩踏主樓閣的左右樑柱,一手攀著屋簷借勁一個翻身,一晃眼,人卻已上了樓閣屋頂。此時巡邏衛兵正沿穿徑往北庭走去,末首衛兵似聽聞些許聲響,回頭望了中庭視察了一會兒,然後離去。

  神秘客在樓瓦上朝對樓負刀行者輕揮了手,覆面下似隱含笑意,然後隨即轉而伏身屋脊前,觀望北庭。

  北庭院裡此時有一列衛兵巡邏,北樓閣西廂房裡走出兩名衛兵似在交接,中堂門口兩旁有衛兵站哨,東廂房內仍亮著微弱燈火。

  神秘客察看專注之際忽聞背後傳來輕微響聲,待欲回頭,卻見那負刀行者已伏身在他身旁俯瞰北庭。

  「告訴我你想偷啥?」神秘客故作輕鬆說道,內心實則迫感於身旁這人的身手,這已是他今晚第二次幾近不著聲地近身。

  「偷人。」負刀行者頭也不回簡短應道,聲音低沈渾厚。

  「偷人?原來是這樣……」神秘客會心一笑,「那好,相識一場送你個見面禮,我幫你把底下這些嘍囉全給打發走。」說著,用手指向西廂房,然後起身越過屋脊,在紅瓦上奔跑起來。

  他往側邊跑去,踩的屋瓦吱吱作響,不一會時間,底下便傳來嚷嚷聲:「屋頂有人……跳下去了,在東門那邊,快!趕快追!」

  負刀行者在屋脊上看著北庭守衛全往東門奔去,與此同時北廂房開了門,步出一位身著官服環眼虎鬚的中年人,迅速往西廂房移動,廂房內走出了一位衛兵,倆人交耳片刻,那位官人便往東門奔去,其身雖魁但行動卻極其敏捷。

  負刀行者見北庭此刻鬧了空城,緊把握時間隨即翻過屋脊奔至屋簷一個飛躍展身落入庭內直竄西廂房。

  此時東門處人聲沸揚,神秘客引著一群守衛往南庭流動,南庭內的三名夜行衣者聞聲以目相互示警,帶頭一位身態福廣者率先施展輕功躍上屋頂,其餘兩人在驚慌中依序跟上,不想第三名夜行者卻在半空中突遭攔阻,一腳被踢下庭院,見其人竟也是個夜行衣者,借勢竄上了屋頂。

  在屋上的兩名夜行衣者見有人阻撓,又見其衣裝,心下疑惑錯愕半晌,正欲上前擒服,卻見眼下庭院內的那名夥伴已被衛兵誤當神秘客團團圍住,倆人在猶疑中不及細想,捨棄了神秘客雙雙躍下庭院搭救夥伴。

  赤軍府內另一端,迥異於南庭的喧囂,負刀行者在靜穆的北庭裡不著聲地靠近西廂房,敲了兩響門後便飛躍攀隱於屋簷下,不一回兒時間廂內探出一衛兵,見屋外無人進而出門察看,負刀行者抓準時機一個縱身於半空中雙手一扭衛兵脖子立即咔喳一聲,身形一翻,才落地便順勢將倒身的衛兵扶至門內。

  屋內幽暗,一道薄弱的聲音從暗處傳來:「爹!」

  負刀行者將衛兵置於地,轉過身來看著內裡床上躺著一名微胖年輕男子答道:「嗯,笨兒子。」

  「你不是我爹。」那男子口吻驚訝,改口問道:「是我爹派你來救我的?」

  「不是。」負刀行者走向前去。

  「那你是誰?你想作啥?」男子掙扎著身子,勉強地撐起,模樣看似十分虛弱。

  「救你出去。」

  「你為什麼要救我?」

  「你是要閉嘴趕緊閃人還是繼續抬槓?」負刀行者冷漠回道。

  「我……他們給我下了藥。」

  負刀行者二話不說將他扶在肩上,步出房門,卻適巧遇到神秘客去而復返竄入中堂。

  「爹……」男子望著神秘客的身影又情不自禁地輕喊一聲。

  「你怎老愛喊人爹呢?」負刀行者搖頭輕哼一聲,右手挾著男子的腰身提勁奔馳,不一回兒時間便奔至中庭,但見他右腳一蹬,整個人撼地拔衝,輕而易舉便將男子帶上屋頂。

  此時南庭內三名夜行衣者與禁衛軍短兵相接酣鬪正烈,負刀行者與年輕男子伏於屋脊上觀望,「被圍攻的三人應該是你們的人。」負刀行者說。

  「嗯,其中一個是我爹。」男子情緒緊張激動地回道。

負刀行者白了他一眼,「是不是你爹我不知道,不過他們挾持你作為威脅,明早便要至你家迎娶你妹子。」

  「這可惡的賊子。」

  「我們該走了。」

  「不,我不走,我要救我爹。」男子推開負刀行著的手。

  「就憑你現在這個樣?」

  「我……,不如你幫幫我爹吧,你看在旁觀戰身著官服的男人,那人便是聲勢烜赫的赤將軍,聽說武功十分了得,另外環立在他身後的五人是讓人聞風喪膽的赤府五將,一但他們出手,恐怕我爹他們是凶多吉少了。」男子紅著眼眶以哀求的眼神望著負刀行者。

  負刀行者沈默地望著戰局沉思半晌,然後開口說道:「你在這兒等我,不得輕舉妄動。」話才說完便見他回身躍下中庭奔往北庭。

  與此同時,神秘客於中堂處行竊已畢,肩上多出了一小包裹,正欲翻牆離去,卻在中途遭遇負刀行者飛身踢腳攔截,他一驚之下舉臂擋駕,反應快速回身便報以一腿,負刀行者在空中提腳相應,借勢躍上牆垣,仔細一看,手中已多了一包裹。

  「但不知老兄您這是什麼意思?」神秘客立於牆下提高尾音依舊裝傻陪笑,然眼神卻已隱含怒意,「說好了各偷各的,我沒礙著你還助了你,怎麼您老兄這會兒倒來跟我演這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戲碼了?」

  「是助人還是助己你自己再明白不過,別把話兒講得那般好聽。」負刀行者哼笑一聲。

  「喲,這會兒您倒不吝嗇多說些話了。」

  負刀行者不理會神秘客的言語諷刺,逕自說道:「你這一聲東擊西方便了自己卻害慘了前面三個人,你說這事該如何處理好?」

  「我說你這包裹最好是還我的好。」神秘客收斂笑容正色言道。

  「包裹自然會還給你。」負刀行者笑道:「不過在此之前你得先幫我一事,也算幫你自己。」

  「你想要我出手相救?這事免談!」

  「不勞你出手,我只要你幫我帶戰利品一道離去。」

  神秘客聞言沈默不語,負刀行者躍下牆圍繼續說道:「時間緊迫不能再擔擱,人在前樓閣屋頂,無論如何先行將他帶走送至嚴家幫,前面的戰局我來處理,挪,這是你的包裹。」說著將包裹遞予神秘客,也不待他答覆便逕自提足趕往南庭。

  神秘客接著包裹,心下想著不予理會,但卻莫名感動於負刀行者萍水相逢的信任,一股英雄相惜的心態作祟,最終作出了違心的決定,卻不免又惱怒著自己的抉擇。

  話說南庭內三名夜行衣者被數十名衛兵聯手夾攻,雖堪應付,卻險象環生,時間一久,情況更是凶險異常。此時赤將軍身後五將之一赤血彎刀李鋼耐不住衛兵久攻不下,突然飛身竄出,雙手各反執一彎刀近身於三名夜行衣者之一,幾個轉身舞刀,但聞一響兵器撞擊聲,便見夜行衣者脖子裂出一道血痕,緊接著人頭落地,頸部倏忽爆出血柱,模樣甚是驚駭嚇人。李鋼無視於亡命者的慘狀,臉上露出一道詭異笑容,輕舔刀上的血。眼神一轉,身形一動便又開始狙擊另一體寬腹便的夜行衣者,誰知另一夜行衣者似是護主心切竟從中殺出,手持從衛兵手中奪來的大刀,連揮數刀,硬生生將李鋼擊退。乍見同伴屍首大聲哀嚎一聲整個情緒陷入瘋狂,不顧一切追殺李鋼。

  李鋼身形刁鑽,遊走刀鋒邊緣,雖遇凶猛攻擊卻閃避有方,竟似玩弄獵物,臉上猶露輕蔑笑容,夜行衣者越是心急刀法越是紊亂,不一會時間四肢已被李鋼以玩弄的手法傷得血痕累累。

  此時李鋼眼神突露兇光,在擋刀的同時迴轉身軀,另一手彎刀隨即往夜行衣者脖頸抹去,誰知這一刀竟莫名落空,待回神時卻見場上不知何時竟已多出一名負刀的夜行衣者,騰空一手抓夜行衣者手腕,再翻身直將人甩飛出了牆外,臂力之大震懾全場。李鋼見有人干預,怒從中來,又思對方身手矯健非比常人,於是一出手便使絕技欲下殺機,只見他加速身形,雙彎刀隨著身子迴旋,如一道龍捲風直襲負刀行者,誰料這一著竟撲了空,也不知負刀行者以何身法何時脫離襲捲,再見到他時卻已落在夜行衣者旁。夜行衣者擊殺了多數衛兵,突遇負刀行者近身,又不知對方是敵是友,於是本能舉刀防衛,卻見對方以目示意,輕喊一聲:「快走。」,然後手腕便被攫住緊跟著身子整個被拋飛起來直落牆外,正與欲回身再戰的另一夜行衣者撞個滿懷。

  負刀行者的出現與行止來得太快也太怪,全場眾人一時之間還來不及反應,待回神時,卻已讓原本視之為掌中物的兩名夜行衣者逃脫,這一驚非同小可,於是五將於下四人不約而同在第一時間便已將負刀行者團團圍住。

  「你好大的膽子,敢在太歲爺上動土。」五將之一帶著陰沈的口吻說道。

  負刀行者不答話,只見他舉手拔刀,昂首而立,神態從容自若,仍隱笑意。

  夜風颯颯,挾帶鬼魅般的呼嘯,赤軍府內眼看一場激烈的廝殺行將展開。




           ∼ 未完待續 ∼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老爺私房菜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無法 在這個版面附加檔案
無法 在這個版面下載檔案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