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冷泉鬼村補完文>˙返鄉外傳 最長的早晨(全文完)+附錄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冷泉鬼村∼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品字-鬼神錢鬼
村民


註冊時間: 2003-10-12
文章: 495
來自: 亞馬遜大冰河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十月 29, 2006 2:41 am    文章主題: <冷泉鬼村補完文>˙返鄉外傳 最長的早晨(全文完)+附錄 引言回覆

《返鄉外傳 最長的早晨》






  灼熱。

  疼痛。

  ……悔恨。

  「為什麼……我竟敗了?」



  躺在客棧床上,藺隼眉間緊緊皺合,彷似正忍受著極大苦痛,手臂、頸脖等處的肌肉鼓如堅岩,青色血筋漲動,穿著藍色短褲與短袖上衣身軀上滿是汗滴,濡濕了衣物與床單,整間房內皆蒸騰在濃重的汗液氣味裡。

  而那副銅牆鐵壁般的胸膛上,衣料破裂,其下的皮膚上浮現一個焦黑拳印,有如待焚之炭,甚至在那一片黑色之中,還隱約可見火焰跳竄的紋路。

  因為,藺隼敗了。

  他一生的摯友、現今的大敵,燕能羅。

  自入冷泉以來,藺隼總能略勝一籌於燕能羅之上,每每在他代禍斗施行邪惡計畫之前將其擊退,然而,隨著時間經過,燕能羅自禍斗處習得的妖法也更加提升,藺隼勝得越來越驚險,每戰之後所負的傷也益發沉重。

  終於,稍早前的一場對決中,舊傷未癒的藺隼,讓燕能羅一記挾帶妖火的猛拳轟上胸口,慘遭擊敗。

  要不是那兩個年輕人及時趕到,令牌與折扇聯合施法,化開了妖邪火焰的後續攻勢,再有那一高一矮的兄弟衝進妖魔陣中救他,只怕他藺隼這條命,就要葬送於群妖與魔焰之下。

  「外面……不知怎麼樣了。」

  忍住通貫全身的不適感,藺隼從床上坐直起身,看向窗口,照理來說應當已是天明時分,此刻,窗外雖非黑夜,卻被一大片濃重詭譎的霧氣籠罩,四面天地盡沒於灰暗之中,並有陣陣邪異哭號在村中交響。

  「到處都是妖氣,還有死亡的哀泣……禍斗此妖,究竟做了什麼事……能羅,你可知曉自己犯了何等罪孽?」



  猛地,灼熱與劇痛再起,藺隼閉起雙目,手掌緊壓住胸口的拳印傷跡。

  「噗啊!」

  一片鮮血從口中吐出,藺隼屈膝跪地,掌下所壓之窗檯爆碎。

  噴濺於客棧地板上的血灘,溫度甚高,隱約可見蒸煙徐飄。

  「即使封閉筋脈……魔火灼氣已然侵入五臟六腑,深透骨內,每絲肌理都遭受炎氣攻擊……哈哈哈,能羅,這就是你背離純粹筋肉之道而向妖魔習來的高招嗎?不錯,真是厲害啊……哈哈哈哈哈……」

  放棄對於內息的調理,任由火焰在體內騰繞,藺隼緩緩睜開了雙眼。

  「看來,我活不到半個時辰了。」

  頹坐在地,背靠於牆壁木板上,藺隼綿長的吐出了一口氣,迷茫望向窗外霧氣。

  「從小拜入師門,跟著能羅一起……在師傅門下學習著筋肉之道,追尋力與美的藝術極致,日復一日的鍛鍊,永不懈怠的自我省視……兩人一起遠赴歐洲求學,追求更加奧妙的學識與訓練理論,在傭兵生活中出生入死……是啊,能夠將背後破綻托付出去的,永遠就只有對方,我們總是一直在一起……出生入死,共赴患難……」

  胸口的灼熱依舊。

  一滴眼淚,滑下俊秀的臉龐,混入胸前肌肉上滿佈的汗珠之中。

  「曾幾何時,你卻走上了歧途……曾幾何時,我竟被走上歧途的你給打敗……」

  雙拳,緊握。

  「難道我所追求之境界,我所相信之真理……是錯誤的?只要屈服於妖法,就能粉碎我長久以來努力走過的道路?而我……努力遵循著行正道、滅邪徒的理念,在這個生命將要終結的時刻,到頭皆是空?」



  神思紊亂間,一生經歷快速轉過,最後浮現的,是這個令他印象深刻的村子之一景一物。

  那八名矢志保護冷泉村的孩子,各個都有著無窮的未來潛力,並且,總是以其無盡的團結與勇氣感動著藺隼,剛剛那其中四個人甚至已經為了救他而負傷,在這場大難之中,他們又能支撐得了多久?

  常來聽他授課的銀髮少女,雖然已修成神靈,卻相對的身負重任,此時此刻的她可還安好?

  教堂裡的神父與修女們,依他過去與教廷暗殺機關多有接觸的經驗看來,被高層碰上了大概會被當成異端抓去制裁吧?不過,他們其實都是善良的好人,在這妖霧瀰漫的村中,主的眷顧能保護他們到何時呢?

  和藹可親的村長,想必對這般事件極為痛心吧。

  算時間,義莊那位老婦人現在正該拖著一車燒肉粽回家休息,她在路上可會碰到危險?

  市場賣菜的王大嬸,藺隼能想像得出她高舉菜刀奮力對抗妖物的勇姿,卻不忍設想她將如何的慘死於邪魔爪下。



  耳中隱約又聽見了慘叫聲,他知道,這座小村子已經危在旦夕,那些善良純樸的村民們,使他課堂充滿歡笑的孩子們,現在正遭遇到無可比擬的危險與恐怖,甚至可能已經慘死於邪惡力量之手。

  而他藺隼,卻只能坐在房間的角落上等死?

  抱著對心中真理的懷疑,就此悲哀又無助的腐朽於陰影之中?



  不。



  「既然如此……那請告訴我吧……我所追求的,到底是什麼?」

  「筋肉是什麼?」

  「力與美的極致……又是什麼?」



  半刻鐘後,霧氣翻湧,一條人影昂然出現在大街上。

  周圍,無以數記的妖魔邪鬼,有些是墮落邪化的山精海妖,有些是早先便已成邪的人魂蔭屍,也不乏在鬼門大開時來到人世間的各類猙獰禍害,牠們皆是依從於禍斗、並由其手下大將指揮的魑魅魍魎。

  與村中他處由人所化的怪物不同,他們有智慧,能言語。

  因此牠們輕蔑而對,大聲嘲笑,對於這個不久前才狼狽而逃的失敗者,妖魔邪魅們高舉刀棒、揮舞利爪,一齊大叫大嚷的湧上前,要讓對方悲慘而毫無尊嚴價值的死去。

  直到一記粉碎妖魔的正拳揮出,炸裂那滿天藍色腥血。

  瞬間,靜默。



  「告訴我,什麼是筋肉?什麼是力與美的極致?」

  揚起手,往包圍四周的身影指去。

  「就請你們,親身告訴我吧。」

  仰頭看天,一片灰迷。

  低頭望地,觸目血淋。

  灼熱,持續侵蝕著身體,衝撞著心靈。



  肌肉,鼓起。

  青筋,爆現。

  「這個清晨,將會很漫長。」



          ※       ※       ※



  身體幾乎要焚燒爆裂,腦袋卻是前所未有的冷靜。

  有了在冷泉村居住至今所得的情報,配合傭兵生涯磨練出來的思考判斷力,以及親自巡行於夜中所得之經驗,藺隼知曉,圍在他身邊這些如嶺如浪的妖魔鬼怪,是禍斗手下重要兵員。村內其他地方的活屍怪物缺乏足夠智力,也難以控制,不能聽命於禍斗,而眼前這些妖怪,才是禍斗勢力的根基。

  鬼門一旦徹底敞開,禍斗確是可以擾亂世間,但就藺隼觀察,此妖的野心絕不止於此,為了威懾鬼門內衝出之大批妖邪,除了禍斗自身的實力以外,牠還需要這個代牠行事的軍團,並藉之召攏更多的牛鬼蛇神入夥。

  比起那些曾是熟悉之村民的活屍怪物來說,面對這些妖魔,藺隼更樂意、也更需要動手殺除。

  多虧了他們的集團建制,這些妖魔大多將毀滅村莊的工作交由村民自己進行,牠們則依著號令,齊聚在大街旁的這個空地上,到方便了讓藺隼找上門來挑戰。當然,周圍的所有居民,不論是變成屍怪或仍為常人者,一律屠殺殆盡,只留下塗滿地面的血污……

  因此,再次給了藺隼憤怒的理由,也讓他能夠毫無顧忌的出手。



  然而,除此之外……

  越加滾燙的心中,獨守的,仍是一個信念。



  「告訴我───」

  手背握拳崩出,妖兵面門轟然裂碎。

  「筋肉,是什麼?」

  肘部迅迴,貫爆皮甲下的腹肚。

  「力與美的極致……」

  疾躍續前翻,鋼鑄般的小腿直劈而落,魔靈受擊,自腦天碎至腰下。

  「又是───什麼?」



  戰場,孤影。

  猶如巨神的沉重軀體,恰似翔燕的輕靈點地,伴隨著,在霧中如雨灑下之綠蒼異血,在迷濛無光的晨朝中,身處邪惡之淵,仍有無窮的浩然正氣與如鋼雄肌,遺世獨立而成一個無可摧敗之堡壘。

  最終目的,追尋最原初之理念。

  曾經一同追求肌肉王道,如今揚棄了純粹肌肉理念,改循妖魔邪術───面對燕能羅,這個心中認定其走上了錯誤道路的老友,堅守爆筋信仰的藺隼,卻遭到敗戰苦果,也就意味著,他心中的肌肉美學、兄貴王道,乃是可笑的錯誤。

  真的如此嗎?

  是耶?非耶?生命所剩無多的現在,他將給自己最後一次機會,親自見證此生信念之終點。

  異端術法,又如何!

  魔焰加身,豈懼之!

  為了冷泉村中的善良朋友們,更為了自己生命價值的尊嚴、印證肌肉最強之無上真理,縱然面對無盡魔威……

  亦˙不˙退!



  「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

  鞋足蹬地,藺隼張口狂嘯,一躍沖天,雙手分別伸出,抓住兩隻飛翔霧裡的妖類之頭顱,在半空中交互猛擊,妖首雙雙粉碎,於此同時,他隨即借勢俯衝,直射邪魔軍陣的內部區域,一片騷亂中,又是高高噴濺的邪異血泉。

  飛出、飛出、飛出,帶著無數慘嚎,妖卒魔兵們以放射狀不斷飛出,身上皆蘊藏藺隼之勁力,魔軀落地即爆,妖魔軍中就又多出數起傷亡。

  雙手拽住妖怪的雙腳,無視於其驚恐尖叫,藺隼大力迴轉,以妖擊妖,手上這隻打爛了就扔開,隨手再抓一隻,改以左劈右掃的連續斜斬之勢,雙腳分別踏裂地面,穩穩前進,於魔兵之海中刻劃出一大條裂縫。

  在強力掃蕩之下,縱然性情再怎麼兇殘嗜血,靠近藺隼的妖魔兵卒們仍忍不住開始後退。



  隨之補上者,為一波又一波遠距攻勢。

  來自戰圈外圍,弓矢、尖器、鎚鏈、火塊、冰錐、刀風、還有腐融一切的蝕液,諸番攻勢,好似一塊收束之圓,以孤戰於敵群中的藺隼為中心,圍射而至,部分失去了準頭而打在妖魔同伴身上,而絕大多數,仍舊落在藺隼掃出來的空間之內。

  頓時,地表齊碎,掀起了各式光焰與漫漫砂煙。

  「來吧來吧來吧來吧───」

  手臂肌肉暴漲至極限,左右直伸,身形轉動,以爆筋力量帶起了不屬於常人的奇跡武技。霎時,砂煙如潰逃似往外散出,急速旋轉的巨大身影離地而浮,震飛近身的妖魔攻擊。

  隨後,轉勢傾斜,巨漢陀螺鑽出一條土石長龍,將妖魔軍陣從中切開,噴濺出碎屍長廊。



  以旋轉之勢殺伐出了百丈開外,促然爆音,藺隼身影強硬的站穩地面,瞬間又炸出了勁力環波,魔碎妖糜。

  而那強悍的身影,直直站立,寬闊胸膛劇烈起伏著,身上處處可見傷跡與兵刃殘枝。

  即使用出如此強橫之招,在那如雨攻勢面前,堅實肌理仍被邪力攻入,單獨一傷對藺隼而言不成大礙,然而,如今遍體受創,各式各樣混雜相異的妖氣流竄入體,與原本盤據體內的魔焰灼熱互相碰撞,就像無數起小型爆炸,毀震著藺隼的臟腑筋骨。

  滴在土上的血灘,蒸氣騰騰。

  低著頭的漢子,汗水濡溼了頭髮,平素斯文祥和的面孔扭曲,緊閉著的唇角上,又見高溫血跡流下。

  「吼啊啊啊!」

  上身向後仰去,藍衣壯漢望天一聲戰嚎,聲波激盪,圍聚之邪魔剎然眼爆耳裂,突嵌於藺隼體內之斷兵殘器也被肌肉猛然推出,向外飆射,貫穿無數敵身,擴散拖引出數條血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與藺隼豁盡靈魂的吼聲相對,昏暗晨空裡,傳來猖狂絕傲的渾厚笑聲。



  「終於出現了……能羅。」



  隔絕日光的黑暗雲層中,紅芒乍現,雲底向下突出、爆裂,隨後傳出驚天動地的鬼嚎。

  焰光大熾,染紅了的濃重雲層掀起了波紋,從那天上的赤色缺口裡,火團連綿,降下一道連接天地的魔燄長柱。從中緩緩旋轉降下了一個偉岸身影,黑色大衣飄揚、純白的緊身短褲與上衣勾勒出剛猛軀形,往後整齊梳平的黑髮反照著豔紅油光。

  藐視的眼神,霸氣的身勢。

  昔日舊友、今朝大敵,泉陰七鬼影最強者「禍斗」的手下大將,燕能羅。

  『藺隼啊藺隼,好不容易能茍活一點時間,你就這麼急著想提早送命?』已成魔人之身,每聲字句皆傳盪迴揚,燕能羅踏空而下,輕鬆自如的接近藺隼身前,笑道:『還記得吧,自小時候起,直到從歐洲歸來之前,我倆之實力一直是不分上下,雖然說,我初歸禍斗大人門下之時,是曾因為不熟悉新的力量而落了幾次下風沒錯,但那終究只是個過程───』

  雙手平翻上揚,帶著滿臉的笑容而仰首,彷彿在這片人間地獄裡大行歌頌之事。

  『───是的,一個過程,而這個過程就在不久前到了終點,為我迎來全新的生命與地位……』

  兩腳及地,他緩緩低下高抬的下巴,視線拉平,直望幾步距離外那滿身傷痕的舊交身姿。

  『藺隼,你敗了,壓倒性的慘敗。在我無與倫比的力量面前,你就像初生的稚兒,如此虛弱,如此無力……而現在,你不懂得珍惜那幾個小鬼為你挣來的殘命,又要拖著這副皮囊來對我說教嗎?呵……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笑。

  狂笑。

  輕視萬物的狂傲大笑。

  『好啊!那來吧!反正你這廢物就快死了,念在你勉強爬來這裡的精神可嘉,要說什麼就儘管說,本大爺大發慈悲全都會用心傾聽啊!對啊,就像是,自從我跟隨禍斗大人尋求力量的真理之後,咱倆每次見面你都要邊打邊說的那堆廢話一樣,夠苦口婆心了,這不只像老太婆的裹腳布,根本就是整個老婦村的裹腳布啊!不過沒關係,想想以後都聽不到你嘮叨也還滿感傷的,最後一次機會,你有什麼大道理就全搬出來砸死我讓我痛定思痛痛哭流涕痛不欲生痛改前非,不管你要坐著講趴著講站著講轉著講跳著講倒立講還是跟以前一樣邊打邊講都可以你倒是快給我講啊講啊講啊講啊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麼……」



  『啥?』



  狂熱亢奮的話語後……

  回應的,是一雙淡淡的眼神,一段淺淺的問句。



  「筋肉是什麼?」

  舉起步,向前踏出。

  「告訴我吧,能羅。」

  伸出手,恍若求助。

  「力與美的極致,又是什麼?」

  前進,一步一步,一句一句,直指愕然的老友。



  沒有料想中的長篇大論,未聞預計裡的哀慟控訴。

  此時此刻,燕能羅所面對的,不是聽到厭煩的理念灌輸,而是簡簡單單、語調平板、又似毫無意義的單純疑問。

  『筋肉……』深呼吸一口氣,燕能羅擠出兇狠的笑容:『亂來,這算什麼問題?你一路殺來這裡,想說的就只有這樣?藺隼,看來你連腦子也要被我的焰力熱壞了……那麼,就讓我送你最後一程吧!』

  強壓下心中某種不明所以的不安,燕能羅狂提魔力,右臂纏繞上了一圈邪炎,扭身旋肘,正拳隨弓步而暴烈擊出。

  拳頭,正中藺隼胸口,重疊在之前的舊傷之上,其力道猶勝數籌。

  重擊之下,熱血自口中噴出,胸膛爆出火光的藺隼身形未變,卻緊踩地面的向後疾退數丈,土石崩碎,拉出兩條足印,身後妖魔們本可趁隙舉刀襲之,牠們卻無不爭先恐後的四散逃開。

  退勢停,雙足深陷於地面碎礪中。



  「這就是筋肉……這就是力與美的極致?」

  頭低著,喃喃自語,然後果決的搖頭。

  「不對,這不是答案……來,快告訴我───筋肉,是什麼?」

  『你?!』

  「力與美的極致……又是,什麼?」



  有問題。

  佔盡絕對優勢的燕能羅,眉角緊繃,額角開始泌出冷汗。

  言語說不上來,但一種打從精神深處的顫動,告訴了他,現在狀況的絕對異常。

  不久前的同樣一招,讓藺隼哀嚎著滾倒塵埃,是的,他還清楚記得,那瞬間心中高揚的快意,那強大力量帶來的無比自信……但是,才經過不到半個晚上,藺隼以重傷之身直接受此絕招,卻還能站著?

  不……還有個無論如何他都抗拒面對的疑問。



  為何,藺隼要重複著那個問題。

  即使傷勢加重,仍然不同復頌著的強烈執著。



  『瘋了……對,他一定是瘋了,他只能是瘋了。』

  輕輕搖頭,甩去莫名又模糊的一絲思緒。

  燕能羅重新掛上充滿自信的笑容,四肢軀幹貫滿力勁,同時催動無上邪功,霎時,焰光環繞在蓄勢待發的雄軀之上,足下地面碎作數大塊,深色石岩上出現紅溶之態,強風自燕能羅周身旋出,靠得近些的魔兵妖卒們紛紛退倒。

  『這次,我就,毫不留情的,殺˙掉˙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風衣翻揚,燕能羅全力一踏,帶著火光殘影向前衝出。

  對面,紋裂的鏡片上火光映照,藺隼以相同之勢疾驅,直迎來襲之敵。

  強烈氣流中,即令是籠罩全村的濃霧也為之散開。砰然巨音,兩個堅實拳頭準確的互相擊上,火燼飛散,勁風四溢,兩人身形皆維持著相擊之勢而未動半步,然而燕能羅臉色未改,藺隼卻臉色扭曲、緊閉的嘴唇也止不了鮮血外噴,滾燙血珠接觸到更為高溫的燕能羅妖火,轉眼便蒸散飛消。



  一招方止,次擊已至。

  「嗚哦嗚哦嗚哦嗚喔喔喔喔喔喔──────!!!!」

  『啊喳啊喳啊喳啊嗄嗄嗄嗄嗄嗄──────!!!!』

  形若暴雨、氣如殞彗,連續大量的悶沉重響連接得難以區分,兩個威武強者,雙重的極致力量,藺隼與燕能羅交相擊出百裂千分的拳形臂影,打在對方胸上、腹上、肩上、腰上、面上,以及最多的拳上。

  力勁激爆,流星連擊的盡頭,兩人同時被對方全力施為之一拳擊飛,燕能羅後翻一圈,重重踏落地面;藺隼濺血飛出丈外,在地面上翻滾數圈而停。

  隔著粉碎的數丈地面與尚未合攏之霧穴,兩雙銳利眼神,激劇碰撞。

  「來吧!」

  一聲雄吼,藺隼雙手大張,雙腳在岩石尖端一弓曲一獨立,冷靜的表情突然變動,成為像是狂笑到一半凍結住的誇張表情,正是使出他格鬥奧義的前奏。

  『用這招……了結你的性命!』

  暴嚎大響,燕能羅兩臂灌滿力道,成拳分別平舉向前後方,一腳單獨踩在屋簷,一腳呈往外踢舉之勢,猙獰的笑臉上連舌頭都在甩水,方為驚天絕技的起手之勢。

  兩道身影騰空飛躍,屈膝、橫體、一足蓄力而出,是相似的飛踢之姿。



  一者,焰光冒竄,恰如赤犬撲殺。



  一者,以鑽勢疾旋,力開天地。



  在漫天濃霧與無盡的黑暗下,摯友、仇敵,豁盡一切的相互重踢。

  再一次的,也是之前數次衝突所無法比擬的,那風、那焰、那崩毀環境之駭人力道,瘋狂暴虐的四散而開,挖起了地面土層,吹倒了殘宅敗屋,摻雜著被捲入的妖邪殘軀與更早之前即已死透的遍地人屍,火光風捲到處襲虐,巨岩小石凌空而翔。

  暴亂過後,衝突點上成了一縱長近百米的凹坑。

  妖魔軍圍上坑旁,短暫沉默,隨後一齊暴出大片歡呼怪叫。

  數處破碎的黑色風衣衣襬,與其主人一起從霧中出現,燕能羅雙腳浮空,緩慢下降至到坑外,冷眼俯望。

  圓坑底部,藺隼掙扎著勉強站起,卻難以施力,像是一次又一次的在塵土中翻滾打轉,捂嘴一咳,再往前栽倒,血染之土溫度熱燙得令人難耐。

  撐著膝蓋,他低下頭。



  「答案呢?」

  『什……』

  「這樣,我還是不能明白啊……」停頓,艱困的呼吸著,藺隼續道:「能羅啊……難道連你也無法回答我?這世上誰能回答?我該找誰解惑……筋肉,是什麼……力與美的極致,又是……」



  『好了!夠了!』突然張嘴大喊,燕能羅眥目欲裂,伸手指揮著妖魔大軍:『你們這些廢物還等什麼?那傢伙沒剩幾分力氣,趕快去把他給我殺掉殺掉殺掉!馬上殺掉!提他腦袋來的可獲重賞!』

  號令一完,魔兵們迅速由鼓譟轉為行動,大批衝出並淹沒了圓坑。

  此時,燕能羅才忽然想起……為什麼自己還要多此一舉,照理說,現在只要跳下坑去,隨意一擊就可讓那個男人粉碎,為什麼還要特地命令魔兵們去動手殺之?

  他不懂。

  他不想去懂。

  燕能羅,就這麼靜靜站著,雙眼觀望。

  巨大土坑中,處處塞滿了魔兵妖卒,獨立於其中的藺隼勉強應對眾妖,扭下頭顱、踢飛身軀、夾腕碎妖腦、蹬腳斷魔膝,以近身格鬥武技連續破敵,但如今體力耗弱、內傷沉重,難以使出任何足以突破重圍的極招。

  即使如此,掌握大局的燕能羅,心中卻莫名的越發紊亂

  『為什麼……為什麼在這個時候,你卻還在思考那種事情?』

  燕能羅看得出來。

  在苦戰的同時,藺隼面容上的緊繃並非來自於疼痛、憤怒、絕望或恐懼。

  那種神情,那種毫不放鬆但平穩沉靜的神情,乃是屬於一個思考者的苦惱。



  殺伐持續著。

  坑底與坑外的兩人,依然沉浸在各自的疑惑中。

  但是,在迷惑未除之前,終結時刻已然到來。



  「喔啊啊啊啊啊!」

  一聲高喊過後,妖魔軍團又陷入了膽怯的沉默中。

  藺隼,渾身浴血,單膝著地,如一座雕像似的跪著,身旁是他以體內最後潛力所震爆的大批妖魔,喚醒了妖魔們的恐懼……但是,也從這一刻起,他就真正掏空了一切,此刻存在於此的,只是一個油盡燈枯、氣餘殘絲之軀體。

  燕能羅知道是怎麼回事。

  他的魔焰,那扭轉他與藺隼之間優劣地位的一擊,終於將藺隼引導到了生命終站。

  這下,確實誰都能割掉他的腦袋了。



  『……不要封賞了嗎?你們快把工作做完吧。』

  隨意下了道指令後,燕能羅轉身,大步往土坑外的平地踏去。

  現在,他不再需要有所顧忌。

  在眼前等著他的,是一片弱肉強食的黑暗,是禍斗即將建立起來的煉獄世界,也將讓他到達力量與權位的極致,除此之外,不論是回憶或手下敗將,一概不必理會。

  接下來,就要準備迎接這個小村的新面貌……



  冷泉──鬼村。



















  「哈……哈哈……哈哈哈………」



  笑聲。

  燕能羅停住腳步,面色僵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沒錯,是笑聲,藺隼的笑聲。

  中氣充足的長笑,但與燕能羅的囂狂不同,這笑,是開悟後的暢快之笑。

  「我知道了,我終於明白了。」

  依然重傷瀕死,依然性命無多,現在的藺隼卻傲然而立,從那歡悅臉龐上流下的,是真誠歡喜之淚。



  「原來,答案就在我自己身上。」

  「筋肉出自於我,筋肉由我鍛鍊而成,而力與美之道也就從中而出。」



  「筋肉,就是我。」

  「我,就是力與美的極致。」



  話聲一落,藺隼身形不動,周身衣物忽然爆裂而開,連同破碎眼鏡與貼身衣物也絲毫不剩。

  渾然天成之雄壯身軀,他完全赤裸著,驚心動魄的力與美表現而出,震撼天地,連重力也為之傾倒,在時空次元的大波嵐中,展現出身軀最完美、純粹之面貌的藺隼離地而起,飛騰空中,渾身肌肉油光散發出強烈熾芒,遮天掩地。

  妖魔軍眾們癡了。

  仰望奇象,燕能羅不由自主的留下眼淚,也癡了。

  這是,窮極肌肉王道的至強、至美之景。

  毫不保留、毫不遮掩的,完全展露。



  「能羅……接我最後一招。」






  「全˙裸˙降˙伏˙斬」






  右手舉直,掌刀劃出。

  未有強烈衝擊,不聞強烈爆音。

  這是筋肉的旨意,世間萬物事象皆當遵從。

  這一斬,劈裂了整個冷泉,成為一條橫跨大街的無底斷層。一瞬之間,龐大的妖兵魔卒臣服於這宇宙至美,在無可名狀的感動下全數粉碎消散。



  『這就是……最極致的……』

  最後未完之語,最後感慨的微笑,燕能羅張開雙臂,擁抱了吞沒自己的美之浪潮,隨之消逝無跡。



  在強烈的肌肉油光中,赤裸的雄壯男子獨自浮空。

  藺隼,他神情祥和,盡情感受著這領悟王道的時刻。

  待光芒散去的瞬間,他的身影也消失在這個世上。

  帶著及達王道的滿足、以及希望冷泉村度過危機的祝福,化作點點光輝,飄散而盡。





  
【END】


品字-鬼神錢鬼 在 星期日 十月 29, 2006 4:14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雅虎訊息通 MSN Messenger
品字-鬼神錢鬼
村民


註冊時間: 2003-10-12
文章: 495
來自: 亞馬遜大冰河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十月 29, 2006 3:54 am    文章主題: 附錄 引言回覆

【附錄 返鄉時間表】



前一日 23:XX 王爺廟:乾軌通知王爺廟,王爺出海
第一日 00:XX 王爺廟:鬼門開
          全村:群妖起亂
          村中:藺隼VS燕能羅
          全村:八家將出動
    01:XX 村中:藺隼敗,被救出
          王爺廟:玉老闆抵達,鬼門暫時關閉
          外海:戰艦毀壞,王爺開始返回
          王爺廟:玉老闆與乾軌離廟
          海岸:禍斗VS玉老闆,玉老闆亡(未成文之外傳 最後的典當品)
          大宅:大宅被戰鬥波及毀壞
    03:XX 海岸:王爺趕回VS禍斗,廟祝亡
          教堂:禍斗焰擊毀壞教堂,小波死亡,三人娘逃離
          王爺廟:禍斗入眠,控制鬼門,王爺散盡功體
          全村:迷霧起,村人妖化,全村異變
          王爺廟:鬼門再次不穩
    05:XX 大街:《最長的早晨》
          客棧:陸二離開客棧、死亡
          打鐵舖:李德包背著裝滿金屬武器之木箱逃出
          水井:教堂三人娘負傷逃進水井
          村中:乾軌小二相遇
          地下:教堂三人娘建立防禦結界,陸續虛弱而亡
          永生堂:李德包及在村中奔逃的李道端逃至,與留守的秦柏式會合
    10:XX 客棧:村長於客棧聚集村人,建立防線
          大宅:乾軌小二趕回,擊退大宅屍群
          村中:家將其四陣亡,餘下四人遊擊各地
    12:XX 村外:談鈴進入迷霧
          客棧:義莊屍群湧至客棧,村民防線告急
          大宅:乾軌與小二外出探查
          村外:談鈴遭遇鬼車,逃離,進入村中。
    13:XX 大街:談鈴與乾軌小二相遇
    14:XX 大宅:談鈴等六人商討
          當舖:當舖結界破壞,貓妖張迎賓亡
    15:XX 大宅:窮奇來襲,四人死亡,小二與談鈴逃出
          街道:小二被窮奇追上,小二死亡
          當舖:談鈴迷途而至,馬上離開
    16:XX 客棧:防線被破,生還者全滅,四家將晚到一步,擊退屍群
          海岸:談鈴擊倒賣蝦醬的小姐(妖化),前往大街
          大街:屍群圍上,談鈴被家將所救
          海岸:不可殺操控軍艦殘骸回村
    17:XX 客棧:談鈴與四家將會合
    20:XX 客棧:僵屍包來襲,談鈴與四家將突圍,知芸擊殺張需光(妖化)
          永生堂:不可殺來襲,秦柏式、李道端、李德包亡
          王爺廟:禍斗意識持續壯大,村中異象發生改變
          村中:黑鴉VS不可殺,談鈴四人逃出,黑鴉亡
    21:XX 永生堂:談鈴等人抵達,僵屍包來襲,談鈴與藍家姐妹跌入地下並昏迷,知芸亡
    23:XX 地下:牡丹燈籠來襲,藍家姐妹亡,談鈴逃出
          水井:談鈴回到地面上
第二日 00:XX 王爺廟:談鈴與邢小絲見面,禍斗意識開始活動,談鈴入鬼門,邢小絲亡
          鬼門內:大團圓……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雅虎訊息通 MSN Messenger
GDRS
村民


註冊時間: 2003-08-12
文章: 776
來自: 下水道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十月 29, 2006 7:29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沒錯!
沒錯呀!

錢鬼 在下就正等你這一刻!
肌肉 汗水 男人與男人之間的高昂

最後那招全裸降服斬 真是他O的強而有力 強而有力呀><
雖然在下險些以為他會發出極上膀胱劍XD

這真不虧是補完外傳 補完遺憾呀(謎)!!!><

_________________
telnet://bbs.bs2.to
P_GDRS 史萊姆的下水道
http://www.plurk.com/GDRS
碎碎念版
http://gdrs.pixnet.net/blog
好像是部落格
越來越不知道自己的大腦內容物的史萊姆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AIM Address 雅虎訊息通 MSN Messenger
空影
村民


註冊時間: 2003-03-05
文章: 873
來自: 美國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十月 29, 2006 12:04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肌肉啊!!(某空捂著濫掉的眼睛大喊)
不知道為啥想到很恐怖的東西
TIP:大中華加濃砲 XD

_________________
宿命轉動契合的齒輪,封塵的定律再次運行
命運女神撥弄的小品旋律,撫過隱藏在輕浮樂曲下的戀情
帶著歡笑、淚水以及熱情的深吻,發生在平凡少女身邊的小小故事
《異吻》
不定期撥出(orz)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雅虎訊息通 MSN Messenger
蝦米
村民


註冊時間: 2006-12-05
文章: 1185
來自: 蓋世無雙絕代雙刷超級哈拉二人組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十二月 08, 2006 3:25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哇, 真的還是滿滿筋肉的故事...
真不愧是錢鬼...(原來大火快炒不是筋肉的最強絕技, 全裸降伏斬才是)

_________________
新的部落格架設中,有空來幫我餵餵魚~
http://wind-whisperers.blogspot.com/

出沒地: telnet://bs2.to SDstory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冷泉鬼村∼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無法 在這個版面附加檔案
可以 在這個版面下載檔案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