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陰俠詭業 國中篇 第二章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科幻/幻想貼文區(版主─GDRS、浪跡天涯的吟遊詩人、引渡者之鴉、小藍魚、藍色月亮)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崇幽-拉爾



註冊時間: 2013-11-26
文章: 17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六月 11, 2014 2:20 pm    文章主題: 陰俠詭業 國中篇 第二章 引言回覆

  將她從水裡撈起,抱到房間之後,我才發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這裡的天氣沒有南方國度那番溫暖,不趕緊把濕衣服換下準會生重病。
  但如果現在叫人,定會被起疑,幸好我房裡毛毯、浴巾夠多。
  
  我先用三條浴巾將她整個人圈起來,抱到火爐旁,隔著浴巾把濕衣服全數脫下,然後拿毛毯裹在浴巾外,頭髮也是一樣。
  等乾得差不多,我才將人抱到床上躺好,隔著毛毯把浴巾取出。
  呼。我不敢想像接下來的後果會是怎樣了。
  
  當我拿起她的濕衣時,有塊東西從裡面掉了出來。
  拾起一看,竟然是鬼哥哥的令牌!
  「這來路不明的女人到底是誰?」搬了張椅子坐在床邊,我看著因驚嚇過度而失去意識的她,繼續檢察衣物內還有放什麼東西。
  
  夜深了。
  我取下架在爐火邊,差不多乾透了的衣物,準備再隔著毛毯替她穿回去。
  或許我的動作太慢了,才剛拿好衣物,就看見她從床上爬起。
  毯子從她上半身滑落,我張著嘴巴僵在原地,她則面紅耳赤的拉回毛毯縮到角落,對我尖叫。
  我愣了好久,直到守衛的聲音從房外傳來,才抓著衣服,用最快的速度將她抱離床舖,躲進臨時設下的結界內。
  由於她不斷想脫離掌控,我只好將左手伸進毛毯內,扣住她左胸,輕聲威脅道:「妳再反抗,我就殺了妳。」
  果然,她被我這個舉動嚇得魂不附體,放棄了掙扎,怕我真一氣之下抓穿她的心臟。
  我將衣物放在她身旁,右食指抵在嘴唇上說:「答應我不要出聲,乖乖睡覺,這樣我才會放開妳。」
  她點點頭,閉上眼睛。
  我放下她,鬆了一口氣,退出結界外去面對那些守衛。
  就這樣。夢醒了。
※  
  「異種部招募所」是光捷快遞公司的第十一支分部,目前暫駐於新竹市最高的建築物──國×飯店。
  夢醒之後,我發現自己回到了平常在飯店使用的房間。
  丟在衣櫃旁邊的行李被翻得亂七八糟,我撫了撫額,下床去整理它們。
  整理好之後,我打開辦公桌上的檯燈,繼續寫傳說故事。

  「嗚……旌∼大家都以為妳死掉了呢!嗚……」
  「喔。」
  「妳知道我有多擔心妳嗎?」
  「不知道」
  「跟妳說喔!我剛剛跟逢倩幽打架。他把我的面具切成兩半,還讓我破相。妳看!」
  「嗯。」
  「旌∼幫我擦藥好不好?」
  「不要。」
  「喂!才幾天沒見面,妳好像變個人似的。」
  「喔。」
  「不好奇是誰把你救回來的嗎?」
  「你滾。」
  我兩手抓著自動筆往淚眼汪汪的雙目戳去,他輕輕一閃,消失在空氣中。
  他說得沒錯,我好像真的變個人似地,連原因出在哪裡都不知道。
  過了幾分鐘,房門被打開了。
  走進來的是一個陰陽人及兩位小屁孩。
  「姊姊!」羅米跑過來,將頭埋在我的懷裡說:「波……波卡好怕姊姊死掉……不要再離開我了……波卡會保護好姊姊……永遠永遠……」
  我抿著嘴唇,輕輕拍打著他的背。
  過了一會,逢倩幽突然面露驚恐的說他看不見我的記憶。
  我心想,這傢伙腦袋有問題嗎?但下一秒,我就因想起某件事,而收回對他的鄙視。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等羅米不哭後,我拿著保溫瓶到額外增設的飲水機裝冷水喝。
  「妳為什麼都不理我?」逢倩幽站在我背後,嘟著嘴巴。
  「我憑什麼裡你?」
  逢倩幽聽了,變成一個很漂亮的大姊姊,指著我尖叫:「憑……憑我是妳前世的未婚妻──」
  「噗──咳!咳!咳!」嗆到喉嚨就算了,為什麼噴出來的水裡面會有血?
  「果然。」逢倩幽抿了抿嘴唇,變回戴著面具的青少年說:「妳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後,就像這個情況,只是鼻血沒有噴那麼多。我不是故意的。」
  我聽了,不爽地將染血的一大團衛生紙往他臉上丟,然後大吼:「這是什麼爛理由啦!」
  「不然我要說什麼嘛!」
  「好啦!你們兩個別吵了!都給老娘安靜!」梁桔梓用打狗棒擺平一切後,拾起我放在桌上的作文紙。
  逢倩幽傻了眼,追問著兩名面面相覷的小凶手,為什麼她會出現。而我則絕望的跪在地上,看著梁桔梓拿紅筆在紙上畫了顆鴨蛋。
  梁桔梓先解答逢倩幽的疑惑,從口袋裡拿出另外一個易嘴舒的鐵盒,把他吸進去:「你以為入口就是出口嗎?」
  「張風旌!告訴妳多少次,我要作文,不是小說!」她再次舉起打狗棒,修理我一頓就跑了。
  我痛苦的趴在地上,對著兩名小屁孩喊道:「喂!波卡,銀仔你們要給我面面相覷到什麼時候啊?」

  「光捷快遞公司」的每一支分部皆由主管為核心,再加上六種單位:送貨員、推銷員、間諜、狩獵者、特務、駭客所組成;其中,送貨員與推銷員的人數最多。
  「只要你聽的到我們的聲音,看得見我們的存在;只要你不是普通人,禁得起我們的考驗,你,將一輩子不愁吃穿。」
  這段是我一年前接到一通保密電話後所寫出來的短句,我將它寄到指定信箱,幾天後,一份炸彈包裹早上七點半時在一年一班的教室裡被引爆了。
  那時我剛好去打掃外掃區,沒看到整個事發經過,只知道有很多平常一直欺負我的同學被炸傷送醫。
  事發後的第二天,梁桔梓老師提著一個被打成豬頭的陌生學長來教室找我。
  她先把他整個人嵌進走廊天花板,再打開背包裡的十吋筆電,放到桌子上,撥放一條短片給我看。
  首先,畫面是剛才那位學長沒被打成豬頭的臉,笑得十分詭異,接著,慢慢離開鏡頭。
  他的身後是我座位,我看見自己原本沒放任何東西的桌子,被擺了一個禮盒,上面大大的寫著:「小旌美眉要送給錫克葛格的愛之禮」還附上一枚唇印。
  我看了一陣反胃,衝到教室外的水溝大吐特吐。這根本是無中生有的事,後面接下來會怎樣我大概都已經知道了。
  等那些受傷的人回到學校,一定又會對我惡言相向。為什麼會這麼衰啦!
  「你可以把嘔吐物裝給我嗎?它可以加進飲料給客人喝。」被嵌在天花板的陌生人,不曉得用什麼方式把自己弄回地面了。
  我吐完後走到洗手檯掬水漱口、拿下眼鏡洗臉。
  「別不理我嘛!雖然問題很奇怪,但我沒有惡意呀!」陌生人站在我背後說:「昨天,我終於看完所有寄來的短文了。我決定選你的作品當作為公司的文宣,獎賞是給妳一個不錯的肥缺,不可以拒絕,否則妳弟弟……今天晚上八點帶著所有家當來國╳飯店找我,記得喔∼」
  我關上水龍頭,拿小毛巾擦臉,戴上眼鏡,走回教室,繼續寫剛才停筆的故事,不想再理會任何人。
  然而梁桔梓並沒有放過我,上課中打完沒多久,她就以有事找學生為由,把我連人帶椅拖出教室。
  
  我很慶幸自己的椅子沒被弄壞,畢竟這已經是第六張了,我可不想再去髒兮兮的倉庫找啊!
  「張風旌,雖然我們才剛認識沒多久,但那傢伙有多厲害,妳剛才也見識到了。我勸妳還是答應她比較好,不然弟弟發生什麼事,可不是報警就能解決的喔!」
  我嚼著梁桔梓不曉得從哪弄來的零食,對著吊扇不斷眨眼,希望自己能像數位相機一樣,把旋轉中的吊扇「看慢」。
  「妳就不擔心妳弟弟的安危嗎?」梁桔梓抄起她插在參考書堆中的打狗棒,筆直朝我頭頂揮下。
  阿鳥維(「我的媽呀」的台語發音)。反射性往旁邊臥倒、滾地之後,我看見自己的第六張學生椅被打爆了。
  
  我其實一點也不擔心羅米,因為他總能替自己化險為夷,讓我這個只會丟家人面子的姊姊感到十分驕傲。

  經歷一番「轟轟烈烈」的棒擊之後,陌生人從外面走進來,對著攤在地上的我露出一抹邪笑。
  「人的忍耐是有極限的,如果你不是『那個人』要找的對象,我也不會被迫大老遠跑來這種地方跟你死纏爛打。」梁桔梓放下武器,拔開斷水的紅筆筆管,抓起我的右手腕,在大拇指滴上墨汁,按到她事先準備好的賣身契。
  我就這樣,非常倒楣地成為光捷快遞公司史上最年輕、文武皆不成材的間諜。

  等我可以勉強從地上爬起來時,下課鐘已經打完三分鐘了,剛好同班同學司訓文來找梁桔梓鄰座的侯雅老師,見我一副慘樣,二話不說,將我背到保健室。

  護士阿姨狐疑的望著司訓文問:「同學妳說妳背同學來擦藥,但是人呢?」
  司訓文沒有回答,將我放進寢室,鎖緊門窗拉起窗簾,確定陽光已不會照近來後,從口袋裡拿出一支手電筒,打開後朝著我照過來。
  光使我的衣服、皮膚變成透明色,血管、神經、淋巴腺、肌肉、骨頭、筋全都一覽無餘。
  當照到肩夾骨及右大腿連接上半身的關節時,我看見她為此各皺了一次眉頭。
  檢視完後,她關掉手電筒,冷不防地伸手朝那兩個部位,輕輕按下。
  「ㄨㄛˋ」我反射地將左手按壓在兩根肩夾骨中間,右大腿連結上半身的關節,則是非常用力地抽蓄好幾下。
  司訓文見我這般反應,收回手,拿了跌打損傷的噴罐說:「妳的身體構造和一般人沒什麼不同,但剛才的跌打及皮肉傷,竟在一小時內復原,我想,妳應該就是『那個人』所說的『不死之身』吧?」
  她亮晶晶的眼神使我不寒而慄。原來司訓文妳跟陌生人是一夥的。我必須逃,就算已經被迫簽下無法毀掉的賣身契。
  該怎麼辦呢?她比我高一個頭,跑步又是班上女生第二快的,窗戶被裝了鐵欄,想爬也爬不出去,門又被她擋著,現在寢室裡只有我們兩個人……
  就在我不知該如何是好時,司訓文柔聲問道:「旌,我知道妳討厭說話,但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妳要逃避嗎?我們只想幫妳,並沒有惡意,真的。」
  「少騙人了!」我掄起拳頭往司訓文揮去,卻被一個孰悉的身影給擋住。
  我崩潰了。淚水自眼角滑下,低落在羅米的衣襟上。
  幾個小時前還活蹦亂跳的小屁孩,現在遍體鱗傷地抱著我,用虛弱的聲音說:「姊姊不要哭,他們不是壞人。很抱歉,到現在才告訴妳,我……」
  羅米後面說了什麼,我暫時不想寫出來,因為那是一段,我這輩子,最不堪回首的,記憶,也是他們找上我的理由。
  我有太多的把柄被他們緊握著,不得不臣服。
  羅米希望我可以對自己負責任,借用他們的力量,完成我來到這個世上的任務。
  「問題是,我辦得到嗎?」我晃了晃已經失去意識的羅米。
  
  「有人說,命運是可以改變的,但要付出多少代價,沒有人知道。」梁桔梓轉開上鎖的門走進寢室說:「在此的所有人,包括我,全部都曾經和『那個人』簽過契約。所以,辦不辦得到,全要看你拿什麼東西來交換。」
  陌生人在梁桔梓講完話後憑空出現,摘掉眼鏡,用散發著紫光的右手掌,遮住我右眼十一秒,然後,一堆看似用0.3油性紅筆寫的小字出現在他掌心。
  由於我近視度數超過三百,導致無法來得及看清楚那堆蟲字的內容,就被陌生人「收」進梁桔梓那張賣身契裡,左手放了一團夥把它燒掉。
  我喜出望外,以為賣身契已經被徹底毀掉了,誰知,他竟吐出這麼一句:「從今以後可愛的張風旌妹妹,就是我們『異種物招募所』的第一任間諜。」讓我失去理智,舉起滿身是傷的羅米砸向他。
  梁桔梓與司訓文幾乎在同一時間摀嘴、瞪眼、深深吸氣。
  羅米,姊姊對不起你……
  護士阿姨、梁桔梓、司訊文看到羅米和陌生人「相撞」噴血後,就嚇昏了。
  派出所與消防局皆在學校附近,而保健室的對面就是校門口。
  我索性不打電話,直接拿了個推車,把血淋淋的兩人一起拖到派出所,請警察們處理。
  
  救護車將傷者送往醫院後,我被留下來做筆錄,而警方則派人到學校搜證。
  等我把炸彈包裹到推車來派出所,這段時間裡所發生的事寫完,已經天黑了。
  檢警時起我的稿子,看完後說:「嗯。寫得還不錯,但速度太慢囉∼作文最多只有五十分鐘可以寫喔!」
  血水從鼻孔滴落。
  拿著稿子的檢警在我抬頭時,變成漂亮大姊姊了。
  她有著能夠迷死男人的美貌及身材,但不知為何,四肢與脖子皆被牽上鐵鍊的鐵環緊緊扣著。
  我沿著一路往源頭看,鼻血又自動增倍滑落。
  梁桔梓,在一般人面前的身高是一五三,體重一百公斤以下六十公斤以上,然而,她現在竟變成身高一六零以上,體重六十公斤以下四十公斤以上的妙齡女子。
  漂亮大姊姊見我流鼻血了,面紅耳赤的一掌揮過來,霎時,一個紅紅還在冒煙的掌印出現在我右臉頰。
  她奔去找正在和檢警談話的梁桔梓尖叫,說他遇到變態了。
  梁桔子撫了撫額,丟了一包面紙給被拷在長椅上的我。
  接住面紙後,我看見跟梁桔梓談話的檢警抽了好幾下睫毛跟嘴角。
  半小時後,檢警解開手拷,讓梁桔梓拉著我坐上她的摩托車,以時速八十公里飆離派出所。
  
  「現在六點十九分,我先帶妳去吃飯,晚一點再載妳回家拿行李。」她說著,大剌剌的騎上交流道。
  剛好這時是下班的尖峰時段,路上擠滿了車潮。
  梁桔梓和我都戴上防毒面罩,在細縫裡鑽來鑽去。她利用這緩下來時間,說了一些小故事給我聽。
  我聽得津津有味,並將它們全部記到腦海裡。
  「聽完了這些故事,妳有什麼感想?」
  「不知道。」我最討厭掰心得了,作文也是。
  「妳喔!唉……」良傑子無奈的說:「那把才那些故事寫下來行嗎?」
  我點點頭。
  「好。以後這就是妳的工作了。把我們指定的內容寫下,一個字一塊錢。」她說,將車子騎下交流道,直接飆到馬偕醫院前面的麥當勞。」
  我下了車,脫下防毒面罩告訴她:「我只是為了波卡的願望,暫時臣服而已。」
  「若我們幫妳找到『她』呢?」她神秘一笑,把摩托車變成手鐲戴到手上。
  我抿了抿嘴,拉開店門:「再說。」
  
  『※※※我最親愛的徒弟你終於來了∼』(※※※是什麼,容我暫時消音,因為故事沒有梗就不好看了。)
  我剛步入店裡,就被一個正在拖地的男員工丟拖把。
  梁桔梓在拖把貫穿人前,抓住我的後領往下拉,一腳把拖把踢向收銀臺。
  「阿格!她現在是我的學生,不是你以前最親愛的徒弟。所以,請好好對待她。」
  『我知道。只是試探一下而已。看他是否還有保有我教導她的技能。』
  「恐怕要叫你失望了。她現在除了不死之身,就已經沒有其他技能了。
  梁桔梓跟丟拖把的人聊起天來了。
  賞我巴掌的漂亮大姊姊從梁桔梓身體裡跑出來,再丟拖把面前轉了一圈,興高采烈的問:「老公怎樣,我今天票不漂亮?」
  丟拖把的嚇一大跳,壓低帽沿,摀著發紅的臉跑到收銀臺去跟同事拿回拖把。
  漂亮姊姊見他逃了,嘟起嘴,在原地轉了一圈後,不顧因看見一瞬間變成妖豔美女而噴飲料、嘔吐、流鼻血、呆愣的眾人,飛奔進男廁,尋找躲在裡面的情人。
  梁桔梓找了個位置,拿著面紙,邊擦我流出來的鼻血,邊告訴我漂亮姊姊、丟拖把、陌生人、司訓文、羅米跟她之間的關係。
  我點點頭,向起身要去點餐的老師道謝後,拿出筆記本,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記錄下來。
  老實說,我是一個沒有安靜環境,就不願意動筆的人,但未了羅米根生活費,我還是拼了。
  寫著寫著,我突然覺得四周的喧嘩聲漸漸變小了。
  抬頭一看,有三個大男生圍在我旁邊,看著寫不到三百字的文。
  「姊姊加油啊!為了買真正的房子,我們要多賺錫克哥哥的錢,然後毀掉我們之前被逼簽下的契約!」其中一位帶著黑框眼鏡的男生拍了拍我的頭說。
  另外兩個男生也跟著附和,使我非常想拿筆戳人。
  「咦?你跟波卡不是被送醫了嗎?」梁桔梓把擺滿食物的盤子放到桌上對陌生人問道。
  「對呀!但我們半路就逃回公司了。」
  羅米扭抱兩包番茄醬,把醬汁噴得到處都是,幸好我即時闔上筆記本,不然累積起來的兩百塊就要毀了。
  我看著變成大男生的羅米,雙手交叉在胸前,冷臉說:「太不公平了,為什麼你有辦法變回原來(前世)的樣子,我就不行?」
  「妳這個看見美女就流鼻血的死變態沒資格抱怨!若真讓妳變回原來(前世)的樣子,全天下的大姊姊都會遭殃的。」
  「波卡你好過份,以後我都不要理你了。」
  「不理我啊……啵!」羅米打了個響指,從剛才到現在都沒有做任何反應的大銀髮男生,從座位上站起來,變成一隻銀色中國龍,張大嘴巴,兔出兩個大酒罈。
  我冒出許多問號,不知道他們在玩什麼把戲。
  「如果妳不理我的話,我就把它們全部丟掉。」羅米命令銀髮大男生把酒罈裡裝的東西全部倒出來。
  書桌、椅子、茶杯、衣服、褲子、內衣、內褲……一堆生活用品散在地上,我忍不住開始緊張了。
  「還有,妳丟掉性命也要保護的原創小說原稿,在我手上喔!」
  「別要啊!還來!」我投降了,什麼東西都可以丟沒關係,求你千萬別把它毀掉。
  「波卡,拿來給我看看。」梁桔梓啜了口咖啡,一把拿過筆記本。
  ※
  N年五月十八日上午八點十分,國╳飯店第十一樓某包廂內,逢倩幽盤腿坐在地上,瞪著剛才跟他打架,線在正坐在好幾部電腦前瀏覽資料的少年。
  「我的自介……啊!找到了。」少年按下Enter鍵,讓分散在包廂內最大投影螢幕,顯示他用多國語言寫出來的各種自我簡介。
  逢倩幽認真的讀過一回,並順便以同樣的介紹方式,找紙筆填好,用法術把它變到少年的面前。
  他等少年看完後說:「我知道會來這裡的人,都是把柄被你們緊握的,我要先說,我不在乎你們對我怎樣,但錫克主管,如果你敢搶走我的未婚夫,我絕對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你……你怎麼知道我喜歡旌?」錫克緊張的問。
  逢倩幽說:「因為『看』得出來。你這條走狗葫蘆裡賣什麼樣的藥,我一清二楚。」
  錫克聽了,不高興地想從座位上跳下來和他一決高下,卻因想起自己被打敗而止步,面紅耳赤的繼續敲鍵盤,打完最後一個字後,在次將內容呈現到大螢幕上。
  「小幽,這些就是我給你的報酬。另外,恭喜你成為本招募所的第一個特務,只要好好幹,你就有機會拿回契約,並斬斷它所帶來的羈絆。」錫克從座位上站起對著逢倩幽九十度敬禮:「以後公司所有人的安全都要勞煩你跟阿格了。擁有『她』賦予你最大外掛的逢倩幽。」
  逢倩幽咒了皺眉:「怎麼跟當初挖角我未婚夫的態度有點出入?」
  「啊,我不知道我那時在想什麼。呵呵。喝呵。」錫克敷衍的回答,並命站再角落的服務生拿一個不袗箱,放到逢倩幽面前。
  逢倩幽打開箱子,裡面什麼都沒有,他關上箱子,一腳踩爆它。
  錫克一陣欲哭無淚,因為那箱子是他研發出來給員工,就算掉進地心、三度空間之外的地方,GPS都還收得到訊號,遭到外務攻擊也不會毀壞的工作箱。
  逢倩幽深吸一口氣,將散發著綠黃色光的左掌覆到箱子上,把它變回原樣。
  錫克對逢倩幽的行為感到一陣無言,但身為雇主,他沒什麼好嫌的。
  等逢倩幽以正確的方式打開箱子,檢視完裡面的東西後,錫克就招喚我、羅米、銀龍、梁桔梓、司訓文來到包廂,開始講述他這次要執行的新任務。
(第二章完 暫定)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科幻/幻想貼文區(版主─GDRS、浪跡天涯的吟遊詩人、引渡者之鴉、小藍魚、藍色月亮)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無法 在這個版面附加檔案
可以 在這個版面下載檔案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