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燭華 (47)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推理/靈異/超類別貼文區(版主─ 淺光、瑋怡、知雲、Vladimir)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林賾流
村民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921
來自: 戒之眼圖書館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六月 04, 2014 1:47 pm    文章主題: 燭華 (47) 引言回覆

韻真抱著蘭渚的屍體,垂首動也不動。

司徒燭華想起來,他曾看過有隻燕子就是這樣守著死掉的同伴。

直到一隻手探到蘭渚胸前拔出刺刀,韻真才恍惚地抬起臉。

「太爺,您要做什麼?」

「雖然有些遲了,就讓蘭渚和你們看看天下道士想從我身上得到的,也是沐霖忌憚的某樣東西。」黑太爺將血紅刺刀一拋,刺刀落下時自動懸垂在他面前靜止不動。

「若說神霄宮只想從我身上弄到失傳的道術,未免小看那些道士的執念,還有明虛子所問之神明私心,如果你能打入神霄宮和歷代找黑家麻煩的道門高層,接觸只有掌門和傳人知曉的祕密,他們稱那樣東西叫『歸藏易』。」

傳說《易經》共有三部,《連山易》為神農氏時代的易經,《歸藏易》為黃帝時代的易經,一直到周朝還有太卜能掌三易之法,但現今內容可考的只剩下周文王所著的《周易》,前二者只剩下名稱。

其中,《周易》以乾卦為正,又有一說《歸藏易》反過來以坤卦起始,畫出與現今所知截然不同的八卦系統,蘊含陰的知識,得之真正能號令鬼神,黑太爺正是以《歸藏易》的力量創造出特別的黑家殭屍。

「若真有《歸藏易》存在,人間必要大亂。」司徒燭華愕然道。

「太師父,你也知道《歸藏易》的祕密?」王大德問。

「黑某很有興趣了解道士如何揣摩想像我擁有的東西,也許會影響我等會兒展現給你們看的程度大小。」黑太爺看著司徒燭華如此提議。

「我有一個精通情報的道友提過,有些困於當前境界無法突破的道士相信,《連山》記載醫治萬物之法,《歸藏》收納控制幽明的祕密,正如《周易》指示洞察萬象的真理一樣,這兩部大典講的也是人力可行的學問。」司徒燭華說到這裡停頓。

掌握這三種力量,修煉成仙看起來就不像現代想得那樣困難。

「這兩部易經雖然已經亡佚兩千多年,卻可能在妖怪手裡保存下來。簡單地說,崇古派認為《歸藏易》裡有不老不死的祕密,是目前所有曖昧隱喻的道書望塵莫及的具體方法,而且還包括極強大的法術,例如操控地雷和風水。」

司徒燭華若有所指地回視黑太爺。

「你相信這樣的傳說嗎?」黑太爺問。

天心五傑也跟著望向長辮男子,屏氣凝神等待司徒燭華回答。

司徒燭華看著斷氣的蘭渚,然後是在場的黑家殭屍,韻真、晏君和黑太爺。

「聽起來像逃避現實。」

「我就說嘛!太師父也這麼想太好了,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玄武想打破令人窒息的悲傷氣氛,擦擦眼淚揚聲附和。

「然而目前道門裡的確有這種說法,讓黑太爺掌握失傳知識繼續為非作歹對正派不利,這份知識應該由正道妥善運用,以備將來不時之需,只不過未曾具體對外公開《歸藏易》一語。」

畢竟雙方法術知識太懸殊了,修道者咸信黑太爺的確握有某種獨家祕訣。

韻真留意到堂中多出一道微小氣流,黑太爺的結界裡原本沒有任何天氣變化,靜得宛若儲物箱,那陣微風有如從虛空中生出,在眾人背後靈巧游動,漸漸增強。

司徒燭華與韻真看向同一處,他也發現了。

「《歸藏易》的確存在,而且跟《連山易》一樣都在妖怪手裡也是事實,但是,只剩下斷簡殘篇。至於在我手中的祕密則是……」

木樓在狂風中粉碎,天心五傑抱頭蹲下抵禦風勢,這才發現陣風雖強,卻半點沒有將他們吹開的情況發生,不由得驚奇地互相張望。

回過神來,他們已掉進一處深不見底的岩穴,重力消失了,人人浮在昏暗的空中,空氣裡混著閃閃發光的石英碎片,上下四方不時傳來長短不一的嗡鳴聲。


「又是幻象?」王大德揮動手腳想靠近同伴,卻只能在原地掙扎,小西乾脆放鬆身體飄浮。

沐琪不敢置信地看著一切,黑太爺竟也讓她看見這個祕密。

一股純然的感動淹沒了眾人感官,巨大的風聲像天地正對對話,冰冷潔淨的水氣托著身體,像是透明的羽絨,讓人在昏昏欲睡中恢復活力,至深至暗中升起一股暖流,在岩石間盤旋,擦過每個人的身體。

渾然忘我。

「我還是道士,在北方逐妖時,曾意外落入一處地穴,九死一生才回到地上,這就是我當時看到的東西,你可以叫他『連山易』或『歸藏易』,或什麼名字都不取。」黑太爺的聲音響起。

「生前死後琢磨多年,又遇到見過類似風景的友人,好不容易才下了結論,這是古神或神人留下的紀錄之一,四散在山海之間,這些紀錄隨著時日久遠,有時因自然變化毀滅,有時則毀於人為因素,我所見的那處地穴已經塌毀不可考了。」

「紀錄?可是沒有文字呀?」王鏡元困難地擠出問題。但即使沒看到任何符文,內在卻有某種想說卻說不出來的衝動,那是不可思議的,偉大的痕跡。

「本來就沒有文字,但這只是我的記憶,你們無法直接讀到當時的『息』,必須剛好天時地利配合,才可能再現這些記載的殘影回響。」黑太爺說。

「同樣的地穴,一百個人看到有一百種解讀,妖怪見了有妖怪的解讀,神仙見了有神仙的解讀,奇妙且威力無比的紀錄,再加上,我所見的那份紀錄可能跟神魔大戰有關。」

「那麼,道門追逐的那份《歸藏易》到底是什麼?望先生說,你殺了無數隱居道士搶奪祕訣,才懂得這麼多道術,《歸藏易》是其中最珍貴的。」沐琪隱約察覺她犯下一個大錯。

「倘若非得比喻不可,就是黑某自行翻譯歸納的心得筆記,寫出《歸藏易》的人物可能與我見過相同的古神記錄。」

司徒燭華表情一肅,喃喃道:「神明有私……」

「看來你明白了。這份知識可以屠魔,自然就可以封神,已經不是成仙捷徑而已,而是更高層的支配,即使天人都想要我的祕密,而沐霖也不得不忌憚我還有對付魔的殺手鐧。」黑太爺對眾人闡述。

「既然如此,你怎沒有統治人間?」沐淇質疑道。

「我從地穴帶出的除了回憶沒有更多,黑某當時只是能力有限的人類,後來也未曾動過這個念頭,真的做起來不是很麻煩嗎?」光爭誰統治一個門派就能自相殘殺,霸佔人間還得了?黑太爺理所當然這麼說。

「人類和殭屍運用這份禁忌知識使出的力量,絕對比不上墮落的天仙或魔類吸收太古神辭後造成的影響,難道敵我雙方不會互相學習?屆時,弱者與敗者都要付出代價。」

黑太爺的話令人不寒而慄。

「那黑太爺你可以對付那頭真魔對吧?」天心五傑期盼地問。

「把握不大,人類肉身太脆弱,即使殭屍也無法脫離這個先天限制,中刑釘之後想動手卻沒門了。」黑太爺撫著胸口說。

「刑釘的解除方法呢?」司徒燭華問。

「無法可解,否則又怎能稱為神魔之『刑』。」黑太爺回答。

「那不就死定了嗎?」玄武抱頭。

「太爺說過,那是天界的責任!只是不知祂們何時要出手而已!」韻真再次提醒這群笨蛋。

「既然你懂得這些知識,為何仍只是殭屍?你當可以不只如此,夜叉或──」司徒燭華沒說出後面的想法,因那太過禁忌。

「若是夜叉還好,就是怕化成了別樣東西。」黑太爺沉沉地說。

晏君憂慮地望著黑太爺,直到他回以安撫的眼神。

「說出這些只是幫你們釐清各自的目標,以及,離開前黑某最後能做的一點事。」
黑太爺雙手捧舉血紅刺刀,韻真則將蘭渚的遺體抓得更緊一些,卻發現他逐漸變輕,如泡沫般消散了。

「這些歌聽得歡喜嗎?蘭渚,若滿足了,且將你的生命歸藏到我手中來,安靜地睡吧!」黑太爺說完,刺刀發出柔和的光輝,然後轉為漆黑。

「蠢師弟,瞧太爺多疼你……」韻真看著空空如也的雙手,緊緊握著,直到左手傷口又滲出鮮血,這麼美的聲音,這麼多的疼痛,卻還是麻痺不了悲傷。

不知幻象何時結束,眾人醒來時已身在一燈如豆的幽暗客房。

距離天亮還有兩個時辰,司徒燭華走到木樓外的白沙中庭,沙地上放著一具雕棺,棺蓋上擺著蘭渚先前用的那把長槍與未曾見過的青藍刺刀,款式卻與沈韻真的武器相同,司徒燭華猜測那類刺刀應該是黑家人的基本配備。

一身白衣的晏君獨自站在雕棺旁。

「他何時出去又回來?」看來即使中了刑釘,黑太爺的實力還是深不可測,事到如今,司徒燭華已經懶得在意黑太爺如何為蘭渚報仇了。

晏君笑了笑,似乎終於下定決心,伸手在棺蓋上一拂,雕棺燃起碧火。

「結界正在減弱,何時要撤離?」司徒燭華問。

「最遲卯時。」

「沈韻真呢?她怎沒在妳身邊?」司徒燭華以為這種時刻她也會在場。

「義父正為她施法,作為我的替身分頭誘敵,好讓我可以找個地方養傷。」晏君也不忌諱告訴他,總比被這個道士纏下去要划算。

「黑太爺也與妳一起嗎?」

「那倒沒有。」

「我不會害他,但我得知道你們黑家對真魔的打算,只是躲藏?」司徒燭華冷靜地表示。

「你又想怎麼做,明虛子?」晏君反問。

「你們的動向將影響我的考量。」

「別忘了,現在沐霖也盯上你。」

司徒燭華還是不肯示弱,晏君歎了口氣。

「義父說過,你一定會來問我,讓我告訴你也無妨,他要潛入神霄宮調查,望朔如何被新魔吞噬,以及神霄宮內部的情況,或許有助釐清新魔誕生的問題。但你絕對不許跟去,接近也不行,只會礙事。」

晏君以劍指瞄準司徒燭華胸膛。

「而我在此要求你承諾與義父和神霄宮保持距離,我受夠你們天心派的亂入了,如果不答應,現在就讓你受傷退出戰局好好休養。」

「好。」

司徒燭華乾脆應允,晏君心情總算好了點。

「天亮後帶著你的徒孫,大家各奔西東倒也乾淨。」

「恐怕有困難,燭華另有打算,這次來臺灣本只為了調查黑家,未作萬全準備,我得回加拿大一趟。我會打發大德他們回老家避難。」

「也行,反正不關我們的事。看在患難之交的分上,奉勸你一句,港口和機場都被道門的人監視了,我們有人被抓。」晏君繼續凝視棺木燃燒。

「我會以其他方式渡海。」

晏君以為事情交代完了,司徒燭華仍然站在原地沒走。

「還有什麼事?」

「沈韻真要怎麼誘敵?你們逃得過道門和沐霖的追蹤嗎?」

「金光法寶,也就是魔種造成的傷口太汙穢了,大概吃人也好不了,需要時間靜養靠法術慢慢淨化,韻真大概只能一直帶著手傷移動,對戰鬥相當不利,我已囑咐她勿與任何道士非人起衝突,偶爾弄些騷動讓敵方以為義父還在臺灣,其餘時間便拚命逃跑,不強求路線。」晏君道。

「我可與她同行數天,但妳若對她給個指示會更方便。」

司徒燭華馬上想像出沈韻真罵人抗拒逃跑的不合作反應,還是直接找她的師尊談事情比較快。

「哦?」

「作為臺東天心派初代掌門,徒孫們受的恩情,我先代償些許。」

「我是無所謂欠還,但為了減輕韻真的負擔,便承你情了。」

「一言為定。」

「對了,有件事想告訴你。」

聽到黑家監院天外飛來一筆的口吻,司徒燭華警戒起來。這個關晏君與其他黑家人的程度遠遠不同,與其將她當成殭屍,不如作為黑太爺的傳人來提防會更貼切。

「在下洗耳恭聽。」

「我的好徒兒韻真,這輩子真心愛過的男子只有她的少爺。」

司徒燭華微露不解,黑家監院發出一連串銀鈴輕笑。

「得了,你就記著。」

司徒燭華朝雕棺輕輕一禮,轉身離開。

晏君繼續守在棺邊,直到雕棺焦黑崩塌,青藍刺刀即將落入火堆深處,她下意識伸手撈取,手腕卻被另一隻大手握住。

她轉頭迎上黑太爺寂靜的黑眸。

「心急了,不像是妳。待兵器上的血汙怨氣都淨化了再取不遲。」

她無奈地吁了口氣,過了一會兒,黑太爺才鬆開手,與義女共同守望蘭渚最後一程。

「還是要找明虛子麻煩?」黑太爺若無其事問。

「不過是個小鬼罷了,敢在我面前如此囂張。」晏君嘴角微微翹起。

當他義女的弟子也不容易,連師尊的惡作劇也得擔待。黑太爺在心裡想。

「那名處子道心堅定,可沒那麼容易攪亂一池春水。」

「義父要與我對賭嗎?」

「可以。」

「那麼義父必要回來履行這次的打賭結果,無論輸贏。晏君這條命早就是義父的了,因此,代價隨您開,但若我贏了,我要義父的時間。」

黑太爺頷首表示同意。

碧焰染遍火堆旁一對男女的瞳眸,半晌,晏君才又解釋:「蘭渚驟然去世,沒個人讓韻真分散注意力不行,否則這孩子也許會因太悲傷了奮不顧身。」

「我已為韻真的誘敵戰術做了保險。」黑太爺道。

「我知義父珍惜自己人,但蘭渚的事已經夠了,我受不了……再失去一個弟子……」

晏君的聲音裡有著明顯的顫抖,火光在沙地上雕出的纖細影子仍然堅定如石。

_________________
天空部落 風暴荒野

微博
次世代濯夢創作版 站址:bbs.bs2.to 板名:SDstory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推理/靈異/超類別貼文區(版主─ 淺光、瑋怡、知雲、Vladimir)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無法 在這個版面附加檔案
可以 在這個版面下載檔案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