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末世的狂信者與最後的神•2-6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科幻/幻想貼文區(版主─GDRS、浪跡天涯的吟遊詩人、引渡者之鴉、小藍魚、藍色月亮)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石頭書
村民


註冊時間: 2012-02-18
文章: 40
來自: 台灣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三月 21, 2014 10:20 pm    文章主題: 末世的狂信者與最後的神•2-6 引言回覆

  6.
  
  艾爾•米勒率領了約莫一千五百名士兵,分成十五個中隊,他自己也成為一個中隊,將光城正東方往左、往右各十五度的夾角切割成十六等分,他自己搜尋最中間的那一等分,其他十五隊從北到南搜尋其他十五個等分,彼此以無線電聯絡。

  每個中隊配有一輛大型卡車,以時速60公里的速度前進,為了在沙漠中有隱藏的效果,而把原來墨綠的叢林用塗裝改成沙地用塗裝,漆成米白色,上面還以各種深淺的灰及黑點製造出砂礫地面的錯覺。車後從基本的糧食飲水、備用武裝到克難醫療室皆應有盡有。當然,卡車本身也有戰鬥力。防彈的外殼不必多說,不包含醫療人員與駕駛,車上也載有二十名戰鬥人員,以及兩名負責操縱卡車武器的操縱人員。無論是槍榴彈、機槍或催淚瓦斯都有,從簡單的鎮暴到摧毀半個步兵連都能應付。

  剩下的人則在後方步行前進。步行速度較慢,較能看到一些行車看不到的細節,如果真的需要支援,那車子自然能開回來找所屬的步兵團。

  而艾爾•米勒是騎著一台重型機車,機車的儀表版上鑲著以陀螺儀偵測方向的電子羅盤,來確認自己正朝著正東方前進。不久,他的無線電又響起一個中隊的回報:「十五中隊回報,目前尚未見到顯著目標,報告完畢。」

  艾爾•米勒只是沒好氣地說:「收到。」

  此時他有點後悔叫中隊每五分鐘回報一次了。雖然這種作法最保險,但每幾十秒一次的報告轟炸讓他有點喘不過氣。他不禁暗自心想,自己可是克特茲帝國最強的戰鬥人員之一,現在居然會被這種無線電轟炸給逼潰?

  這樣的精神轟炸持續了近三小時,此時,艾爾•米勒的無線電再次傳出聲音:「十五中隊回報!輪胎爆胎了!」

  軍用卡車畢竟是要在特殊環境下也能駕駛的,用的輪胎就算被螺絲起子穿過去也不會漏氣。要打爆這輪胎,就得直接在輪胎上直接開一個貫穿整個外胎的洞。就算開槍也不容易做到。

  艾爾•米勒還來不及反應,突然聽到一聲高頻刺耳的「喀」聲,坐在副駕駛座的回報人員驚慌地大喊:「幹,雷門!你怎麼了!這怎麼可能?」

  艾爾•米勒終於記得按下無線電的通話鈕,「十五中隊回報,發生什麼事了?」

  「雷門掛了!我們的駕駛掛了!幹這怎麼可能,幹……」回報人員的聲音幾乎是哀求一般。他緊緊按著無線電的通話鈕,不斷罵:「幹!幹!幹!這怎麼可能!幹!……」

  被稱為雷門的駕駛死相極其悽慘人,他的人中部分都被一枚拇指粗的洞貫穿,而嘴唇、牙齒的也被巨大的能量扯裂、炸飛。很明顯,子彈是瞄準腦幹狙擊的,這名狙擊者專業、可怕而冷血。

  回報人員一手抱著雷門的屍體,一手按著無線電不斷邊哭邊罵。他沒發現的是,子彈不只殺了駕駛,也貫穿了座椅原本枕著頭用的頭墊,貫穿到後方車廂內,讓好幾名士兵的手腳受傷。兩名負責操縱卡車武器的操縱人員慌張地操作攝影機,想確認子彈來襲的方向上有什麼敵人,卻只看見一片沙丘。

  醫療兵已經開始處理車廂內的傷者,其他沒有傷的人看著操作人員面前的屏幕,問:「怎麼回事?找到什麼了嗎?」

  「不……什麼也沒找到。」

  操縱人員心裡一寒。不只是他,整個車廂瞬間靜默起來。他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處在危險之中。,而終於重新瞭解一件事:戰爭從來不只是強大的一方屠殺弱小的一方,而是一場雙方都會有傷害、死亡的可怕對抗。

  鏜!

  第二發子彈貫穿車廂,其中一名醫療兵受傷了,而另一名士兵的胸膛直接中彈,倒在地上無法呼吸。然後是第三發、第四發……。受傷但還能喊叫的人哀嚎:「快開門!我不要死在這種地方,快開門!」然而,聲音無法穿過金屬到車廂內。當有一名大腿中彈的士兵咬牙站起,搥下門旁的緊急開門鈕時,只剩兩名倒坐在地上的士兵毫髮無傷了。

  然而艾爾•米勒還是無法瞭解全局,他只聽到十五中隊的無線電傳來幾聲「喀、喀、喀……」的刺耳聲響,接著是回報兵的瘋狂大叫:「幹!我要死了!子彈,幹,窗戶,幹好痛,幹……」一堆無意義的訊息,然後便再也沒有回報。

  死了?

  這是艾爾•米勒第一次碰到這種狀況。他從來沒遇到過一支足以對克特茲的軍隊造成傷害的部隊,即使這次很可能遇到的只是非正式的游擊軍,然而居然能讓一個中隊無法回報,那是相當驚人的。

  他試圖保持冷靜,告訴自己,身為領導者便不能慌張,你一慌張,那底下所有人都會跟著你一起慌張。他保持冷靜,總之,既然是十五中隊遇到狀況,那就去十五中隊那裡看看,如果遇到了什麼,就代表老大要他們找的東西就在那附近。一定是這樣的。

  失去聯繫的十五中隊卡車,由於沒有人踩油門,加上輪胎爆胎,速度緩了下來。等到速度真正停止時,剛剛十幾發子彈的攻擊終於也告一段落。兩名沒受傷的士兵跳下車,往行車方向的反方向跑。他們寧願和後面遠方的隊伍會合,也不要待在充滿死亡氣氛的卡車上。

  車上不斷傳出:「叛徒!」「懦夫!」「你們別想自己走!」的憤怒叫喊,然而他們兩人不管,不斷拚命跑著。同時,幾名受傷比較輕的士兵也揹著槍,一瘸一瘸地爬走到車廂邊緣,滑落地面,全身沾滿沙土,咬著牙,滿臉殺氣地追逐那兩人。

  此時,大概已經沒有人能確定自己在做什麼了。車廂內的人幾乎是想要把所有人一起拖下水一起死,而追人的傷者還把槍頭瞄準那兩名逃亡者。

  突然,其中一名逃亡者趴倒到地上。

  幾名追逐者看著自己手上的槍,他們每個人狐疑地看著自己與身邊的人的手,沒聽到槍聲,沒人扣下扳機,那麼那個人為什麼會突然倒地?

  無論是車廂內的傷者、試圖追逐逃亡者的傷者,還是另一名站著的逃亡者,統統望向可能是子彈襲來的方向,卻依然什麼都看不到。

  另一名逃亡者吞了口口水,蹲下觀察整個臉埋在沙地的同伴。他撥開倒地者的頭髮,看到後腦杓上有一顆彈孔。彈孔很小,但不斷滲出涓涓的鮮血。

  活著的逃亡者看著自己手上沾著的鮮血,鼻腔內充斥著鐵的氣味。他驚慌得開始失去呼吸的節奏,大力喘氣,彷彿氣喘發作,同時兩手用力捏著自己的臉頰,而在臉頰上畫上貓鬚一般的血痕。他突然用力站起,比剛剛更快地奔跑,但不到五秒鐘,換他倒地了。

  此時,受傷的追逐者瘋狂大叫,往反方向試圖回到車廂,即使剛剛早就證明了車廂擋不住子彈,至少可以讓狙擊者看不到自己。

  車廂的人們不斷哀嚎:「不要回來!不要上來!」但他們不管,以受傷者所能擁有的最快速度前行。

  一發子彈,一人倒地。

  沒有人回到車廂內。

  當車廂內的每個傷兵看著出去的同伴倒在眼前時,他們再也沒辦法離開車廂了。

  在遠方的沙丘後方,王堂恩冷血地看著這一幕。他的雙臂還因為黑槍太強大的反餽力道而不斷顫抖,但這值得。如果要憑他一己之力與一個中隊抗衡,那只有這種方式。

  他深呼吸,過一會才按下耳機上的通話鈕,「這裡是王堂恩,最南方的中隊已經無法反抗。」

  「收到。」是九龍的聲音,「這裡是九龍,你的速度比想像中慢一點。」

  「不好意思。」

  「沒關係,計畫比想像中順利,現在還沒人受傷。」

  九龍坐在另一台卡車的車廂邊緣,而他身後每個人的心臟或頭上都有著刺痕。幾乎每個人都是一擊致命;相對而言,其他人負責的中隊則每個人死狀悽慘,尤其是古都光的。有些是自己人互相開槍的彈痕,有些是古都光親自斬首或者刺擊殺死,而車廂內的地板已經被血跡淹沒了。

  古都光跳下車廂,踏著沙地,想把鞋底的血跡弄乾。她一邊踏地,一邊看向北邊,低聲呢喃:「不知道奧梅格那裡順不順利。」

--
全文連結:


1-1
1-2
1-3
1-4
1-5
1-6
1-7
2-1
2-2
2-3
2-4
2-5

_________________
個版:telnet://bs2.to SD_PenFallRain
網誌:http://stand1234.pixnet.net/blog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科幻/幻想貼文區(版主─GDRS、浪跡天涯的吟遊詩人、引渡者之鴉、小藍魚、藍色月亮)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無法 在這個版面附加檔案
可以 在這個版面下載檔案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