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凱子開的店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老爺私房菜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十月 06, 2008 11:45 pm    文章主題: 凱子開的店─緒8 引言回覆

  緒8


  一大清晨我就起床了。

  我想我得找點事做,躺在床上任念頭奔馳其實是一種惱人的折磨。這幾年來我一直在訓練自己過著一種類似苦行僧的生活,然而我的苦行不在於對物質生活的清苦要求,而是在於精神層面的自我束縛。我一直在學習如何控制自己紛亂的念頭,我不喜歡一切不能一手掌握的關於己身的事物,而這之中又以念頭的起伏最是讓人深感挫敗。

  我發現人們並無法控制念頭的自由浮隱,念頭就像大自然中的風一樣,常常,它就在你毫無準備時莫名颳起,你不知道它如何形成,又將如何回歸於無。因此,我所能做的就是當觀照到自己念頭已然升起時,馬上止念,不再自我延續念頭的運轉。

  沈浸在二胡練習中,對我而言,一直是最好的選擇,至少當下的專注已足以讓我所有紛亂念頭停滯,包括那錐心刺骨的相思之苦,亦能獲得片刻喘息。

  我取出塵封已久的畫具,在屋後架上畫架,打算來一次G山丘的風景寫生。很不可思議的是,搬來這兒的半年中,我未曾再拿過畫筆作畫,要不是阿愷店內那幅畫勾起我想畫的慾念,也許這些畫筆會蒙塵得更久。

  G山丘的景緻迥異於比鄰的繁華市景,它像是在文明中被遺棄的一角,亦像是在凡塵俗世中努力保有自我的一處瑰地。

  馬格利特的畫作《阿恩漢領地》曾經感動過我,在那一大片背景山巒中,矗立著一座形似鷹首的山巖,畫面近景城牆上,清晰描繪出幾顆鮮白的蛋,透著皎潔月光靜謐躺在巢中。

  這該算是一幅取真實景物結合而創造出來的超現實畫作,原本不相干的兩處景物置於同一個畫面上時,卻產生一種不可思議的融合。那一大片背景山巒一時之間彷彿成了鷹首山巖高張的羽翼,並捍衛著城牆上巢中的蛋。

  不知怎地,G山丘總讓我聯想起那鷹首,一處文明築構中的突兀地……

  漸漸地,我會懷疑起自己選擇此處居住的動機?當我天真地以為自己需要一處清靜地來沈澱思緒時;誰能料想得到,潛意識裡頭或許我只是想要覓得一處不受打擾的空間來捍衛我的思念?

  我用鉛筆勾勒出簡略構圖,並開始依序將水彩顏料擠壓在調色盤上,然後拿起畫筆沾水調色。

  我一直覺得,能夠專注於一件事物上是幸福的,這之間不只是因為專注的當下能暫時摒除一切雜念,它同時能達到一種靜心作用,甚而為你帶來過程中片刻喜悅,讓你處於當下忘卻俗事煩惱。

  畫仍在進行,但屋前的響聲驚擾了我。我將畫具擱置在小茶几上,走至屋前,然後看到小伍背靠牆正拿著打火機點菸。

  「今天怎麼這麼早?」我說。

  小伍嚇了一跳,「原來你在。」他說。

  「我在屋後。」說完,我示意他跟我一起到屋後。

  「幹嘛?」他舉步跟了上來。

  「很久沒畫畫了。」我說。

  「我帶了早點來。」

  「你先用吧!趁著顏料未乾前我再畫一下。」說著,我將茶几旁的椅子拉到他跟前,然後又回到畫架前繼續作畫。

  小伍取了一份早餐逕自走到右手邊兩棵樹木間橫掛的吊床上坐著,靜默抽菸。

  「怎麼了?」我望了他一下。

  「什麼怎麼了?」

  「怎麼那麼安靜?」

  「你在作畫嘛!」

  「可以邊畫邊聊啊。」我說。

  「等你畫完再說吧!反正無業遊民有得是時間。」

  「你喜歡別人專心待你。」我輕笑一聲。

  「你別老愛來解析我的心理。」小伍說完將菸蒂擲在地上,並用腳踩著。

  「你的自我防衛心很強。」

  「你到底有完沒完?」小伍無力回道,「你喜歡揣測別人的心理。」

  「不是揣測,只是陳述事實。」

  「你其實在乎別人對你的看法。」

  「怎麼說?」

  「因為你習慣揣測人心。」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有些事情就是很清楚地呈現在你眼前,根本就不用經過思考,更甭論揣測就能夠知道。」

  「是嗎?」

  「是啊!只是當事者往往習慣性選擇忽略或潛意識裡頭不願正視它。」

  「你應該去當心理醫生才對,你喜歡說理。」小伍說。

  「告訴我為什麼你要離我的畫具那麼遠?」

  「什麼?」

  「你為什麼不坐近一點來看我作畫?而要坐的那麼遠?」我邊畫邊強調一次,目光則一直停留在自己的畫紙上。水彩顏料展現著一種水的柔和度與張力,在畫紙表面逐層暈開,這讓我的心情也跟著逐漸舒緩起來。

  「因為吊床比較舒服。」

  我哼笑一聲不再言語,小伍則開始沈默吃起早餐,不久,軋然起身,走至我身後。

  「這不是來了嗎?」他突然開口說道。

  「教我畫畫。」我說。

  「你已經畫得很好了。」

  「這算是一種拒絕吧!」我轉首注目他。

  「不,不是拒絕。」他直視我的眼,眼神中充滿一股憂鬱氣息,然後神情黯淡地低頭說道:「我早就不作畫了。」

  我不置一語牽起他的手將畫筆遞到他手中,接過手後,他楞楞地垂首望著手中畫筆。

  「有沒有感覺?」我說。

  小伍別過頭不作言語。

  我舉臂將他的頭扳正,然後繞至他身後,手搭他的肩,說道:「看著畫面,然後試著將手中的筆沾上顏料。」

  「這會兒倒變成你在教我了?」小伍轉頭望著我微笑,語調異常溫和。

  「不,我只是要你正視自己的感覺。」

  「有啊,我感覺得到你手掌透過衣服傳遞到我肩膀的溫度。」

  「別跟我耍娘娘腔。」我沒好氣地推了一下他的頭。

  「你又推我的頭。」小伍昂聲叫著並舉起畫筆作勢往我身上畫。

  「住手。」我大聲喝住他,「是你自己今天不正常,一會兒憂鬱,一會兒像個娘們,一會兒又嬉皮笑臉的。」

  「總好過你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樣。」

  「你到底要不要作畫?」我扳正臉色。

  「我需要音樂。」

  「那還不簡單,我去放音樂。」

  「不要,我要你拉二胡。」小伍收斂笑容,「為我演奏一曲,我就為你作畫。」

  「拿起你的畫筆吧!」

  我輕淡說道,並回身走至屋內取二胡。

  G山丘的清晨吹著山風,飄著樹香,空氣乾淨清爽,視野頗為遼闊,K城市聚集的樓廈,像個文明部落一覽無遺。我拉了把椅子坐著,望著小伍的側影,心情變得格外輕鬆。

  小伍正在觀察山景,而這樣專注的神情是我在他身上未曾見過的。

  「你幹嘛盯著我看?」他突轉過頭來。

  「你準備開始畫了嗎?」

  「隨時可以開始。」

  「OK!為你獻上一首二胡名曲《江南春色》。」我說。

  二胡的樂音,這我再熟悉不過的樂音,此刻在G山丘飄揚了起來。樂曲引子平穩寧靜,泛音仿著遠方鐘聲,若有似無地聲聲穿進我的耳膜,而我的思緒也逐漸融入這由二胡築構成的氛圍中。

  小伍正在作畫,他的手法大膽灑脫,下筆果敢,毫不拖泥帶水,畫筆一再地在畫紙上揮動,我望著畫紙上的色彩逐漸豐富了起來,心裡頭就快活。並且我還發現到,在作畫的當下,小伍全身竟散發著一股濃厚的藝術氣息。

  時過七八分鐘,一曲畢後,我起身收妥二胡,步至小伍身後。小伍仍專注在自己的畫作中,我望著原本屬於我的畫作,在經過小伍修圖後所呈現的畫面便覺不可思議。原本那平淡無奇的風景寫生畫,此刻正展現著一股截然不同風貌,畫面正中憑空出現一個立體緊握拳頭,拳頭背面浮露繁華街景,那拳頭緊抓著原本彩繪的山景,呈現一種扭曲變形景象,整體畫面於視覺上的感受就像一隻真手在蹂躪一張繪著山水的紙張一般,有著一種極大張力與震撼效果。

  「你是怎麼辦到的?」我驚訝問道。

  「不過就是你說的“一堆顏色”罷了!」

  「你怎麼能將那拳頭的質感畫得就像真的一樣,我不知道水彩還能夠畫得這般寫實。」

  「你只要能掌握水的特質與顏料濃淡的拿捏與調和,你便能擬摹出任何你想要的質感。」小伍正在修飾背景。

  「你把山景的部份也加強了。」

  「嗯,因為之前的顏色單薄了點,顯示不出一種厚實的感覺。其實如果你能仔細觀察,你會發現,沒有一樣事物是單一顏色的,即便是黑色物體,也不可能呈現絕然的黑。」小伍望了我一下,補充說道:「別忘了這是個光影世界。」

  「你這畫有點超現實意味。」

  「這是為了迎合你的口味。」

  「我對超現實畫風沒有特別偏好。」

  「但是你屋內壁上彩繪著米羅超現實《母性》。」

  「我喜歡你這畫象徵的涵意。」

  「有畫出你心裡所想的嗎?」

  「畫出了。」我點頭。

  「那你要如何回饋我?」小伍狡黠笑著。

  「我不是給了你江南春色了嗎?」

  「說的也是。」

  畫已近完成,我沈默地望著小伍作畫,越望著他專注的神情益發覺得不可思議,那向來一副吊兒郎當模樣的男人跑哪去了?眼前這男人嘴角泛著一絲淺笑,全身上下散發一股自信迷人的風采,他沉醉在作畫中,沉地彷若這世界只剩他一人……我突然領略到,他正在享受,享受屬於他的生命。

  不久,他意猶味盡地放下彩筆,反覆審視畫作,最終轉頭凝視我,臉上洋溢著讓我不明所以卻感動莫名的笑容。

  山風帶著一股涼意在臉上輕拂,我別過頭不敢正視他那連男人看了都會怦然心動的眼神,走到茶几旁取了早餐,說道:「到屋裡坐吧!」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十月 27, 2008 2:12 pm    文章主題: 凱子開的店─伍9 引言回覆

  伍9


  「喝咖啡好嗎?」子緒問道。

  「都好。」我在沙發椅上坐了下來。

  「你該繼續作畫的。」子緒邊沖泡咖啡邊說道。

  「你這裡真不錯!老實說,我有點喜歡上這邊的環境了。」

  「你又開始打太極了。」子緒端來兩杯咖啡,並在對桌沙發椅上坐下。

  「唷,沒想到在你這兒也可以發現報紙,我以為你隱居便不問塵事了。」我隨手拿起桌上報紙。

  「那報紙是隔壁阿婆昨天來這兒坐時留下的,不是我的。」

  「你終於肯承認你隱居啦?」

  「我沒隱居,我只是不看報紙。」

  「為什麼不看報紙?」

  「沒為什麼,只是不想看。」

  「看報紙挺好呀!」雖然我也不看報紙,「可以多了解時事。」

  「什麼時事?告訴我你現在看到了什麼?」

  「嗯……」我開始唸誦一則新聞標題,「老榮民慘遭金光黨詐騙百餘萬,尋死獲救!」

  「請繼續。」

  「一名男子酒醉駕車,衝進民房,造成一死兩傷……」

  「真行!」

  「這兩則不算。」我翻過另一頁,「T縣昨晚十一時發生一起情殺命案,兇嫌於昨夜闖入女友宿舍,殺死女友與其妹……」

  「真慘!」

  「這則也不算。」我又翻過一頁,「立法院昨晚大演武行,兩立委扭打成一團……」

  「真好!」

  「不看了,不看了。」我將報丟棄一旁。

  「放棄了?」

  「你別得意!這些時事至少證明了一件事。」

  「社會亂象是吧!」

  「知道就好。」

  「我沒興趣知道這些變相的亂象宣傳。」

  「好吧,你可以不看報紙。」

  「我比較有興趣於你到底要不要重拾畫筆?」

  「這是你看的書?」我在桌上發現一本書,於是繼續打太極。

  「你又來了。」

  「同志輓歌?」

  「嗯,這是短篇集錦,同志輓歌是其中一篇文章。」子緒托腮無奈回道。

  「同志是指那個嗎?」

  「沒錯!」子緒點頭。

  「你也看同志叢書?」我說。

  「這是一個朋友寫的。」

  「沒想到你也有作家朋友。」

  「他同時也是個音樂愛好者,並且吹得一手好笛。」子緒微笑說道。很顯然地,提到這個朋友似乎讓他感到愉快。

  「他是同志嗎?」我拿起那本書。

  「不是。」

  「那他幹嘛寫同志?」

  「因為這似乎是個值得探討的議題。」子緒微笑依舊,然而眼神中卻透著幾許憂鬱。

  「可以看看嗎?」

  「想看的話就帶回去看吧。」

  「不用那麼麻煩……」

  「帶回去。」子緒阻斷我的話。

  我們的談話軋然中止了,我百無聊賴地環顧四周。

  屋內依舊飄著淡雅花香,桌上一朵黃色玫瑰花正開得野艷,我向前湊鼻聞了會兒,頓時發現,原來花香可以洗滌人心,並為人帶來一份莫名喜悅。

  子緒正在吃我為他帶來的早餐,並翻閱一本男性時裝雜誌。空氣中飄盪著輕柔的抒情爵士樂音,小喇叭正在輕巧地挑逗人心,而我則覺得心情愉快極了。

  其實我不太能理解自己的心緒,我不知道自己為何而喜悅,是因為這幽雅的環境嗎?是這詳和的氣氛?還是……因為適才我又重拾了丟棄多年的畫筆?

  我回味著剛剛在戶外拿畫筆的感覺,發現我的繪畫手感依舊存在,彷彿一拿起畫筆,我就能清楚地知道自己想畫什麼,該畫什麼,並輕易地掌握顏料特性,畫出我想要的效果。

  「你天生就是個繪畫的材料。」阿愷曾經這樣跟我說過。

  我想我的心又開始浮動了,我突然意識到一件事,原來這幾年來我擱置著畫筆不願再作畫,其實不過是一種暴力性的自我壓抑。

  我渴望著畫筆嗎?

  「在想什麼?」子緒的聲音喚回我的思緒。

  「沒事。」我微笑搖頭。

  「你知道嗎?有些事物會讓人著迷,甚至讓人喪失抵抗能力。」子緒突然有感而發。

  「是嗎?」

  「就像二胡之於我一樣,我狂愛著二胡,在最瘋迷的時期,成天腦子裡頭盡是二胡,聽的音樂也全是二胡演奏曲,連晚上睡著了作夢也夢見自己在拉二胡。我對二胡完全沒有抵抗能力,見著二胡就想拉,不拉就覺得手癢,渾身不對勁。」

  「那你肯定是中二胡毒太深了。」我呵呵笑著。

  「你應該能體會這種感覺的。」

  我怔怔地望著子緒,不作言語。

  「傑出的藝術呈現背後一定都有一個瘋狂的人。」子緒十分篤定說道。

  不知怎地,子緒的話打散了我原本歡娛的情緒,並讓我開始覺得煩躁,一股矛盾情懷在我心裡頭強力掙扎著,使我感覺異常難過。

  「我想回去了。」我起身。

  「別埋沒了自己的才華。」子緒說。

  我不作聲地走出門口,整顆心糾結著。

  「等等。」子緒追了上來,「你的書忘了拿了。」

  我從子緒手中接過書。子緒若有所思地望著我,似乎還有什麼話想對我說。我靜默等待片刻,子緒低頭望著我手中的書突然問道:

  「如果兩個人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那麼應該在什麼時候放棄?」

  子緒突來的問話,讓我一時間楞住了。

  「電影《 The Mexican 》有看過嗎?」

  「什麼?呃……沒有。」我支吾回答。

  「這是影片中女主角問男主角的一句對話。」

  「為什麼突然提這事?」

  「沒事。」子緒搖了搖頭,續口說道:「慢走,再見了。」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十月 28, 2008 9:03 pm    文章主題: 凱子開的店─同志輓歌1 引言回覆

  同志輓歌


  


  你準備走了,這我知道,雖然你從未跟我提及此事,不過早在去年底你賣掉那把慣拉的名貴二胡時我就知道這一天將會是件不久的事了。

  走了也好,你放心吧!我不會留你的。你得相信,我也曾歷經人生的低潮過,那時的我,也總想著要遠離所處環境,一個新環境或許會換來一個新心情,不是嗎?所以你的心情我能懂得,因此你不用不告而別,至少將臨行前的那一天保留給我,讓我送你一程吧!

  很抱歉!我忍不住想要細數一下與你相識的日子,畢竟對我而言,你一直是特別的,在我朋友群中。

  一年多了罷!其實我們認識得並不算久,不是嗎?不過我們卻能相知相惜,這該算是很難得的。誰說相知需要長時間累積?瞧我們不是相知得如此迅速自然嗎?當然,或許我們若能再相處得久些,我們就會認識彼此更深也說不定;也或許不會,畢竟人總是會變的。

  我跟你說過,認識我是危險的,因為我是個搖筆桿的男人,難保不把出現在我生命中的人撰入筆下。你瞧,這會兒我不就在寫你了嗎?

  「沒關係,如果你覺得我值得你的筆為我揮灑,我會覺得那是我的榮幸。不過請你不要做過多保留,我這輩子隱藏自己夠多了,我不想你再為我多做偽飾。你無需承載我無法負擔的勇氣,儘量寫罷,我會當他只是你筆下的一個小說人物來看待,你不會得到任何責難。我可以這樣跟你保證嗎?」

  當然可以。不過你不用跟我保證的,其實我從來就不擔心寫你有何不妥,也從未害怕會遭受你可能的責難,我所擔心的只是怕自己的筆不足以如實地描繪出你的真性情罷了!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十月 28, 2008 9:07 pm    文章主題: 凱子開的店─同志輓歌2 引言回覆

  


  向落日的餘暉揮別 就別再回頭
  可以的話 請將那記憶行囊留下吧
  背負過重的包袱並不適合旅行

  你得笑著離開 好讓我相信你遠行的日子會過得很好
  即便是流著淚水的笑也是好的
  生命中若沒有歡樂相隨 那這命怎堪活

  是的 你必須流淚
  好讓我在你臨行前親吻你的臉頰時
  吻去你的淚水 
  讓你在揮別落日餘暉的同時 揮別傷痛


  你曾說過,人生是一連串苦難的折磨,我們並沒有太多自主權可以選擇命運的降臨。所以有時候,我們該學著適當認命。

  是這樣嗎?為什麼我會覺得你的離去,便是你自我的一種選擇?

  「那不是我的選擇,是命運的安排!我們不過是上帝手中的玩偶,我們被命運如實地操控著,就像孫悟空任翻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一樣。」你會這樣回我話吧!而且是笑著回我。

  是的,我太了解你了。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十月 28, 2008 9:11 pm    文章主題: 凱子開的店─同志輓歌3 引言回覆

  


  其實我知道,一直以來你是過得不快樂的。

  不如這樣吧!既然我們提到孫悟空,那我們就來談談孫悟空吧!那個曾被如來佛祖鎮壓在五指山下五百年不得翻身的齊天大聖。

  五指山該是很重的,形態該像一隻手,不過這手是種象徵,而它代表的是如來佛的手掌,那個孫悟空任翻不出的手掌。

  「如來佛的手掌是一種命運主宰的象徵,你說是吧!」你曾笑著這麼對我說過。

  宿命論!沒錯,你別不承認,你是個宿命論者,一直以來你都是個宿命論者,一個被壓在五指山等待跳脫的孫悟空。

  孫悟空是叛逆的,是不願被降伏的,然而他還是被命運手掌給壓得死死的。

  「你知道孫悟空骨子裡流得是什麼血?沈重的五指山壓得住他的人,但卻壓不住他的熱血。」你凝視我,「他骨子裡流的血是叛逆的。」

  這該是種宣示吧!一種不甘折服於命運的宣示!但這又如何呢?你依舊是個宿命論者,僅管你骨子裡流的是叛逆的血。

  「孫悟空跟唐三藏其實是同一人,這你相信嗎?」你豁達般笑著。

  這倒是很新鮮的說法,這種言論有點類似於精神病患的囈語,某一片刻間,我不禁懷疑,你是否瘋了?

  「你看過布偶戲吧!我左手撐著一個孫悟空,右手撐著一個唐三藏,我的右手救了我的左手?」你詭異地望著我笑。

  真討厭,你害得我憂鬱了,我實在不太能接受我週遭出現的人全是同一個我的說法。我想,你的思想一定受著佛教思想的影響,他們慣說我們其實出自同一個源頭,我們不過是同一道靈光的分靈。

  「我們是上帝手中把玩的布偶。」你搖著你的五根手指頭,臉上依然掛著笑容。

  你似乎老愛當布偶?

  「這事沒得選擇。」

  那你倒是說說上帝造人為何?

  「不過是窮極無聊之作!」你說。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老爺私房菜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2頁(共2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無法 在這個版面附加檔案
無法 在這個版面下載檔案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