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異色天堂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老爺私房菜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七月 26, 2005 10:43 pm    文章主題: 異色天堂 引言回覆

  


  如果你能夠活在當下,那麼回憶是沒有必要的。

  在我九歲那年,曾經有那麼一個人這樣對我說過這麼一句話。那年對我而言,該是生命焠煉的一年,我這一生的基本思想大致是由那年建立的。因著他這句話,我難免會思及做這次的回憶記錄是否有必要。

  「有些回憶是美好的,難道我們不該回憶嗎?」我說。

  你當然可以回憶,只是最好你得活在當下回憶。

  「我不了解你所說的。」

  沒關係,你只需要好好看著自己。

  大多時候,我都不明白他的語意,好像他的話語是另一世界的語言,我無能解讀,但卻感受得到聲波傳遞的一份愛力,當他說著這些讓我摸不著頭緒的語言時,他的眼神總是閃爍著亮光,就像夜空中閃耀的星光,總讓人無法不凝神注目。

  我習慣將自己的無知歸於年紀的太小。然而他卻好像不認同我的想法,他常說:「如果你想保持你的無知,那麼你可以繼續延緩,但是卻沒有人能夠保證你將在找到答案後才死去。」

  九歲的我隱約能夠明白他這次的語意,我的叔父年不過三十就死於心臟病,隔壁鄰居有位十二歲的姐姐,那年騎著腳踏車在一場車禍中身亡了。

  他從不會跟我說,你長大後就會明白,你還太年輕,有些問題不必急,你還有一整個人生可探尋……諸如此類的話。

  他只會說:

  不要延緩,如果有一個問題升起,試著盡快去找到答案。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七月 26, 2005 10:47 pm    文章主題: 異色天堂─2 引言回覆

  


  人來人往,我們永遠不知道那些即將在身旁出現的人將對我們造成什麼影響?如果說一隻出現在身旁的蚊子都可以影響我一夜睡眠,那麼,我如何能不相信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將為彼此帶來影響呢?

  曾經有個朋友這麼對我說過,人就像河流,一條條的河流,當因緣聚會時,河流與河流之間會有所交集,然後在下一段旅程分開時,你依然是你,然而有些東西卻已經改變了。

  曾經有過的,必不會消失,因為它已成為你生命的一部份。

  他總是喜歡這麼說。

  為什麼提這位朋友?其實他跟我九歲時的回憶毫無關係可言,但當我試著去回憶我兒時的人生旅程時,很自然地,我便要思及他的話語。

  就在我九歲那年,村裡頭來了一個外地人,沒有人知道他的身世,由何而來,為何落居此處?

  聽說他為人親切,逢人便笑,但話卻不多,甚至少到讓人會誤以為他是個啞巴。

  在一處小村莊裡,丁點大的小事都藏不住,人與人,家與家之間其實容不下秘密,有些時候,你連幾鄰幾巷的某一戶人家,晚餐吃了什麼都會知道。所以,理所當然的,儘管這外地人行事低調,且話語不多,但村裡頭多了一位外地朋友進駐一事,很自然地不到三日,便人人知曉了。

  村莊位於山腳下,外地人居住在半山腰上。自從他來了後,每到晚間八九點時間,山腰處便會傳來一陣陣低沈渾厚的嗚咽聲,其音聽起來似笛聲,但音色卻沈了許多。

  九歲時的我,並無能辨別太多樂器的聲音。我問母親,母親答說是:笛子。於是我也認同了這好聽的樂音是由一種名為笛子的樂器所築構成的。雖然後來事實證明那聲音根本不是笛子所發出,但我卻一直沒去母親面前揭露她對樂器的無知。

  我無意取笑母親的無知,因為那不是重點,重點是那樂音,那每晚由山腰處傳來的樂音,實在是一種十分不可思議的聲音,彷彿是歷經人世滄海桑田的老者吟唱,他在那山腰處輕吟著生命之歌,樂音傳遞處便一片詳和。

  隔壁的老奶奶聽著那聲音掉下了眼淚,我靜靜地看著她,心裡頭臆測著她的眼淚是因這樂音而流下的,於是我也莫名興起了一股想哭的衝動。

  我每晚聽著那樂音,它總是在夜晚寧靜的氛圍中響起,聲音是單純而絕一的,那是一種獨唱,沒有任何雜質介入,它選擇在萬物俱寂的夜晚伴著星空獨吟,聽著它,我彷彿可以感覺得到空氣的震動,它漫…漫…漫地遞入我耳際,我說老奶奶的眼淚合該流下,它沒有道理不流下。

  外地人的身世是個謎,那樂音也是一個謎,這兩者的存在像烙印般烙在我小小心靈上,我無法不去思考它,更無法揮去那業已滋長茁壯的好奇心,所以,在那麼一個夜晚,我踩著星光,尋著樂音,決定往那山腰一探究竟。

  冥冥之中彷彿有一股無形的拉力牽引,很多時候,我們以為自己採取的是主動姿態,後來才發現,主動不過是被動的另一種呈現。

  所以我決定不去劃分我的行為,並將它視為一種“單純的行動”,而事情只不過是一場“發生”。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七月 26, 2005 10:51 pm    文章主題: 異色天堂─3 引言回覆

  3


  曾經,我是一個十分不愛讀書的小孩,我人生第一個最後一名是在國小一年級時達成的。那是入學後第二次月考,全班36人,我考36名。本來我是一點感覺也沒有的,因為那時的自我似乎還沒強烈成形,而腦子裡也還沒塞進太多關於羞恥心之類的事,不過就最後一名罷了!我這麼想著。

  然後成績公佈後的那一晚,我被母親罵了一頓,而且她還慫恿父親狠狠修理了我,其次就是我那個姐姐,她事不關己地笑著,並不屑喊道:「白痴。」

  那一晚我哭了,哭不是因為姐姐罵我白痴,因為那時的我從不把她的話當一回事,當她罵我白痴時,不過同時意味著我覺得她更白痴罷了!所以她無法籍由言語來傷害我。我哭大概是因為父親手中的籐條對我造成的身體傷害,另外就是母親重複的話語:丟臉,丟臉死了。

  某部份來講,我覺得我很無辜,因為先前根本就沒人告訴我考最後一名是丟臉的事。我聽說每個人生的第一次都是值得慶賀的,第一次考最後一名難道就不值得慶賀?我有點後悔那時接受了母親的言語傷害與她的價值觀,因為在往後的日子裡,也就是自我逐漸成形後,我發現我再也無法允許自己考最後一名了,而那次經驗,似乎也成了我的人生絕響。

  我也考過第一名,而且不只一次,但現在回想起,竟發現那些第一名全是模糊的,印象最深的還是那次的最後一名,這事真不可思議!不是嗎?

  孩子,別讓名次決定你,也別讓社會決定你,你只是你,全然的你。

  這是那人笑著對我說過的話,他的微笑總像夜晚綻放光亮的上弦月,讓九歲的我雖聽不懂他的語意,卻倍感溫暖。

  對我來講,那是個特別的夜晚,在那夜之前,我從不知道家鄉的山丘上空是如此的非凡。

  記憶所及,父母親從沒教導過我要試著在夜晚來臨時仰望天空,所以當我在那夜如帶刀單于趁夜摸近外地人的住處時,我著實被那晚的夜色震懾住了。

  當我用手指著月亮時,請別企圖從我手指上找到月亮,你只需順著它的方向。

  他的存在對我而言就像個禪師,而他的話也總是充滿著禪機,他說這是我倆相處的模式,因此他無法不這麼跟我說話。

  那夜,到達他的住處時,樂音已經停止了,我不著聲地隱身在樹後望著庭院中的人影,那晚的夜色特別明亮,庭院被月光灑上了一層如鱗的金箔,外地人正坐在一把籐椅上,他手握著一根樂器,靜靜地仰望著夜空,許久……許久……。

  後來,我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也明白了我倆往後的相處模式其實是由我所造成的決定,因為在我倆第一次交會之際,我便是順著他的目光找到了讓我忽略了九年的、震懾人心的滿天星斗與高懸明月。

  那是我們第一次的對話,在無聲中達成。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四 七月 28, 2005 9:37 pm    文章主題: 異色天堂─4 引言回覆

  


  從來我就不是一個乖小孩,這點我必須承認。

  若要更進一步說明的話,那麼將乖字改成順從,我想將會更貼切於我的語意。

  當然,既然我不是個順從的小孩,那麼骨子裡大概也就摻雜叛逆成份。然而我的叛逆成份究竟是誰養成的?現在仔細思量,我會覺得那必然是我母親了。

  我從小身子就不好,而且有氣喘的毛病,感冒之於我更是家常便飯,也因此母親對我呵護有加,常常動不動就摸我額頭,好像擔怕一個不留神我又要突然發高燒似的。而這情況在午夜時更是頻繁,她老發牢騷說我害她睡不好,因為她每晚總要醒來好幾次摸我額頭。

  關於晚上睡不好覺一事,我曾聽聞他跟母親的對話:

  「事情也許沒那麼嚴重,只是妳擔心過度了。這之中或許存在著一種弔詭心態,而妳自己不易察覺。妳之所以每晚都習慣性的醒來觀察兒子體溫,除了一份母親對子女的關心外,另一部份來講或許妳只是在滿足自己罷了,因為在這樣的舉止中,妳能深刻地感受到自己身為母親的身份,而這樣默默付出的行為讓妳感覺安心,它讓妳更能自我肯定是位好母親。所以與其說妳在滿足兒子的需求不如說妳更是在滿足妳的自我需求來得恰當!」他說。

  「你不知道,他從小身體就不好,睡覺又愛踢被子,半夜常常會發高燒!我不讓他睡在我身邊,留意他的身體狀況我不能安心,我這麼做全是為了他。」母親說。

  「也許吧!」他微笑答道,便不再言語。

  母親不讓我在他人家過夜,也從不讓我參加需在外過夜的活動,總之,每晚我都必需睡在她身旁,否則她那晚必會輾轉難眠。

  關於這點,我也曾聽過他與母親的對話:

  「就好像握拳企圖抓住空氣一樣,妳握得越緊越抓不著。妳越是緊抓著妳的小孩不放,小孩的心就越外放,終有一天,妳會發現小孩子長大了,再不是妳那雙手所可以掌握。至於妳想一手掌握小孩的心態,妳知道這女人一心都想掌握自己的男人,但事實證明女人通常無法掌握自己的男人,她無法阻止丈夫的晚歸與應酬,更無法讓丈夫順從指東往東、指西往西的指令,於是這兒子便成了丈夫的代替品,一個小男孩也是一個男人,女人無法掌握自己的男人,於是潛意識裡便想掌握自己的兒子,至少這在小孩還未成年前都是可掌握的,於是她們在這些行為中求取一份平衡;但這之後呢?女人將再度醒覺自己的無能。而這之間的問題出在哪?出在誰根本就不該想掌握誰。」

  當然至於這段對話的發生,或許該歸罪於我,因為我常吵著要在他家過夜,想當然爾,母親每次都不准。

  於是我深深覺得他的話似乎很有道理,我成了父親的代替品。父親晚上常不在家,他喜歡喝酒,常與朋友應酬到很晚才回家,於是母親在無法掌握自己的男人的同時,將我徹底的封殺了。

  這是絕然的強烈對比,我們家有兩個男人,一個徹夜不歸,一個整晚不出……

  在這樣的情況下,你說我骨子裡如何能不長出一道叛逆血液。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八月 09, 2005 11:22 pm    文章主題: 5 引言回覆

  


  說來那晚是挺怪異的,我覺得自己的演出也有點不太正常。該怎麼說呢?那晚我實在太靜了,靜的一點也不像小時候那個活潑外向的我。

  我就這樣傻不隆咚地走進他的庭院,出現在他跟前,睜著一雙大眼直率地望著他,望著他將原本輕闔的眼睜開,直凝著我的眼。

  我倆就這樣彼此凝望,時空在那時好似不存在了,只剩兩雙眼對視著,我看著他的眼,他看著我的眼,就兩雙眼,除了兩雙眼,沒有其他。當然我得這樣重覆強調,強調到你只能將注意力全集中在兩雙眼的對視上,如此你才能較切合地感受到處在當下的我的感受。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大人,在我的觀察中,幾乎每個大人都無法直視另一個人的眼太久,包括成年後的我亦然。除了面對戀人外,大人總是習慣性地會躲避直視的目光,就連家人也不例外!

  所以我說他是個很奇怪的大人,他有一雙天真的眼,就像小孩一樣,小孩並不躲避直視的目光,他甚而會好奇地更睜大眼與你對望,那眼神是那般地柔,柔地讓你想要沈睡在他的眼中。

  然後他起身,我畏懼地退了一步。我看著他走到屋簷下,取來另一張籐椅擱在一旁,然後又逕自坐回原位,仰躺著凝望夜空。

  於是我也坐上了椅,學著他的模樣,望向天空。

  那是繁星遍佈的夜空,我說過了。

  月是上弦月,臉上拂的是清涼晚風。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八月 19, 2005 7:12 pm    文章主題: 6 引言回覆

  


  「我要回去了。」我說。

  「嗯。」他輕應一聲。

  「我是聽到聲音才過來的。」

  那臉上浮出了一道親切的笑容,並張著眼凝視我,那眼神靜地彷若一片寧謐大海。

  「是用那個吹的嗎?」我伸著小手指向他手中的樂器,撇去開孔不言,那樂器直可說是一根竹子。

  他點頭示意。

  「那是什麼樂器?」

  「洞簫。」他說。

  「洞簫……」我複誦著他的話。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他的聲音,那是一副低沈又極富磁性的嗓音。

  「那麼……」我吱唔著,「我走了。」

  「你幾歲?」他突然追問。

  「九歲。」

  「九歲……」

  「對了,我明天可以再來看你嗎?」我天真說著。

  「當然可以。不止明天,你什麼時候想來都歡迎。」

  「真的嗎?」

  「真的。」他愉快點頭微笑。

  「那你會吹洞簫給我聽嗎?」

  「你不是每晚都有聽到我的洞簫聲?」

  「但沒有這麼近距離聽過。」

  「留點距離也許會更美,不是嗎?」

  「反正到時候我不會黏在你身上要你吹洞簫的。」

  聞言,他呵呵笑著。

  「那就這麼說定了,你明晚要吹洞簫給我聽,掰掰!」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十二月 01, 2006 9:31 pm    文章主題: 7 引言回覆

  7


  有時候我會覺得人與人的相識其實是有點不真實的,因為走在人生的道路上人來人往,擦肩而過者眾,伴走者少,長相伴隨者更是稀少。

  不存在與不存在間的存在,最終將歸於不存在。

  這是他曾對我說過的話。在接受這樣的言論之後,於是乎我逐漸可以將人生看作是一場夢,所以對於所謂的人生際遇無論好壞,我便學會了包容與接受。

  當然有些人事物我們是不想放手的,甚而我們會在其上添增一堆期望。

  慾望是痛苦的根源。

  這我知道,但要執行起來,卻是那麼地難。比方說後來我與他的分離就讓我萬分不捨,或是年長後我與女友的相識,都再再讓我不想放下執著。

  所有有形的結合,最終都將走向分離。

  面對這樣的人,有時會讓人心生畏懼,因為這種人存在地太過超然,講的話常是一標中的,他活地像一道亮光,照得存在於你心的黑暗面無所隱藏。你以為耶穌何以被釘上十字架?老子的無為與沈默反而讓我覺得更為平凡而超然。

  現在回想,會覺得我整個人生思想的建構,絕大部份是建立在他的思想上,進一步來說,也可以說我是他思想的複制品。關於這一點,我並不覺得悲哀,反正是人便是一件件複制品的延續,我不吸收他的思想,最終還是會吸收他人思想。

  我們都是複制品。

  這是他對我說過的話。我們的思想來自從小到大所接觸的人事物,人們很容易將思想據為己有,以為那便是屬於自己的;但事實不然!就像一棟房屋,逐一拆去磚瓦後,最終你會發現,房屋本身只是空。

  人的思想就像磚瓦,都是他人一層層疊上去的。

  我接受他這樣說法,我也知道這是事實。如果將一個人從出生到死亡全關在一個無人無物的空間裡,每天只供應他吃喝,那麼他人生的思想,大概就只知吃喝拉撒睡了,或許他不會有快樂,但理應也不知何謂悲傷!

  當然,我也有我的喜樂哀愁,畢竟我不是那從小被關在無人無物空間裡的人。我人生最大的喜樂是跟他相處的日子,而最大的哀愁便是與他的分離!這點我自己很明白。

  我不太在意理智上的思想,我真正在乎的其實只是思想外真實的感受。

  我愛他,我深愛著他!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老爺子
站長


註冊時間: 2002-07-21
文章: 3000
來自: 未進化國度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三 十二月 06, 2006 11:16 pm    文章主題: 8 引言回覆

  


  現在回想,我已不太記得是何時起認他做乾爹的。

  其實這事是經母親慫恿而成的,不然那時的我那麼小,哪來念頭要認乾爹。

  大概在我與他熟識半年後,有時會邀他到我家坐,父母親也在那時與他日漸熟絡。而也不知哪天起的始,母親開始會叫我打電話邀他來家裡吃晚餐,那一陣子母親晚餐煮得勤,於是我們幾乎每晚都能與他共度晚餐。

  通常他會提早到家裡來,他習慣踩著他那輛腳踏車下山,一到這兒就在門口喊著我,然後我們會很有默契的一起騎腳踏車閒逛,我們當這是一種運動,也當它是同樂時光。

  我們沿著馬路邊騎,兩旁稻田蒼翠,金黃稻穗在夕陽微風下搖曳,水面閃耀粼光,像相機閃光燈似的,一閃一閃地補捉著我倆奔馳的身影。

  有時我們會停下腳踏車,蹲在河邊看魚,那河很長,就沿著一段路流,然後過一座小橋穿越阡陌,流到小時我覺得是沒有盡頭的遠端。河水清澈見底,常有小魚穿游,泥巴裡有洞,時見螃蟹出沒橫行。有時他會帶頭脫去鞋襪,領著我赤足入河,用手指去挖那些個小洞,我們抖著手試探性地深入小洞,一有動靜便急著縮手,模樣滑稽極了!螃蟹雖小,那對夾可不能輕忽,不小心被夾中,嚴重些還會讓人流血哩!

  鄉村是童年生長的好地方,他望著我說。

  我搔著頭不太明暸他的語意,一個勁地回望著他傻笑!

  回程的路上,我常吵著跟他徑賽,看誰先回到家,我們交互領先落後,競爭十分激烈,只是最終勝利一直屬於我。那時的我很得意,後來回想,才逐漸明白那不過是大人與小孩玩的遊戲罷了!

  父親晚上常往外跑,晚餐時間多數時候不見蹤影,少了一個男人的餐桌總讓人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於是在他加入我們的晚餐後,一時間竟讓我覺得這家好像變得完整了。

  母親似乎也這麼認為,有時我會覺得母親比我更期待他的到來,母親喜歡望著他笑,模樣像個小女孩似的,連眼神都閃爍著迷光,非常不同於我平日處慣的母親模樣。

  「你以後就叫他爹乾吧!」母親說。

  「什麼?」

  「反正他那麼疼你,你就認他做乾爹好了。」

  於是在下一次打電話邀他到家吃飯時,我開口便叫他乾爹,那聲音叫得啵大,尾音還拉得老高,電話那端似被嚇壞了,一時間沒了聲響。

  「你叫我什麼?」那端傳來他的話語。

  「乾爹!」我又大聲地複誦一遍。

  「好吧!兒子。」他說。

  然後我聽到了彼端他的笑聲。

_________________
吃 素 、 環 保 、 救 地 球
Be veg  Go green  Save the planet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老爺私房菜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無法 在這個版面附加檔案
無法 在這個版面下載檔案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