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冷泉鬼村>˙夜語(全文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冷泉鬼村∼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GDRS
村民


註冊時間: 2003-08-12
文章: 776
來自: 下水道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十月 15, 2006 7:14 pm    文章主題: <冷泉鬼村>˙夜語(全文完) 引言回覆

  你正在深夜的路上趕路,初秋大雨磅礡下著,把你全身淋得濕答答的好不難過,配合上那狂暴吹來的晚風,更是令你冷到全身直打哆嗦。

  豪雨附著在衣服上顯得格外沉重,不斷降低的體溫更是令所踏出的每一腳緩慢,注視著前方一望無際的黑暗和困住自己的雨牢,你不禁深深感受到要是一直這樣下去,自己一定會死的。

  恐懼、焦急,種種的不安與對黑夜慌張令你體力逐漸流失,卻無法停下腳步休息,只能於豪雨中不斷的奔馳。

  嘩拉拉、嘩拉拉

  雨,無情的落著。

  就在這時候,你突然發現了一棟建築物,於暴雨之中,彷彿堅毅不崔的巨人般挺立,無法撼動也無法傷害的絕對存在,光是看───就能讓人心安。

  尤其是在這種時候。

  彷彿是抓到救命的稻草,你當下也不管那棟建築物是什麼,對於沿路上的景色也毫不留意,只是看著那聳立的黑影、只是朝著那聳立的黑影,吐著乾寒的喘氣飛奔而去。

  直到推開大門闖入後,才發現這裡是座寺廟。

  彷彿頗有年代,儘管看得出來當初建築時所費下的苦心和所投入的虔誠信仰,但如經也已變成歲月的記憶,隨處可見的班剝和碎裂以及角落蔓延的蜘蛛網,可以看得出來這裡已經很久沒有人打掃了。

  而且被遺棄很久。

  注視那主神殿上,早已破爛得看不出原樣的神像,你不禁如此想著。

  儘管如此,對於這荒野道路上難得的庇護所,也沒有什麼好挑剔的。

  哈啾!

  猛然的,你打了個噴嚏。

  身體也像是回想起寒冷般顫抖………儘管關上了大門,那粗暴的寒風依舊是無法阻擋,而彷彿是由於無人居住的關係,寺廟裡頭的溫度實際上也沒比外頭高多少,情況依舊惡劣。

  但───卻也好上不少。

  雖然實在是不想在神像面前……雖然是損壞的神像,但也還是不太想做出脫衣服這種不敬舉動,然而依舊在降低的體溫和觸覺卻逼迫著你不得不脫去那些濕答答的衣服,從有防水功能的行囊中找出乾毛巾並換上……

  全部的衣服。

  為什麼自己沒有帶生火工具呢?

  幾度翻遍那塞滿了沒用雜物的鉅大行囊,你當下埋怨自己的愚蠢,並同時畏寒的不斷穿上衣物,把自己包得像粽子一樣,只差沒有被吊起來。

  連自己都絕得很俗的模樣。

  不過為了生存,也只能妥協。

  在百分百確定自己不會冷死在這荒郊野外的破廟之後,你開始打量起外頭氣候,從那長滿蛛網的木窗看出……

  依舊是濃密的豪雨,彷彿天地間的一切都被沖刷掉一樣的虛無。

  你什麼也看不出。

  只知道,這雨,恐怕不是短時間之內可以停止的。說不定……下到明天中午都還不會停呢。

  所以儘管正在趕路,也只好對大自然妥協,決定在這破廟之中留居一晚。

  畢竟剛才那種情況,你已經不想在經歷了。

  唉───

  無奈的嘆了口氣。

  你開始找尋著可以睡覺的地方……由於並沒有帶任何可以當作是棉被和床墊的東西,所以你試圖在廟內找看看有沒有稻草堆還是破布團之類的物品。

  沒有抱著太大的期望。

  所以在當發現那軟綿綿的東西時,你整顆心頓時躍動起來,幾乎想要跪拜那主神殿上的不知名神明,感謝祂的恩典與照顧。

  是一條棉被………或說是類似棉被的東西,總而言之就是一疊一疊的厚布所縫製成長方形物體,而中間正好有個凹陷,大小正好可以把你給完全的包裹起來。

  本來的功用不明,你也不想去管,只知道在這寒冷的天氣裡頭能找到如此暖活───而且還滿乾淨的布團能用來睡覺,實在是讓你喜出望外呀,雀躍得彷彿孩子一樣,快速的在棉被(姑且當作)上躺了起來,並把自己層層捲起,彷彿擬態成為簑衣蟲。

  闔上眼,進入了夢鄉………

  本該是如此。

  但由於外頭的風雨實在是太吵了,轟隆轟隆、磅啷磅啷的吵得你實在是無法入睡,翻來覆去───最後則沒有辦法的不甘願爬起。

  心情壞到極點。

  環顧著左右四周,用那疲憊的大腦努力思考著怎樣才能安然入睡之時,你的眼光突然漂到了主神殿的方向……

  在神桌之旁,有著一層厚厚的黃布裝飾著───神桌……也大的可以容納至少兩三個大人……儘管這個想法實在太不敬了,但───無法與風雨聲妥協的你,還是把心中那初生的念頭給執行了。

  抱著行囊和棉被,迅速鑽到神桌底下。

  頓時間,聲音沒了。

  不,這樣說並不正確………應該說,減輕了。

  被那厚重的黃布給阻擾,本來轟隆的雨聲和風響只剩下許許雜音,像是被分隔兩種不同的世界一樣,在神桌底下的漆黑空間充滿著安寧。

  還有著令人放心的檀香味。

  頓時間,之前累積的疲憊感突然的一口氣擁上,令你在短時間之內抱著棉被失去了意識……在那舒適之中。





  ………爺……………呀………

  睡夢中,淡淡的

  ……王爺……………我呀………

  彷彿某種呻吟般的細語,丟入那意識的湖泊,漣漪───

  …刑王爺…………幫幫………呀……

  那是充滿的悽涼和哀怨的聲音,伴隨著細微的風雨,敲打著敲打著你那模糊的意識………令你疲憊的覺醒過來。

  「刑王爺!───求求您幫幫我呀!」

  突然間睜開雙眸,所看見的依舊是神桌下的一片漆黑,淡淡的檀香和些許的濕氣,耳朵中依舊回蕩著暴雨的痕跡。

  與著外界隔絕的異界、結界。

  一樣的。

  不一樣的。

  在神桌外……從那黃幕的細縫下看到了一雙腳,跪在那毫無布團的龜裂石版上,是一雙穿著破舊灰布褲的男子的粗狀雙腿,可以很明顯得看得出是鄉下的農夫。

  就這樣跪在外頭,那暴雨中的寺廟之中哭訴著。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呀!為……為什麼要找上我呀……我明明什麼錯都沒有。」

  是個中年男子的沙啞聲音,像是在向神明祈求般的低語。

  悲棲的令你渾身不舒服,伴隨著話語,彷彿有無數冰冷的毛蟲從脊髓爬上般的難受。

  「我呀───曾經是個軍人,在過去是幫日本兵打仗的……雖然如此,但也自信沒去做一些對不起天地的事情,那些任務以外的事情我可是向來都沒動手的呀。」

  「只有一次……那一次……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呀!」

  那是隱含了多大痛苦的吶喊呀。

  淒厲的慘叫聽得你忍不住想摀起耳朵,躲開那份哀痛、避開那份沉重,但那外頭所傳來的喘息卻又誘惑著你束起耳朵,去聆聽那份故事。

  究竟是怎樣的痛苦、怎樣的錯誤,才會逼得人發出如此聲音……

  才會讓人在這暴雨的夜晚,來到這向神明求助。

  好奇。

  所以聆聽,忍耐著。

  「槍………」

  「是槍………」

  「是槍呀!王爺!刑王爺!」

  「既然你是刑王爺,也應該知道吧?槍……對一個軍人來說有多重要,要是沒有了槍───或是壞掉了,別說是打倒敵人了,甚至連保護自己也做不到呀!」

  「在戰場上……等於就像是死了一樣呀!」

  「所以……所以我呀,都很認真的,每一天……每一天……都很認真的保養著我的槍,槍管擦得亮晶晶、槍機零件也都清理的乾乾淨淨,更別說是生鏽了,一點都沒有……真的……真的沒有……」

  「每晚……每晚……當大家都休息的時候,我也還在保養我的槍,深怕……深怕它要是沒辦法發射該怎麼辦?沒辦法使用該怎麼辦?我真的很怕這樣呀!」

  「只是……只是……我真的搞不懂,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

  話語到了此,那神桌外的聲音頓時靜止,隨後───則是一陣悔恨的哭聲,試圖壓抑…卻沒辦法控制的哭泣,伴隨著哽嚥回蕩於神桌下的小小空間。

  氣溫,彷彿低了幾度。

  眼前是幽暗一片,耳邊回蕩著厲哭,於神桌下方的你……頓時感覺自己好像身處鬼域,只有數呎的異度空間。

  身軀,無法制止的顫抖。

  搞不清楚,是因為寒冷……或是其他。

  「我真的搞不懂……」

  再度回蕩的痛苦打破了沉默,但那黯然聲調卻令那種異界感覺更為深刻。

  「為什麼……為什麼……槍會突然故障呢?」

  「就這樣……突然之間……怎麼扣板機也無法擊發,明明怎麼檢查都檢查不出問題,但卻是無法擊發……明明都沒有問題呀!但卻像是被鬼魅捉弄一樣,怎樣也無法擊發,還不斷發出『格格』的奇怪聲音……」

  「怎樣都無法處理……怎樣都無法修好……但是我可不想死呀!我可不想在打仗時連開槍都沒辦法呀!……所以我………所以我………」

  「把槍……偷偷的……換了過來……」

  「和小包的槍……偷偷的……換了過來……」

  寂靜,連同啜泣聲也靜止。

  無語配合著風雨,感受著桌外的氣氛───你似乎也能體會到那聲音心中的悔恨與痛苦。

  「但是!我可不是想害死他呀!」

  突然的,像是想為自己辯解一樣,哪聲音突然吶喊起來。

  嚇得你險些撞上神桌,暴露自己的行蹤。

  「畢竟……畢竟……小包可是通訊兵呀!他───平常也老是說自己只要躲在後頭就好,根本用不到槍……所以……所以我才會把腦筋動到他頭上呀!」

  「誰知道……誰知道……敵人會在這個時候偷襲呀!」

  「沒有時間反應,沒有時間通知,耳邊全部都是槍聲,所能看見的不是敵人就是死人───血!是血!到處都是血!只能不斷的上膛、射擊、上膛、射擊……連那些文官、長官──也不得不拿出槍來反擊……」

  「在我前面……在我旁邊……」

  「小包他!小包他!就這樣在我眼前拿起了那把不能發射的槍,對準敵人攻擊!───」

  「子彈,沒有出去……就這樣,在槍膛內爆炸了………」

  「爆炸的威力把整把槍都炸碎了……金屬呀、火藥呀、全部一口氣的塞進小包的腦袋裡頭,把原本該在裡面的粉紅色、白色、等雜七雜八全部推了出來……一半的腦袋也一起飛而出來……」

  「就這樣……掉在我的面前……」

  「那雙瞪大的眼───就這樣盯著我手上的槍呀!就這樣盯著我手上拿的那把………小包的槍呀!」

  聲音伴隨著吶喊,伴隨著喘息,漸漸的、漸漸的靜止下來。

  沉靜許久之後,才又開始緩緩說出……

  不同的是,那聲音已經聽不出悔恨……相反的……充滿某種幽暗的恐懼。

  脆弱的,呢喃著。

  「然後……我聽見了……」

  「我知道,我知道這很奇怪!但是……我真的聽見了……」

  「聽見小包,用著那失去一半的腦袋,瞪著我……對我狠狠的、狠狠的喊著………」

  【我不會忘記的───我不會忘記是你害死我的!我絕對不會忘記的!】

  【我絕對會報仇………在你最幸福的時候,讓你最殘酷的死亡!】

  【我絕對不會忘記的!】

  不會……忘記的………



  飄邈的哀怨回蕩於雨夜的廟宇中,蓋過一切風雨的纏繞於你的腦海,彷彿是在耳邊輕輕細語,耳垂彷彿感受的到那溫熱吐息。

  冰冷的

  心臟被無形冷手緊握。

  逃!

  快逃!

  好想要逃!

  努力掙扎的心臟擺脫沉重,於汗水滑落同時加速鼓動,將血液瞬間灌注全身,四肢緊繃力量幾乎推簾而出,狂奔逃出。

  不想聽下去了,不想聽下去了,已經無法在聽下去了!

  不只是因為故事,而是那話語的幽怨與絕望,彷彿將周圍空氣全部抽光一般。

  無法呼吸,快要窒息。

  於冰冷的雨夜,滴落滾燙汗珠。

  但……明明已經無法忍受,身體卻依舊不由自主的停留……

  僵硬……

  在還沒發現之時,已經僵硬了……

  恐懼。詭譎。不安。焦慮。

  聲音又一次的開始。

  平穩的彷彿述說天氣……

  「從那次之後,我的運氣……原因不明的變得非常好,好到令我恐懼的程度……不但平安無事到戰爭結束,接下來日本鬼子也投降了,就這樣毫髮無傷的回到自己的故鄉。」

  帶著點懷念,以及些許感慨。

  「不僅如此,還被分到了屬於自己的土地和房子……這是以往我作夢都不敢夢到的事情呀!而且還不只這些!是黃金呀!黃金唷!就在我被分配到的土地下面……本來只是想挖點土想找回耕田的感覺,哪知道……是黃金呀!日本鬼子的黃金就這樣被我挖了出來呢!」

  「後來呀……後來呀,用了這筆黃金作了點生意,也都很好運的沒有失敗過,不到幾年就成為小有名氣的土財主了,還取了個美嬌娘,生了兩個活潑的兒子……說真的……那時候的我太幸福了……幸福到我……完全忘記小包的事情。」

  哽嚥,平穩的話語中逐漸帶上哭調。

  莫大的哀傷。

  「就在那一天……我把一切都忘記的那一天,我帶著小兒子去自家的森林去打獵,用我在戰爭中練出來的槍法,逗得他高興的又跳又叫,看著他對我投來的仰慕眼光……說真的,我真的覺得那是我人聲當中最幸福的一刻呀!───」

  停頓

  伴隨而來的是落雨聲碎,嘩啦啦嘩啦啦的,外頭的那人彷彿瞬間消失一般。

  令人無法按耐的沉默

  已經不再寒冷,神桌下空間伴隨著緊張而升溫,一個疑問緩緩於腦海中萌生。

  那人……已經走了嗎?

  努力克制著緊張的喘息,在無法忍受這股沉默之下,你開始緩緩低下腰,想看看桌簾外的那跪下的雙腿,是否已經離去。

  慢慢的、徐徐的,深怕動作過大引起注意的,小心翼翼低伏下身。

  稍稍,從那細縫之中,張望出去。

  「出現啦!」

  淒厲的慘叫劃破空間,驚嚇的你險些慘叫出聲,慌恐的跌坐回布團之上,凝視著布簾下隱隱顯露的那雙腿,壓抑著聲音喘息。

  大腦打從深處發麻。

  「小包……小包他出現了呀!用我那可愛孩子的身體,再一次的出現在我面前呀!用哪恐怖的力量掐著我的脖子,把我整個人壓倒在地,扭曲著臉孔非常怨恨怨恨的直瞪著我發笑……用我孩子的臉,朝著我怒吼……」



  【終於讓我等到了呀!讓我等到了呀!你感受到最幸福的時刻!呵呵───哈哈哈!高興嗎?快樂吧!很幸福吧!然後給我抱著毀恨摔去惡鬼道之中吧!】



  「很恐怖……很恐怖的喊叫著,那張臉孔已經不再是我的孩子,也不是小包……而是地獄的惡鬼呀!撕裂著雙脣、單吊著白眼,滴著口水不斷的狂嘯、狂喊……既憤怒又高興的狂喊著……」



  【你真當你運氣這麼好嗎?你以為你這個殺人犯怎麼能這麼幸運?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呀!因為我等著看你從最幸福的頂端摔落下來的樣子呢──讓你在最不想死的時候,把你狠狠的殺死呀!】



  扭曲的情感,瘋狂的執念,儘管只是透過那聲音的轉述,其中的怨恨與歡喜也不禁宣染到你的心中,於那空白的恐懼之中攪起漩渦。

  又深又暗,彷彿無盡的渦

  退後……退後……

  深怕被捲入其中似的,將自己深埋入布團之中的向後退去,直到貼上那冰冷壁面為止。

  盡可能的遠離那聲音。

  「我很害怕呀!我真的很害怕呀……聽到這種話,我那時候整個人連尿都灑了出來,心裡頭直念阿彌陀佛的……但是、但是,當時我明明就沒有錯不是嗎!當時我可不是故意要害死小包的呀!要我因為那點意外就要被殺掉,在我這麼幸福的時候被殺掉……實在太過分了不是嗎!」

  不甘願的吶喊,毫無悔意的話語,只是呢喃著無辜。

  「雖然是我換的槍,但是……要是小包不開槍的話……要是他在開槍之前有先檢查的話……他也不至於會死呀!不!要是當時敵軍沒有來偷襲的話,他根本就不會死呀!有錯的……根本不是我呀!小包會死……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呀!王爺,你說是不是呀!王爺,你說是不是呀!」

  陷入瘋狂的喊叫於雨夜中嘶吼,彷彿野獸、彷彿妖魔,切割去那與現實的最後壁壘,畏縮於神桌之下,你感覺自己彷彿身處鬼域。

  心跳已經無法克制,冷汗早已沾濕那層層衣裳。

  急促喘息,宛如不知名的野獸正於外頭覬覦著。

  神經,緊繃。

  「所以我說了……雖然很害怕,但還是這樣和小包說了……」

  「這樣不公平呀!就算當時是我把槍換掉的,但是要是你不開槍,你也不會死呀!而且說到底……要不是你連槍還能不能用都分不出來,拿上手就亂七八糟的開槍,要不然你也不會死阿!這一切……一切都和我沒關係呀!」

  「沒錯吧?刑王爺,我這樣說一點錯都沒有吧!」

  「但是……小包生氣了,用我孩子的臉瘋狂扭曲的喊叫,那……簡直是地獄惡鬼的聲音朝著我喊叫……」



  【你這個卑鄙小人!你難道想把一切的錯都推到我身上來嗎?你難道以為這樣做就能把自己裝成無辜嗎?讓自己成為受害者的死去嗎?我絕對不會讓你得逞的!】



  【我會讓你深刻的品嘗到我那時的毀恨,讓你充分後悔你當時的錯誤!後悔把我的槍換走的錯誤!並懷抱著那個錯誤不甘願的、痛苦的、卑賤的死去!】



  【所以……來玩個遊戲吧?】



  【賭注就是你的生命。】



  【只要你贏了,我就承認當時的一切都是我的錯……你就回去享受你的幸福生活吧……但……要是你輸了……】



  【我就立刻扭下你的頭!】



  雨似乎下的更大了。

  夜風狂暴的襲擊破舊木窗,磅磅的聲音伴隨著寒意不絕,你努力的緊縮著身子,似圖想藉由這種舉動來保持溫暖。

  喘氣,想必早已成霧了吧。

  加速的心跳,感受血液不斷的流通身體。

  所感受到的,卻依舊只是寒冷。

  大腦缺血。

  聲音繼續緩緩說著,在這吵雜的晚。

  「說完這些話後……小包就把我放開了,用著那詭異、噁心的笑容開始和我說著遊戲規則。那是非常容易理解的規則,而且也是我所熟悉到不行的遊戲方式……」



  【就是射擊──唷,你最得意的射擊……對吧?不論是野獸還是人頭,都是你很得意的,對吧?那麼……我們就來玩玩,用你手上那把獵槍──】


  【規則很簡單,在你帶出來的野餐籃子裡頭有蘋果吧?等下……我就把那些蘋果往天上丟出去,等十秒之後你就可以開始射擊了。只要在蘋果落地之前、或是超過十五秒,你都沒有擊破那顆蘋果的話………】


  【我就立刻扭下你的頭!】


  【不過……要是接連三次,你在這規則之下連續擊破三顆蘋果的話,那麼──我就承認當初的事情都是我的不對,不再糾纏你……不過,也要你能夠擊中才行呀……】


  「那是充滿藐視的聲音,彷彿已經遇見我將會失敗的一樣……但是,這反而令我高興起來了。因為───我最擅長的就是射擊了,雖然說要打中移動中的蘋果是有點困難,但也不是辦不到的事情……所以那時候的我,就像是害怕小包反悔似的快速的答應。」

  「然後……才發現我被騙了。」

  「那小小鮮紅的蘋果,在小包手中宛如砲彈一樣飛向了遙遠的天際,我簡直不敢相信他可以用那麼瘦弱的身體,使出這麼恐怖的力量……」

  「只見那蘋果瞬間變成無法看清的小點,於蔚藍天際瞬間落入茂密的樹叢之中,本該是鮮紅的顏色被茂密的綠色給遮掩……直到這瞬間,我才發覺自己落入了陷阱。」


  【怎麼拉!十秒已經過了唷!快點射擊呀!】


  「帶著狂怒的聲音,小包那傢伙噁心微笑的催促著我射擊───但是我看不見呀!就算我射擊再怎樣的準,對於已經消失在樹叢之中的目標,也是怎樣都打不中的呀!」


  【十一秒!】


  「何況……要是隨便射擊沒打中的話,填裝彈藥就算再怎麼快也需要用到三秒時間,瞄準最少需要兩秒,要是沒有一發擊中的話……就怎樣也不可能擊出第二發呀!」


  【十二秒!】


  「那時候我真的很恐慌呀!不論怎麼找都無法從那茂密的綠色中發現紅點,冷汗不斷不斷的流下,雙手更是濕潤的幾乎握不住槍。沒有時間擦汗,也沒有時間思考,只是不斷不斷的用目光找那顆該死的蘋果!」


  【十三秒!】


  「然後就在我幾乎絕望的時候,我突然在那茂密綠色之中發現一個迅速落下的紅點……微小到我幾乎無法看見的地步……當下──毫無猶豫,我迅速的用槍瞄準那高速落下的小紅點……」


  【十四秒!】


  「但是……那真的是蘋果嗎?那真的是我的目標嗎?沒辦法確定……因為我根本就沒辦法看清楚呀!只能看見那連是不是紅色也不清楚的小點……要是打錯了該怎麼辦?要是沒打中該怎麼辦?」


  【十五秒!】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宛如詛咒的字句回蕩於破廟之中,尖銳刺耳的使得你倍感難受,哪怕捂住耳朵也無法阻止哪聲音滲透進入體內,噁心的絕望感覺彷彿滿溢出來。

  反胃,酸黃的液體至咽喉湧出

  無法言喻的難受。

  「我擊發了……因為我不想死,所以我擊發了……」

  聲音繼續,疲憊的疲憊的。

  「然後……我也擊中了,除了果肉碎塊和落葉,什麼都沒有落下來……所以───我擊中了!我活下來了!」

  「看到了吧!看到了吧!果然運氣是站在我這一邊的!當年小包死掉的事情果然不是我的錯!要不然……我怎麼可能擊中?擊中我根本就沒看見的東西,所以……我絕對沒有錯呀!對吧!對吧!」


  【別高興的太早!還有兩次呀!】


  「小包話還沒說完,他手中的第二顆蘋果就又飛了出去……而我……而我卻因為沉溺於擊中目標的歡愉之下而忘了填裝彈藥!該死的該死的……不對!哪有人在填裝彈藥之前就把目標丟出去的!卑鄙卑鄙卑鄙!」


  【五秒!】


  「但是我沒時間抱怨,在稍微抓到蘋果的落點之後,我當下用最快的時間把彈藥填裝好……」


  【八秒!】


  「然而這次,卻比上一次更加好運……蘋果沒有像剛才那樣落到茂密的樹叢裡,而是偏差的落到比較稀疏的地方,就像是小包一時手偏了一樣,這次的落點我可以很清楚的看見蘋果的落向……果然!上天是站在我這一邊的!」


  【十秒!】


  「所以我當下立即瞄準到那顆落下的蘋果,停止呼吸,預備射擊……」


  【十一秒!】


  「然而就在這時候!蘋果不見了!……不,不是不見……是被搶走了……在落下的途中被什麼東西的快速奪走,接著迅速消失在我的眼前……」

  「是猴子……該死的山猴把蘋果當成食物的搶走了!」


  【十二秒!】


  「眼見情況變成這樣,我連忙就和小包提出抗議。」

  「這次不算!這次不公平!蘋果被猴子搶走了……這樣我根本就沒辦法打中呀!」


  【這就是命呀!要是你沒有打下來!就給我去死吧!十三秒!】


  「聽見小包這麼說……我雖然打從心中詛咒……卻也沒有辦法,只能眼睜睜看著那隻猴子抓著蘋果,逐漸消失在視線之中……」

  「只能等死嗎?」


  【十三秒!】


  「倒數的聲音充滿興奮,小包似乎也認定我只能等死了……但是我不想死呀!明明可以打中的目標,明明可以輕鬆活下來的!要我因為猴子而死,我才不要呢!」

  「所以我也不管了,什麼都不管了,哪怕看不到蘋果在哪、連在樹叢中奔跑的猴子也看不清楚……但是我還是瞄準了,瞄準那正抱著蘋果逃逸的死猴子!」


  【十四秒!】


  「瞄準那該死的猴子!」


  【十五秒!】


  「接著,在猿猴的慘叫聲中,那東西摔到了地上……鮮紅的……屍體,而在那屍體的胸口,則是破碎的蘋果。」

  「簡直是奇蹟呀!在那種情況之下……我成功了!我成功打中蘋果了!」

  「果然我是不該死的!要我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呀!老天是站在我這邊的!一定是這樣,絕對是這樣,連老天也認為我是對的,連老天也認為我沒有錯!所以───我才活了下來!」

  「沒錯!第三次……接下來的蘋果,我也絕對能擊碎的!」

  「看著麼小包,看著吧!我將會證明我絕對沒有錯!」


  【在說這種話之前……先看看你的周圍吧!】


  「伴隨著小包的詢問,我這時才從興奮中覺醒過來……也在這時……我才發現我身邊樹梢之上,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聚滿了猴子……很多很多的猴子……很多很多憤怒的猴子……」


  【怎麼樣……雖然我不懂猴子,不過……我相信牠們也是會生氣的吧?在眼見夥伴被人殺死之後,那種打從心中點燃的憤怒呀!】


  【看到這種情況,你還能說出剛才那種大話嗎?你能夠在被猴子群攻的狀況之下,精準的射擊被拋出去的蘋果嗎!】


  【而造成這種情況的,不是別人,正是你自己!】


  【悔恨吧!痛苦吧!然後去死吧!】


  「蘋果,被丟出去了……」

  「飛得很高很高,很快的就消失在藍天之中。而那群猴子也同時撲過來,嘰嘰叫著凶惡的聲音朝著我撲了過來,而蘋果也開始落下了……子彈也還沒填裝……」

  「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那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呀!」

  「聽著小包在一旁的惡毒詛咒,蘋果已經可以清楚的看見了,那些猴子也已經到了眼前……就在這個時候,彷彿是上天的指導,我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瘋狂的念頭。」

  「讓我在那絕望的時刻冷靜的將子彈填裝好,然後將腰帶上的擦槍油全部倒在我身上,用火柴,點火。」

  意外的發展令你忍不住冷抽一口氣,腦海中瞬間浮現那接下來的構圖。

  火焰,吞噬,男人

  鼻樑間彷彿聞到焦味。

  按耐不住的顫抖。

  「沒錯,我自焚了,為了活下去!所以我自焚了呀!」

  「哪怕那些猴子再怎樣狂暴,也不會愚昧的攻擊一團火焰吧!畜生都是怕火的,在戰場上混了這麼久,我怎麼可能不知道這點。所以我自焚了!變成一團熊熊的火焰呀!讓那群怕火的畜生連靠近都不敢靠近呀!哈哈哈哈哈!───」

  「怎麼樣呀!小包!這就是天命呀!不只是單單的靠運勢,還要靠把命豁出去的氣勢呀!我會活下去的!我絕對會活下去的!我會證明我絕對沒有錯!」

  火焰中,男人彷彿狂魔般嘶吼著,像是被某種不知名的存在給支配了心靈,在火焰中絲毫不畏懼,於火焰中絲毫不痛苦,只是舉起了槍,瞄準那即將落下的鮮紅果實。

  畫面,伴隨話語彷彿成真。

  耳邊已經聽不見落雨,熊熊火焰轟隆燃燒。

  所聞的已經不在是潮濕霉味,焦肉的惡臭使你幾乎嘔出。

  異界,正被侵蝕。

  伴隨著神桌之外的狂氣,你畏縮的身子逐漸感覺到現實正在交換。

  「我會打中的!因為上天也是這麼希望的!所以哪怕眼睛被火焰燻得幾乎睜不開來,全身被烈火燒得想要在地上打滾,但我還是瞄準到了那顆落下的蘋果,然後……然後……」


  「然後……蘋果卻不見了───」

  「這次不是被偷走了……而是看不見,完完全全的看不見……因為我燒起來的關係,我眼前的一切全部都搖晃,抬頭看過去眼前全部都是火紅的一片。」

  「在搖晃。」

  「看不見……看不見……看不見呀!看不見呀!看不見呀!看不見呀!看不見呀!看不見呀!看不見呀!看不見呀!看不見呀!看不見呀!看不見呀!看不見呀!」

  「怎樣也看不到那顆該死的蘋果呀!」

  「不論我怎樣的睜大眼睛去找,在天空!在樹叢!還是在那群該死的猴子身上!都看不到那顆被丟出去的蘋果……看不見呀!」

  「因為我愚蠢的把自己燒起來了!所以───看不見呀!」


  【看來,已經有了結論了。】


  「就在我還在找尋著蘋果的時候,小包……捧著一顆被摔爛的蘋果,走到我的身邊───在笑著,將整個臉孔都扭曲一樣的開懷笑著。」


  【你,果然是該死的。】


  「然後……」

  「我的頭就被扭下來了。」





  他──說了什麼?

  頭被扭下來了?

  那麼───現在,在外頭的,是什麼?

  瞬間,大腦產生了錯亂。

  你眼中的世界頓時模糊起來,不可破的異界與眼中和現實模糊起來,所注視的電子訊息化作亂波,唯一清晰的只剩下文字。

  靈魂被剝離肉體,空洞的肉軀被寒冷充滿。

  凍結

  「被扭下來了───被扭下來了───被扭下來了拉!」

  碎裂

  「我的頭……我的頭!被小包扭下來了拉!被小包那個該死的傢伙扭下來了呀!被小包!我的親弟弟給扭了下來了呀!」

  瘋狂,喊叫,在桌面之外的那聲音化作雜訊,不斷於耳邊炸裂。

  「很痛呀!很痛呀!很痛呀!很痛呀!很痛呀!很痛呀!很痛呀!很痛呀!很痛呀!很痛呀!很痛呀!很痛呀!很痛呀!很痛呀!很痛呀!很痛呀!很痛呀!」

  「刑王爺救救我呀!很痛很痛很痛呀!我不想死呀!很痛呀!我還不想死呀!很痛呀!頭……我要頭呀!刑王爺呀!救救我呀!把我的頭……還給我呀!」

  嘶吼,以及癲狂的重擊之聲,遵循著某種節奏於大腦敲打,將痛苦、將悔恨一同敲入大腦之中,令你發自深處的打顫,意識彷彿置入冰櫃之中的劇烈疼痛。

  雨夜不存在 風響不存在 神桌不存在 破廟不存在

  在現實,一切都不存在。

  徒留那瘋狂聲音,於腦海,回蕩回蕩回蕩……

  想要吶喊,扯開了喉嚨想要喊叫出聲,想要將外頭的恐怖聲音給蓋掉,但是卻絲毫無法發出聲音,全身已被未知的恐懼給支配,只能畏縮在寬大的椅子上顫抖。

  黝黑的液體自下方溢來,冰冷的包裹住雙腳。

  令人做噁的腥臭味,混雜著焦肉氣息,取代了原本的潮濕。

  雨聲也在不知不覺中靜止,窗也不再搖動。

  整個房間之中只留下那瘋狂慘叫。

  暴力敲打著石版,吶喊。

  雙臂緊緊擁抱自己,像是這麼做就能在這現實之中保護自己一樣,用力的將自我揉進名為軀體的保護之中,用那顫抖來抵抗那未知恐怖。

  後悔……後悔……

  自己為什麼要逃進這間破廟之中!自己為什麼要進入這個空間!自己為什麼要醒過來!

  這樣的話……這樣的話,就不用承受現在的痛苦了!

  難受……好難受呀!

  那不斷回蕩的吶喊彷彿某種銃砲,持續著對內心深處進行破壞,大腦某處彷彿溶解,化作惡心的膠質狀物體從眼睛、嘴巴、耳朵中流出,難過得令你不斷想著───

  乾脆死掉算了!



  突然,聲音靜止。

  萬物歸於寂靜。

  異界再度降臨,漆黑的空間、潮濕的空氣,於神桌底下的小小空間,被厚重布簾所囚禁的安全異界,你正深陷於布團之中喘息。

  汗水溼透了那重重衣服,咽喉還殘留著嘔吐的乾澀,臉孔上冰涼涼的……輕輕撫摸才發覺自己不知不覺中早已哭的一踏糊塗。

  脆弱的無法言喻。

  他走了嗎?

  你那受驚的視線偷偷覷向布簾與地面的細縫,那裡──不再有那雙跪立的腳。

  或者……還沒走呢?

  顫抖著手掌輕輕支撐的身體,讓你從布團之中緩緩爬出,癱軟的貼扶在冰冷的石版地面,偷偷的……偷偷的……忍耐著那幾乎凍傷神經的冰寒,偷偷的往外頭瞧去。

  那裡──什麼都沒有。

  他……看來是離開了。

  不知道是什麼,也不想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已經從這個破廟之中消失了。

  安心感瞬間支配了你的身體,當下就這樣趴在地面,絲毫不想動彈的休息著。

  喘息……

  精神面臨解放。

  喘息著……

  從層層壓力之中脫出。

  那聲音喘息著……

  在你的後頸,不屬於你的喘息,一陣一陣吹吐著冰冷寒風。

  脊髓彷彿被刺入無數細針。

  黏稠液體自上方滴落,毫無溫度的滑過那手掌,染紅潔白鍵盤……滑鼠則被大量手汗給染濕,聽著那喘息聲響,你僵硬的注視著眼前。

  文字彷彿模糊起來。

  呢喃著

  喘息呢喃著

  在你的耳邊,輕輕的……緩緩的……令你顫抖……

  令你……猛烈轉頭過去,然後












  電腦關機。

_________________
telnet://bbs.bs2.to
P_GDRS 史萊姆的下水道
http://www.plurk.com/GDRS
碎碎念版
http://gdrs.pixnet.net/blog
好像是部落格
越來越不知道自己的大腦內容物的史萊姆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AIM Address 雅虎訊息通 MSN Messenger
聽而不聞的蛋糕
村民


註冊時間: 2005-02-07
文章: 96

發表發表於: 星期一 十月 16, 2006 12:52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
















你該換Prower了。

_________________
熊跟青蛙都太奸詐了
我也想要冬眠阿∼∼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品字-鬼神錢鬼
村民


註冊時間: 2003-10-12
文章: 495
來自: 亞馬遜大冰河

發表發表於: 星期日 十月 22, 2006 3:29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所以殭屍包初號機是半顆腦袋
而殭屍包貳號機則是沒有腦袋 XD

看前面的蘋果二連爆,還以為不可殺最後會鑽出來呢
原來還真的是貳號機的槍法如神啊……還是不可殺玩膩了就放給他掛?
就像路克很乾脆的寫上夜神月三字一樣……

_________________
 
「I'm Going on an Adventure!」

  到了如今,Bilbo的這句話,竟如此的觸動我心……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雅虎訊息通 MSN Messenger
浪跡天涯的吟遊詩人
村民


註冊時間: 2004-10-09
文章: 273
來自: UrUz星球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十月 24, 2006 9:4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壞掉的好啊XD
不過果然POWER要花錢買好一點的啊~
買海韻的吧~ 雖然價格是一般的4倍
但是好用安靜又高效率喔XD

_________________
詩人回文原則:
1.寫的不好 不會回 2.沒有感想 不會回 3.沒啥觸動 不會回 4.沒什動機 不會回 5.沒有心情 不會回
這是個人堅持 畢竟沒人喜歡無謂的回答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MSN Messenger
不羽不嘯
村民


註冊時間: 2003-02-10
文章: 1772
來自: 輕風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二 十月 31, 2006 6:46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有驚悚到+_+|||

有段後來回顧總覺得很有趣↓
「瘋狂,喊叫,在桌面之外的那聲音化作雜訊,不斷於耳邊炸裂。」

對照最後的關機……
所以讀者其實是在螢幕媔隉H囧|||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MSN Messenger
GDRS
村民


註冊時間: 2003-08-12
文章: 776
來自: 下水道

發表發表於: 星期五 十一月 03, 2006 11:34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這篇其實是實驗用文
不過感覺起來

實驗好像頗不成功的樣子XD

看來是在下功力還不夠呀



說真的
有人看完這篇時 電腦真的關機的嗎?
如果有再夏真想知道一下XD

_________________
telnet://bbs.bs2.to
P_GDRS 史萊姆的下水道
http://www.plurk.com/GDRS
碎碎念版
http://gdrs.pixnet.net/blog
好像是部落格
越來越不知道自己的大腦內容物的史萊姆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參觀發表人的個人網站 AIM Address 雅虎訊息通 MSN Messenger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冷泉映月討論區 首頁 -> ∼冷泉鬼村∼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灣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無法 在這個版面附加檔案
可以 在這個版面下載檔案


Powered by phpBB © 2001, 2005 phpBB Group
正體中文語系由 phpbb-tw 維護製作